瘋狂炒作團臺詞

  瘋狂炒作團臺詞

  大程子:也不知道活幹的咋樣的這一天,真讓**心。(打電話)喂,兒子啊,你猜爸是誰?什麼劉叔,我是你爹。那個我問你那邊兒活兒怎樣?錢涮下來沒有,涮下來瞭,那好,我這邊兒又來一個活,好瞭啊,晚上回傢算賬啊,好勒好勒,敗傢玩意兒。到年根兒底下活兒還趕堆兒瞭。呀!
  合:來瞭,來瞭。
  二柱子:報告老板,人全部到齊。
  大程子:到齊瞭?開個臨時小會兒,今天我們接到一個大活兒,要炒作一個公司,今天這個公司呢,比較大。
  張經濟:大程子。
  大程子:怎麼能遇見你呢?
  張經濟:怎麼地,一看見我張經濟,怎麼的,不高興啊?
  大程子:來來,我想哭,來來來。
  張經濟:哭啥啊,我告訴你大程子,我就是你的貴人,炒作公司的電話就是我給你打的。
  大程子:公司是你的?
  張經濟:對啊
  大程子:抱歉,
  張經濟:咋地?
  大程子:幹不瞭你這活兒
  張經濟:為啥啊?
  大程子:去年就是因為幹你這麼一個活兒,我走瞭一年背字兒,加上我傢門上貼那倆們神,現在都不站崗,跑瞭。
  張經濟:去年是去年,今年是今年,嗯為瞭表示一下誠意,我今年先給你錢。
  大程子:你先給錢,你先先先給錢啊。
  張經濟:嗯
  大程子:那我可以再冒一把險啊。
  張經濟:你這話說的。我跟你合作我還冒險呢,
  大程子:你有啥可冒險的?
  張經濟:我有啥可冒險的,你看你這人兒,能行嗎?
  大程子:我敢說我今年這個隊伍,全是精英。
  張經濟:拉倒吧。
  大程子:我這個隊伍分為三個類型吧。
  張經濟:哪三個類型?
  大程子:第一個類型:是來自天上。第二個類型,是來自民間。第三個類型,來自陰間。
  大長臉:幹啥去,你幹啥去,你比我還三炮呢。
  大程子:你說我能把這幫玩意兒集塊兒堆兒,你說我容易嗎?我得操多少心,前兩天帶他們上街溜達,開車的司機就因為看他們,二百多輛車追尾,當時高樹都封瞭。
  合:嗯啊!
  張經濟:哎呀拉倒吧,還嗯。我給你說哦,嘮點正事兒,我現在啊,開瞭一傢公司,一年來,始終就不火。我就想啊讓你給我炒作一下,你看這幾個人能行嗎?
  大程子:切,別說你個公司,前兩天我一哥們給我打電話,說博客不火,讓我幫炒一下,我上他那上一看,他寫的是我和幾個哥們晚上坐在床上打撲克,這能火嗎?
  張經濟:嗯!
  大程子:我加瞭一個標題,火瞭!
  張經濟:咋加的?
  大程子:那一夜,三個男人上瞭我的床。
  張經濟:大程子,我找你找對人瞭,有才!兄弟,來。這個老規矩,談談價。
  大程子:價呢,哎呀,今年的價跟去年的可不一樣瞭。
  張經濟:哦,咋瞭?
  大程子:嗯,這,你不炒作公司嘛,
  張經濟:哦,對!
  大程子:看你想炒到什麼程度。
  張經濟:嗯。
  大程子:這有個表看見沒?網友罵一千,專傢罵兩千,消費者罵三千,電視臺罵五千,工商局查封一萬,公司破產,負債累累一萬五。
  張經濟:反瞭,你這全整反瞭,我的意思要你啊,把我這公司往火勒炒,你這麼炒的話我不得關門嘛這。
  大程子:你對這個炒作啊,一點概念都沒有,想要公司火就得有人罵,罵你人越多,公司就越火。
  張經濟:這回事兒啊,那你說就我這情況,得多少錢啊?
