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瞭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

  除瞭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

  文/蓑依

  現在打開朋友圈,每天都有人在遺憾地說“今天又睡到十點,早起跑步的計劃泡湯瞭”,“昨晚一直在刷微博,給自己安排的讀書兩小時的計劃沒有執行”,“今天周末,出門踏青去瞭,本想晚上回來寫完明天要交的稿子,但現在渾身無力,明早再寫吧”。

  我相信每個人在做計劃的時候,都是有著美好的、激動人心的夙願的,可無論這個夙願多麼現實和有成效,比如跑步可以減掉身上的贅肉,都無法改變他們的懶惰、拖延的狀態。長久觀察之後,我發現,這種人一個月裡至少得有四五次這樣“遺憾”的表達,我甚至能想象他每次向別人訴說時的愁眉苦臉,可不管當時是如何地譴責自己,到頭來,還是改不掉身上的壞習慣,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不到。

  我大致就把這類人歸為不努力的人群。無法想象一個對自己嚴格要求的人,每天都活在一種自我譴責中。而縱觀周圍的對生活滿意度高的人士,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允許自己一次次地拖沓、無聊和懶惰的,相反他們抓緊瞭分秒的時間去做有意義的事情,隻給奮鬥找時間,不給空虛留時間。

  在我的微博上,有一個名叫“每天打雞血”的分類,開微博三四年的時間,我每天不管多忙多累,都會刷一次這個分類上所關註之人的更新。到目前為止,我微博上關註瞭近千人,但這個分類裡最多的時候,也隻有五個人,在這五人之中,又隻有一個人是我幾年裡從來沒有間斷關註的,她就是專欄作傢、北京交通廣播電臺的主播麻寧。相比較那些明星大佬,她沒有那麼風光,但也因為如此,她讓我體會到瞭作為一個普通白領應該有怎樣美好的生活狀態,她的日常生活距離我們如此之近,以致每個人都可以學習。



  她出生在河南鄭州,在中國傳媒大學讀的播音主持專業本科,因每年成績都是第一,順利地被報送到北京大學攻讀研究生,畢業後,做瞭交通臺的主播。很多人說,優秀是一種習慣,在她這裡,算是有瞭很好的註解,學習上如此優秀的她,更是生活的好手。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今年她寫的一條微博,她這樣寫道“為瞭充分利用時間坐著23:55的紅眼航班回來,一夜沒睡。今明兩天上直播,同時還要在31號之前完成這麼多事……但是居然隻用瞭一天就基本都做完瞭!剩下的兩件事也都會在一天之內完成,我真是太感謝自己的沒有拖延癥瞭!”

  她所謂的“隻用一天的時間都昨晚的事情”包括:完成《時尚新娘》的專欄、《年輕人》的專欄、物業費、車險、送幹洗、給爸爸電話、拷照片、提供父親節采訪資料;“剩下的兩件事”是辦簽證和《女友》專欄。

  大傢可不要忘瞭,她是坐夜班飛機回國的,第二天沒有倒時差、沒有躺下休息,竟然還順利地完成瞭這麼多事情。作為一名寫作者,我深知寫作是一項腦力勞動非常大的工作,她竟然還頂著疲憊寫完瞭兩篇專欄,於是,我似乎明白瞭,為什麼她可以以20多歲的年紀,在北京買瞭房,有瞭車。

  這當然不是偶然,即便她的微博不展示她今天做瞭什麼,你也會從她的隻言片語中看到她勤奮而快樂的生活狀態。最近的一條微博,她寫道“7點到8點寫專欄,9點到17點上節目,19:30到21:10東宮看《最後的晚餐》,21:20到22:30三聯采訪”。不管工作如何勞累,如果有好話劇,她一定抽出時間來看。

  所有看過麻寧照片的人都會覺得她好美,那種美不是五官有多麼妥帖,身材有多麼棒,而是她的臉上沒有一絲懈怠、一絲無趣,整日都是神采飛揚的,她有一雙感染人的眼睛,讓每個人都願意和她一起,成為更好的自己。沒錯,精進的人都挺快樂的。

  如果說,你們覺得麻寧名校畢業的光環,會讓她覺得有種最初的優勢所在,還不足以激勵你那顆已經懶到扔塊石子,都不會起漣漪的心湖,那麼,我就用塊石頭砸向你,讓你有些稍微的擺動。

  我有一位“忘年交”前輩,他叫周智琛,媒體圈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個名字——國內最年輕的社長。

  1980年出生於福建泉州,2003年七月畢業於華僑大學中文系,畢業之後,通過各種招聘和考試,進入南方報業傳媒集團;2006年3月,不到26歲的他,離開南方報業,而出任東莞日報社執行總編輯;28歲創辦《東莞時報》;2011年8月,到雲南《都市時報》出任社長、總編輯,時年31歲。

