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待產室的三天

我的情況就說不好是好是壞,打瞭催產素肚子隱隱的象要來月經的感覺,可離真正的陣痛還差很遠。醫生不時地過來摸一摸我的肚子,解釋說催產素不能太快和太多否則多身體和胎兒不好。這傢醫院的醫生醫德還是挺不錯的,態度非常好。雖然今年生孩子的特多,可基本上隨叫隨到。

忘瞭交待待產室的條件,4張床,空間挺大的,每張床配有一張椅子,還有櫥櫃放東西。社工阿姨定時的來拖地消毒,因為5月中旬瞭,天開始熱瞭,孕婦又大多數會比平時發汗發得多,房頂有個大吊扇,一臺空調沒開,說是壞瞭。我因為一直趟著,又泡在羊水裡別提多熱,多難受瞭。後來才知道別的房間都好的,護士給開瞭一會兒吊扇太吵瞭,就關掉瞭。

6點社工給打瞭熱水伺候洗臉,刷牙。6點半,11點,5點另外的社工給送飯,破水大肚子們不能下床,也不能起身,就側躺著用筷子吃,很不方便,提醒jmm記得帶勺子,剖腹產以後也要用。破水的大肚子要自己準備包大人、護士或阿姨會幫著給換。當然大小便也都在床上解決,給一個扁的盆,要把pp放好,用不好還會灑出來。護士會教但第一次還有可能出事故。我因為被人提醒過瞭,所以挺小心的。有的人比較可憐,精神太緊張,隻好插尿管瞭。生孩子的時候要忘記自己是淑女,尊嚴不是用在這個時候,我認為當媽媽就是最大的尊嚴瞭。

護士,大夫會定時的來量體溫,打針預防感染。

繼續說:第2天的情況:

醫生告訴我說今天吊一袋催產素,如果不見效,明天再吊一袋。如果還不行的話,就要剖瞭。今天是周五,外面的姐姐幫我問到這個病區的主任醫師值班。問我要不要讓這個醫生做手術。我還是抱瞭一點希望,想自己生,就說再看看吧。後來還是有些不放心,就找來護士問周末值班的手術醫生水平如何?瞭解到都是很有經驗的,就放心瞭。說不定要不瞭多久我的陣痛來瞭,就不用等明天瞭。

8號讓護士檢查瞭一下仍然隻開瞭2指,這裡是開到3指去產房,和讓傢屬進來。一般開到3指那麼快的話2,3個小時就生得出來。8號的宮口開的太慢瞭,也不知道她太能忍耐,還是疼痛程度不是很劇烈,就是一聲都沒哼過,挺堅強的。大傢可能也知道,每個人陣痛的方式和對疼痛的感受是不一樣的。8號也說,她寧可象7號那樣痛,但是快,也不想象這樣漫長的熬著。如果把疼痛的程度和時間相乘的話,大概積累起來的結果是差不多的。就是說疼得厲害的話,寶寶會很快生出來,疼得差的話,就表示子宮收縮的不劇烈,要化長一些時間。

而我,躺著換瞭一次次的消毒佈(醫院提供的)和包大人,每次都堅持不到1分鐘就濕透瞭,別提多難受瞭。我心裡暗下決心,一定不讓我出生的寶寶用尿不濕,太難受瞭。可實際上隻給他用瞭一次紗佈(我特意從日本買回去的,以為會好用),結果兒子發大水裡外都濕透瞭,婆婆說不好,紗佈太厚的話,寶寶嬌嫩的皮膚給印出印兒來瞭。說最好用傳統的方法就是大人的棉背心什麼做的,可老公不同意說不衛生,最後還是用瞭幫寶氏。不過小pp一次都沒紅過,這裡要稱贊一下我們的阿姨,每次換的時候都給兒子洗pp,然後擦貝親的防護油。建議jmm也試一試。

不好意思,跑題瞭。

這一天我和8號都沒有多大的進展,哦,忘瞭交代8號已經過瞭預產期好多天瞭,所以沒有在病房等,而是到瞭隨時有醫生的待產室。一般的情況,見紅和宮縮會給安排到病房,因為這裡太緊張瞭。正常破水的話很快就會生的,所以我的經歷也就有點特殊瞭。就這樣又過瞭一天。第3天,上午又給我吊瞭催產素。8號終於等到瞭宮口開到3指,她讓導樂扶著滿滿的走去產房,我一邊向她祝賀一邊有些依依的心情,因為我們在這樣特殊的情況下居然一起過瞭2天多,多不容易呀!大概10點多,醫生對我說看來催產素沒有效果,隻好剖瞭。我有些後悔昨天每早剖,昨天可是主任醫師。不過,我能做的努力都做過瞭,也可以心安的對寶寶說,使你自己不肯出來的,不是媽媽偷懶哦。。。

等啊等啊,還不來給我做手術前的處理,哈還說中午左右就可以呢。結果等啊等,又等來瞭一個7-2號。8個月羊水早破,看來羊水早破確實挺危險的,替自己抓瞭一把冷汗。這個大肚子可太強瞭。無論如何,我想一般上過課的孕婦都知道要平躺,不然臍帶脫出來瞭,寶寶可就危險瞭。可她是先去瞭傢附近的一傢小醫院,人傢的技術力量不夠給轉到這裡,她居然是自己打車來掛號,然後走上3樓的

醫生過來問她,你轉院的那傢醫院沒給你安排救護車麼?她說,因為暫時沒有,等不及就自己來瞭,大概也考慮到花錢吧。(我後來知道我花瞭1000左右,才20分種的距離)7-2號的口音很重,醫生聽不太懂,我也是聽醫生重復才聽明白。她說我的時候發音是第三聲的e,也不知道是哪兒的口音,我問她她說上海的,搞得我一頭霧水,那我怎麼聽不懂呢?

更強的是:醫生問她最後一次月經她不記得,就連大概日期也說不出,而且懷孕後隻在初期檢查瞭一次,確認懷孕的內容。原來,她生過一個女兒,順產的,這是第二次懷孕瞭,是雙胞胎!醫生氣得不行,連b超紀錄也沒有,難怪之前的醫院覺得處理不瞭。7-2號看上去很不在乎的樣子,我仿佛看到瞭我媽媽說的當年她們那代人,就是把生孩子不當回事兒,一直到快生瞭還敢幹很重的傢務。我們是不是太嬌氣瞭?可就是這樣我還差點早產,吃瞭很多保胎藥,或許就是藥的副作用所以沒有宮縮呢。醫生雖然生氣可是又能拿孕婦怎麼樣呢,也很沒辦法。

這時候,姐姐給我打來電話,說那個8號,不是去產房瞭嗎?半天生不出來,後來發現寶寶要窒息瞭,緊急手術。堅持瞭半天,老天還是不憐憫她,結果還是剖瞭,唉,比起她來我似乎算幸運的瞭吧。8號還讓姐姐告訴我說,剖腹產最後要使勁兒壓胸部,很難受,讓我有心理準備。8號多好的人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