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產室

  新浪網友:maggie_law

  夜特別靜,待產室就有一個醫生在值班,她一直也是我覺得特別感恩的那位助產士。

  肚子上捆上瞭胎監儀,值得安慰的是終於可以躺下瞭。這時老公被要求離開,一陣一陣更更猛烈地痛襲來,沒人幫我按摩緩解疼痛,隻有一陣一陣地哼哼。醫生好心地勸導,讓我在不那麼痛的時候勉強安靜瞭一會,也是為瞭不多消耗能量。

  不知什麼時候又來瞭一位晚上剛入院的準媽媽,人傢那輕松的哼唧,讓我覺得應該堅強點,強忍著襲來的痛苦。聽著胎心儀傳來的寶寶一陣一陣心跳的聲音,讓我迷迷糊糊地安安心心地躺上瞭一會兒,隻有陣痛來的時候讓我稍微地有些清醒。

  又不知過瞭多久,後來的那位準媽媽說是有大便的感覺,便被送到瞭隔壁的生產房,也許是心理作用,我也覺得自己有同樣的感覺,更也許是為瞭早點解脫。

  不過得到的答復是,那你去洗水間吧。離開被窩的冷讓我發抖,現在想起來我已經很長時間沒進食瞭,渾身的寒顫讓我很快回到瞭暖和的被窩,繼續胎監。好心的醫生給我倒瞭一杯熱水,親切地叫著我的名字(不帶姓地叫),讓我堅強,鼓勵我生下這個她預測有八斤多的寶寶。暖心的話真讓我感動瞭一會,當時還真覺得不那麼疼瞭。也隻是暫時的一會兒,一陣一陣的痛又來瞭,我實在忍不住問醫生幫我剖瞭吧,心想一刀解決就不要再忍受這般痛瞭,還是這位好心醫生打消瞭我的念頭。又過瞭一陣,我又跟醫生說幫我打催生針吧,結果是又被拒絕瞭,理由是還不到時候。其間幫我檢查瞭幾次宮口,開得都不是很理想,我隻能繼續忍受著我的痛。

  墻上的鐘指向五點的時候,老公進來瞭,幫我又按摩瞭一陣。這時已經覺得外力對於我不再起任何作用,再大力的搓,也不能解除我一點點痛苦。

  老公進待產室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我被通知送生產室,當時宮開九指。

聲明:本文章版權歸新浪網與文章作者共同擁有。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