  齊上:給我二百塊錢就行,……
  胖丫:我內什麼,我要250就行。
  大程子:停,這兒有頭兒呢,能不能等我好消息?
  二柱子:聽老板的,聽老板的。站好站好。
  張經濟:你看這幾個人。
  大程子:那個,咱倆的事兒是第二次合作,也算是朋友瞭,
  張經濟:對。
  大程子:嗯…我我呢給你打個八折,五千。
  張經濟:少三千不能幹。
  合:好!
  張經濟:行,先給錢。
  大程子:妥瞭妥瞭啊,錢到手瞭啊,你一百,你一百……啊,
  二柱子:老板吶,跟你商量個事兒,你能不能給我調挪調挪崗位。
  大程子:你嫌錢少嗎?
  二柱子:不是錢少的事兒。我這體格啊,老岑草瞭,夠嗆啊。
  大程子:這不體格挺?
  二柱子:哎呀,好好。這前兩天又接個活兒。
  大程子:你這是呢我,我再給你加一百。行嗎?
  齊上:哎哎,你幹啥啊,憑啥給他加一百啊,都幹一樣活兒幹啥啊
  二柱子:停,給我加點錢你不願意啊?
  齊說:不願意!
  二柱子:就沖你們這麼說話,蜀可忍,大爺都不能忍。要不行咱們就換換崗位?
  齊說:你來,你來。
  二柱子:還是我來啊
  張經濟:我說,我說大程子,我問一下,他這什麼崗位啊,
  大程子:他這崗位比較特殊,一會兒我單獨給你介紹,
  張經濟:哦。
  大程子:咱們先介紹一下,炒作的流程。
  張經濟:啊,還有流程。
  大程子:這,可正規瞭。嗯…流程呢分為三步,一推,二罵,三揭露。
  張經濟:哦。
  大程子:先給你呢,制造負面新聞,然後找一幫人罵你,最後找一個人出來辟謠,把形象搬回來,你就火瞭。
  張經濟:那還等啥啊,趕緊炒唄。
  大程子:那,開始?
  張經濟:來吧。攝像師上。
  張經濟:誒誒,你幹啥啊,等會兒來,這幹啥啊這是?這咋拍錄像呢?
  大程子:你瞄準點好不好?我給你說啊,炒作呢視頻和圖片吶是最有可信性的。二呢我們公司也是剛剛成立,這個內部參考資料,將來再有個炒作啥的,能有個經驗啥的,我問一下,你那個公司是幹啥的?
  張經濟:啊,內個,生產鞋墊
  大程子:生產鞋墊。
  張經濟:哦,對,那個什麼,產品,我都給你拿來瞭,現成的。
  大程子:這產品叫什麼名兒?
  張經濟:叫舒心牌鞋墊。
  大程子:你這名也太沒創意瞭,我給你起一個給力的名字,你就叫,十裡香鞋墊。
  張經濟:你拉到吧,誰的臭鞋墊能叫十裡香啊?
  大程子:你名字起嘎一點,大傢有人註意,買的人會多。嗯…我先給這個鞋墊找一個形象代言人。我看誰適合呢,來,阿臉,來。
  小三:對,就是他。
  胖丫:你幹哈要他啊,這活兒應該我幹。
  張經濟:你咋老爭這個呢,你看他這臉,正好一副鞋墊子啊,你看擱哪邊兒都行,
  大長臉:就這臉型。
  胖丫:那他代言他掙得多瞭,俺們光哄哄掙得少。
  大長臉:董事長,我來我來。
  大程子:安慰一下,安慰一下。
  胖丫:不行,我代言。我代言。
  大長臉:不是不是,你聽我說哦,為什麼呢不適合你,你想啊,要是有什麼大地瓜啦,窩窩瞭,屁顛適合你!!(照鏡子)。
  大程子:整整發型。形象代言詞。
  大長臉:(聞聞鞋墊)用過的啊?
  大程子:不是,剛才我捂勒啦。來,視頻視頻。
  大長臉:這這這,這吶,對,
  大程子:開機瞭嗎?
  大程子:醞釀好情緒。開始!