  對很多人而言,22歲到28歲這六年,是人生中最黃金的幾年,這幾年中你的努力程度,會直接決定你的中年和老年,將會以一種怎樣的狀態度過,我想周智琛是深諳這個常識的。2011年,我有機會參加他舉辦的首屆“都市時報”青年記者訓練營,從全國40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中,選出20名學生去參加,提供食宿,還有稿費可拿。雖然我早前就聽到過關於他的故事,但是當我真正和他接觸起來,才知道他之所以成為他的理由。

  白天時,他的辦公室很少開著門,他要去參加這個會議、那個活動,他算過一天輾轉三四個場合是常事兒。你如果想要找他,最好是在晚上十點半之後,八九點是他最忙的時候,他要簽版。十點半之後,如果有同事來訪,他便泡壺清茶,和他們聊天談心;如果沒事兒,他便關起門來讀書,他的辦公室裡有很多好書,大部分他都讀過;他晚上很少回傢,基本都是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睡。他經常在飛機登記時間結束的前幾分鐘,才能達到機場;有時,在辦公室吃頓有紅燒肉的外賣,都要在朋友圈裡炫耀一下。他完全沒有一個報社社長的架子,他的吃穿住行都是圍繞著工作進行,怎樣方便工作,就怎樣做,好多次早上我去辦公室時,在樓道裡遇到他,他都是頭發直立,臉都沒洗。

  很多同事建議他說:“能不參加的活動盡量不需要去瞭,每天這麼累,不值得。”他這樣解釋到:“人哪,總是會惡性循環和良性循環。你把這件事做好瞭,就可能件件(事情)都會做好。如果一件事做不好,那麼(件件)事情都做不好。如同讀書,比如你今年獲得瞭‘三好學生’,可能明年國傢獎學金就光臨你。做工作、做人也是一樣。”

  他最近做的一件事情,是深圳大學邀請他去做答辯委員,按照常規來說,就是在學生講述完自己的論文思路和寫作過程之後,給出一些評價或者指點就可以瞭。但他做的是在《深圳晚報》用8個版,展示瞭這些學生的畢業作品,他說他要給這些優秀的學生最高的禮贊,為青春加油。(www.share4tw.com)他努力把每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都做好,當其他的報社同仁,都在為某一個選題而興奮不已時,他從日常生活的各個小的環節入手,發現他們的閃光點,一個個小的選題的光彩,讓他這個總編輯也越走越遠。

  他說:“我這個人有個小習慣,閑下來的時候會找出以前的照片,看他的眼神,看他的臉相,你會發現有一陣子你的狀態非常好,眼神會比較清澈、平和,有一陣子又會比較渙散,眼神就比較乖戾。從眼睛裡面是可以看出東西的,相由心生。這也是我一個絕不會放棄努力的原因,我希望我整個人都能由內而外有種號召力,感染我的同事。”

  我相信他每一天的“挑戰自己工作極限”的努力,便是他成為周智琛,而不是三四十歲還在做“媒體民工”的普通記者的原因。

  人有很多本性難改的東西,比如隻有當失敗、不如意時,才會放眼觀光周圍的人事,而當生活如常、平靜如水時,總是混混沌沌,每日上班、下班而不再去反思當下的自己能否做的更好。

  有數據現實,玩微博的人中,有一半以上是月工資3000元以下的普通白領和身無分文的學生。倒不是說微博不好,而是倘若一個人花費很多時間刷新微博、沉浸於微博的各種段子時,也就意味著很可能這部分時間沒有得到高效率的利用。

  我有一個理論——“低端的人”都偏愛輸入(輸入:每天花很多的時間去吸收各種信息),而“高端的人”更偏愛輸出(輸出:把自己的思想和所收獲的傳遞出去),因為輸出比輸入要累很多,它多瞭一個反芻、咀嚼和表達的過程。

  前幾天,我看到一個懶散慣瞭的朋友,給自己定瞭一個新的目標:每天在“知乎”上回答三個問題,周遭的朋友都恨不得給他點32個贊。不管目標大小,隻要我們不荒廢時間在長時間的睡覺、整夜的打遊戲和數個小時的聊天中,我們都能感受到善用時間和努力的力量。

  所以,每當無所事事的時候,你可以在心裡默念一遍“除瞭你,其他人都挺努力的”,我相信,你立馬就可以找到要做的事情。對我來說,還挺管用的,希望你也是。

  • 誰都不能安排你的生活,除瞭你自己
  • 沒有人能給你無時不刻的安全感,除瞭你自己
  • 為什麼很多人努力瞭卻還死瞭一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