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產室趣事

那幾日陪老婆在待產室,隔壁床鋪空著便去睡,一夜無事。次日便有人搬來,隻好去睡折疊皮椅,黑色厚重的椅三折疊,拉開成單人床,睡到後半夜,四點多鐘樣子,腰的部位腫起好幾顆鵪鶉蛋樣的疙瘩,有些刺癢,爬起來一看,腿肚上、手上都有,不知是什麼東西咬的,找來找去沒找著。第二天說起來,別床上孕婦的丈夫也多少受過些侵害,隻是沒我嚴重。回傢拿風油精、萬能油、達克寧、皮炎平,再去買瞭支藥膏,擦瞭擦不止癢。自己洗澡時都看得觸目驚心,怎麼會有這麼多紅腫?爸爸起初還說我,後來自己也被咬瞭,才體會到我的苦楚。

每日由我守夜,早晨姑媽帶早餐來給老婆吃,剖過腹隻能喝些稀的,非粥即湯。老婆受瞭兩三天罪,因為不能吃東西,我給她訂瞭醫院裡的“粥油”(當地讀音如此),就是燒粥時溢出來的湯汁,估計挺補的。早上也是清粥,配上炒蛋,一口口喂她。她總是埋怨我父母菜燒得太淡,不夠味,而說姑媽的菜好吃得多。我跟傢裡說,爸爸說就是要吃得清淡,對身體才好。他自己有高血壓,據老婆說常吃生芹菜,還將白礬打碎瞭放枕頭底下,用的是書上的土方。老婆出身農村,口重,平時自己燒菜也咸得要命,老是被我說,自然要嫌我傢的烹飪。不過父母愛極烹飪,時常做出各式花樣,他們煞費苦心讓我老婆能開胃多吃,誰知她萬分挑剔的毛病讓他們實在頭痛,我一回去便在我面前說一大堆,說問她吃什麼菜什麼都吃,可是買來大排買來雞啊豬蹄的燉給她吃,又不要吃瞭。費瞭一筆心力卻被無情拒絕,料我也是會生氣的。竟然娶瞭個出身卑微而嘴刁無比的女人。我便當面跟她講瞭,因為我是從來不挑食的人,所以對於自己親人挑食這件事我覺得很嚴重,尤其是要跟我一起生活一輩子的人。

現在說一說待產室裡有趣的人和事,歷劫四天,終生難忘。我老婆是三床,二床的女人早預產期20多天便住進來,說是羊水少胎心不太好有早產跡象,誰知觀察兩天一切變好,想出院回傢,醫生不肯,說是返回來所有檢查都要重新來一遍。住院的人凡一進來便要花費1200多元的全身檢查費,她一聽懵瞭,但還是晚上偷跑回去睡。她整一個開朗的人,跟病房裡的人都混熟瞭,傢人也沒陪在身邊,一個人搖瞭個蒲扇走來走去。有些人剖瞭有些人生瞭,她都跑去病房區探望瞭,回來後跟我們匯報情況。她是堅持要剖的,說要等到8月7日這天,預產期23日等不及瞭,還要住那麼久,每晚90多元錢的住宿費白白扔瞭。她老公不想簽字,孩子時辰未到怎麼舍得?她老公一來,竟然面熟,說起學校完全不靠譜,聽名字也沒印象,後來想想隻有高復班瞭,一問,果然。還說起一個老朋友的名字,是我傢世交,他父親是檢察院的,如今他也進瞭檢察院,總算有瞭一點可以溝通的東西。好玩的是,等我們剖完瞭躺病房瞭,再去待產室見她,說是已經痛起來,打算第二天正好8月7日剖,可是中午聽說已經生瞭,而且不是剖的。跑過去一問,才知她凌晨12點痛起來,到6點多自己生出來的,6斤半,孩子皮膚好得很,剔透泛白。原本預約7點半去剖的,想不到自己就生瞭出來,我在她病床前打趣說她厲害。她無事人一個,依然臉色紅潤,笑盈盈談笑風生。

還有一位是四床,瘦骨伶仃一女子,很滄桑的感覺,躺著掛鹽水。待產室隻她一人掛著點滴,特別突兀。說是已有七個月身孕,肚子看起來仍是癟的,35年紀,本來不想生孩子,流掉過幾個,這一個硬保著,怕年紀上去生不瞭。從害喜以來一直吐到現在,嘔吐是每個孕婦必有的,可是沒見過像她那樣厲害的。隻記得她住進那天,下午我走開去吃飯前,見她一手持鹽水瓶一邊直沖衛生間,哇哇哇一通嘔吐,又兇又猛。當晚,十來個床鋪上的燈全關瞭,隻剩窗外點點熒熒的燈火,各鋪的落地簾全罩上瞭,個人空間是留出來瞭,可是聲音卻抵擋不住。隻聽四床的女子一個勁吐,從晚到早,嘩哇噢嗚不知是不是吐在地上,我閉上眼睛,那些穢物全在床邊堆積起來,慢慢淹上來,滑膩膩的軟油油的,真夠惡心的。連我也覺得喉嚨開始泛酸。

她一人呆在那兒,兩小孩陪她。一問,一個是她侄女,另一個十幾歲表情冷酷的男孩竟然叫她媽,此前明明她說沒有孩子才來保胎。再問,男孩羞於回答,女孩答說是前妻所生。她男人開快餐店,生意忙,不能來陪她,隻在九十點鐘上來一趟,光著膀戴一粗大金鏈,留一撇小胡,肢體粗壯,言辭粗俗。實在替該女子可惜,明明是烈性女子,一副樣子野轟轟的,說話罵人操著沙啞嗓音,偏要栽在這種俗人身上。後姑媽去買快餐,一仰頭見到老板項上金鏈,認出來,回頭跟我老婆說:人又兇菜又貴。

又一牛人,高大粗壯的孕婦,肚子比我老婆兩個大,聽說從痛到分娩不足兩小時,生出來兒子竟8斤重,大堆人輪流到她病房參觀,像參加展覽會似的。大大圓圓的嬰兒看似已經有幾月之養,個個稱奇。



想想,人生苦短,這樣的經歷一生也就一次。以前父母老跟我說起從前在產房認識的人,還說他們孩子跟我同日生,小時候爸爸還帶我去過一個產房認識的朋友傢,女兒已大,安靜蹲在燒炕前,還打算讓我爸爸給他們介紹人傢。想想,這也是一種緣份,為此,我把二床的那位開朗女子的電話號碼要來,以後說不定有機會聊聊育兒經,過段時間把各自兒子晾出來比較比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