  大長臉:墊什麼鞋墊長什麼臉,墊瞭十裡香牌鞋墊,要腳不要臉,呀!
  張經濟:大程子,太硬瞭這詞兒啊。
  大程子:哎呀,真沒讓我失望。這硬啥啊,大理石的硬度還沒往上給你上呢,炒作正式開始。嗯…誰是負責負面新聞的呢?
  丫蛋:我!
  大程子:丫蛋,別讓我失望好不?打好頭一炮。
  丫蛋:放心!
  大程子:醞釀好情緒,走。
  張經濟:嘿嘿,你好!(丫蛋打張經濟一巴掌)
  胖丫:你幹哈呢,有理講理唄,打人傢幹哈啊,還上去,霹啊(在打一巴掌)一傢夥嘴巴。
  張經濟:大程子!
  大程子:哎,我在這兒呢,這兒呢
  張經濟:你這幹啥啊這是?
  大程子:你你先別著急,肯定有原因,胖丫你告訴我為啥打人傢?
  胖丫:哎呀,她給嘍歪瞭,我給嘍正的過來。
  大程子:這是好人好事兒,好人好事兒。
  大程子:丫蛋兒你因為啥打人傢呢?
  丫蛋:我因為啥?你問問他,損不損,啊?你拿紙盒做鞋墊,俺傢用這個鞋墊你知道都得闌尾炎瞭……
  張經濟:你拉到吧,你鞋墊跟爛尾炎有什麼關系玩意兒。
  丫蛋:拔的唄。
  胖丫:對!
  大程子:這孩子吧,身體太弱,前兩天喝牛奶喝出六個腎結石來。
  張經濟:拉到吧
  大程子:那行那行。那個緋聞組,上!
  嬌嬌:(哭著上場),
  大程子:真實一點兒!
  嬌嬌:張總,我就想要你一句話,這個孩子生還是不生(嘔吐),
  張經濟:不是,你生不生孩子跟我有什麼關系,大程子,你說跟我有啥關系這事兒啊,
  大程子:你問誰呢,你可別往我身上扯,你這…我給你說,你這場子也太亂套瞭。
  嬌嬌:我算看透你這個臭男人瞭(嘔吐)。你這鞋墊是假的,你這感情,也是假的(嘔吐)。
  張經濟:拉到吧,你這是哪跟哪啊,
  大程子:啊?我知道瞭,緋聞組,緋聞組,視頻組上!上!
  攝像師:朋友們,你們剛才看到的畫面就是我在鞋墊工廠暗訪的一組鏡頭,現在正是工人下班的時候,我隨便找一個工人跟他聊聊。
  張經濟:不是,大程子,
  大程子:啊?
  張經濟:我今天沒帶工人來啊?
  大程子:炒作,我們團裡什麼都有,不用你的人,我親自出馬。(與攝像師撞一起),幹啥啊你?
  攝像師:你好!
  大程子:你好!
  攝像師:下班瞭呵?
  大程子:下班啦。
  攝像師:你們這鞋墊廠一天能生產多少副鞋墊啊?
  大程子:你問啥?
  攝像師:能生產多少副鞋墊?
  大程子:一天納?
  攝像師:啊
  大程子:一天說不好,一個小時六七萬副吧,
  攝像師:這樣,那你們為什麼非要用紙盒子做鞋墊?
  大程子:呵呵,紙盒造價低,紙盒…你是這場子的嗎?沒事兒別亂問,出去!
  攝像師:朋友們,為瞭安全起見,我們決定離開瞭工廠,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
  張經濟:他以前是不是當過記者啊?
  大程子:當啥記者啊,他讓記者暗訪過,
  張經濟:你說還學這麼像呢咋的。
  大程子:噓!你小點聲,過去這是個大老板,大買賣,就因為讓記者暗訪以後,做病啦,買賣賠瞭,你看那眼神都是直的嗎?走拿都這幾句話。
  攝像師:朋友們,你們剛才看到的畫面就是我在工廠內部暗訪的一組鏡頭,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大長臉拿鞋墊捂住他嘴)。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
  張經濟:這殺隊伍啊這是?
  大程子:煽風點火的!
  蘇小龍:哇偶,老板,老板,來。
  大程子:不是,你有事兒說事兒,這是皮的。來來來。
  蘇小龍:老板,你聽我說,記錄假鞋墊的帖子,我都編好瞭,那趕緊往網上發,我已經發到各大網站去瞭,發瞭兩天多條。
  大程子:水軍來沒來?
  蘇小龍:來瞭。
  張經濟:哎,大程子,這怎麼炒作各公司,怎麼還,還得有海軍啊。
  大程子:什麼海軍,shui,水軍。
  蘇小龍:嗯!
  大程子:告訴他啥意思。
  蘇小龍:水軍啊,就是網上發帖子,寫留言的,外號叫水軍。我那邊兒已經召集一千多各兄弟瞭。
  大程子:好樣的,去吧。
  張經濟:大程子,行誒,一年沒見,手下養一千多人瞭?
  大程子:要一萬人也有,罵一條兩毛錢,有的是幹的。
  攝像師:朋友們,你們剛才看到的畫面就是工廠內部的一組鏡頭,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
  大程子:藥沒給他吃,趕緊讓他吃藥。內個我們工作也差不多瞭,現在有不少人兒罵你瞭,咱們撤吧?
  張經濟:哎!哎,別,等會兒,等會兒,不能走,不能走,來。
  丫蛋兒:幹啥呀?
  張經濟:絕對不能走,一個不能走。
  丫蛋兒:幹啥啊,俺還吃飯吶。
  大程子:咋回事兒啊這是?
  張經濟:啥咋回事兒,活兒沒幹完呢,你走什麼呢,
  大程子:怎麼沒幹完吶?
  張經濟:怎麼說幹完瞭呢?
  大程子:我給你說你現在老火瞭,你上網看看,現在網上多少人罵你。我怎麼沒幹完啊?
  蘇小龍:你看!點擊率老高瞭現在都。
  張經濟:不是你罵我的點擊率高瞭,把我形象整沒瞭,你把我形象搬回來,我錢都給你瞭。
  大程子:你給我的錢是罵你,炒作的錢,搬回形象的錢你,你沒有給我啊(翻口袋)?
  張經濟:大程子你這麼說話你做什麼,你坑人嘛這不是。
  大程子:你可以上網罵我啊!解散!
  張經濟:別別別走,我給錢,多少錢?
  大程子:一萬!
  張經濟:多少?
  大程子:解散!
  張經濟:行行行,我認栽瞭行不?我攤上你我認栽瞭,一萬就一萬。還能怎麼的呢?來。
  大程子:嗯…東傢賞錢,一千。
  合:好(鼓掌)!
  張經濟:把形象給我搬回來。
  大程子:搬形象也不那麼容易,得找一個替罪羊,整不好這個人還得挨打捏。
  張經濟:還得挨打?
  大程子:那可不?這麼多人買瞭假鞋墊,不能招人恨吶,招人恨就得挨打。
  胖丫:對!
  大程子:我看誰是這個替罪羊。你們準備一下來。
  攝像師:朋友們,你們剛才看到的畫面就是工廠內部的一組鏡頭,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
  張經濟:不是,誰是那個替罪羊啊,
  二柱子:就是陛下。
  張經濟:呵呵呵呵,哦呵,你就是挨打內個。
  二柱子:啊打……
  張經濟:行行。不是,幹啥玩意兒,啥意思這是啊。
  二柱子:我的意思你看不明白嗎?不論誰這麼打我,我都能挺住。
  張經濟:呵呵。
  大程子:好樣兒的阿飛,疼是吧?行,我不碰你,醞釀情緒。
  二柱子:好!
  大程子:預備,
  二柱子:停,停,停。老板吶,這活兒完事兒給我多上點保險行不?
  大程子:我再給你整個體檢行不?
  二柱子:行!
  大程子:好好幹這個活兒哈!
  二柱子:拜托瞭。
  大程子:預備,
  二柱子:停停……停老板啊,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告胖丫一聲,找個好人嫁瞭吧。
  大程子:嫁不嫁人傢跟你也沒關系。去!
  二柱子:老板吶,能不能讓我最後再看朋友們一眼吶?
  大程子:你快點兒的,啊!
  二柱子:朋友們,你們好好過年吧。
  大程子:開始!
  二柱子:哎呀,老板吶,都是我的錯啊,我不應該用你的商標做假鞋墊兒啊,那些紙盒子鞋墊兒都是我做的。
  大程子:聽見沒?做假鞋墊兒的是這小子,湊他。
  二柱子:哎呀,哎呀!
  大程子:行瞭行瞭行瞭,留一氣兒。
  二柱子:誰打我一眼泡啊,
  張經濟:停停。
  二柱子:誰打我一眼泡啊?
  張經濟:好瞭好瞭,我打個電話啊,我打個電話。
  二柱子:哩個冷,哩個冷,哩個哩個哩個冷(忐忑)。
  張經濟:喂,李警官嗎?哦對,我是張經濟,啊,嗯,他們都在,嗯,我把他們都送過去啊?哦,你們已經過來瞭,嗯,那好,那好,等你。好。
  二柱子:大哥啊,大哥。
  張經濟:啊?
  二柱子:我都打成這造型瞭,還來人呢?
  張經濟:對啊,還有不少人要來捏。
  二柱子:完瞭,這年是過不去咧,啊,
  張經濟:我說,我給你說哦,來瞭可不是打你的,而是找他們喋。
  大程子:你給我聯系活兒瞭?
  張經濟:啊
  大程子:這回是炒作哪公司?
  張經濟:哎呀,這公司可大瞭,局!
  大程子:**局可不能炒,
  張經濟:呵呵,大程子,還算你知趣啊,我告訴你們,你們一夥兒人啊,你們涉嫌非法網絡詐騙,局現在已經到門口瞭,走!
  大程子:來來來來來,你放手,放下放下。
  張經濟:我咋麼喋?
  大程子:我查仨數,3、5、7,不是,我問一下,你說我們非法詐騙,你有證據嗎?
  攝像師:朋友們,你們剛才看到的畫面就是工廠內部暗訪的一組鏡頭,相信消費者心中已經有瞭答案。
  張經濟:這不有瞭證據。
  攝像師:朋友們,現在你們看到的畫面就是工廠內部暗訪的一組鏡頭……
  大程子:你別說瞭,這次我算毀你手裡咧。
  張經濟:走,走。
  二柱子:誒誒誒,大哥,大哥,大哥,大哥,來,(口哨)呼呼大哥。
  張經濟:有事兒啊?
  二柱子:你得給我錢吶?
  張經濟:啥錢吶?
  二柱子:我耐揍的錢吶。
  張經濟:我也沒揍你啊,我給你什麼錢吶?
  二柱子:不是你揍我,是我替你耐揍的錢吶。
  張經濟:我也沒讓你替我挨揍瞭,我給你什麼錢吶?
  二柱子:那不行啊,我讓人打這樣瞭…
  張經濟:你打這樣那你打這樣的話也不是我打的你是我也沒讓你替我挨揍是他們打的你你不管他們要錢你跟我要什麼錢?
  二柱子:那我也不行……
  張經濟:那我也不是我讓你替我挨揍是他們打的你你不管他們要錢你跟我要什麼錢?
  二柱子:那我就白挨打啦?
  張經濟:你白不白挨打也不是我打的你我也沒讓你替我挨揍你還在這裡跟我要什麼錢?
  二柱子:不給就不給唄,急啥啊?不要瞭!
  張經濟:回來!
  二柱子:給錢吶?
  張經濟:還給錢、你都給我整懵瞭,你本來就是跟他們一夥的,剛才就沒把你帶走,反過來你還跟我要錢你要什麼錢?走!
  二柱子:走就走,走就走,走到那我都不怕給我打成這樣走到哪我都要錢!
  張經濟:你要不要錢我也沒讓你替我挨揍是他們打的你你不管他們要錢你跟我要什麼錢?

  • 馬季相聲臺詞
  • 大話西遊經典臺詞
  • 大話西遊經典臺詞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