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產室裡的兩天兩夜

醫院的待產室與病房不同,是不允許傢人進入的,在這裡一切都要靠自己,醫生和護士會時常給你關照和幫助,但少瞭傢人的陪伴,這樣的特殊的時刻,每位產婦都會覺得孤獨,我也不例外。

我所在的待產室裡一共有四個床位,即將臨產的孕婦們在較短的時間內集中體會著痛並快樂的感受,她們來來去去,換瞭很多張面孔,而隻有我,像這裡的釘子戶,靜靜地躺在靠近門口的床上,一呆就是兩天多的時間。

我一直覺得自己還是個不成熟的孩子,但在待產室裡,卻發現,自己的確是一個大齡產婦瞭,在這裡,70後的準媽媽們已經成為鳳毛麟角,80後成瞭這裡的主角。與70後相比,80後們顯得更加亢奮一些,前期不規律的陣痛沒有降低她們相互交流的興致,她們利用陣痛間歇聊著彼此的傢庭、彼此的經歷、疼痛的感受,表達著無論如何都要順產的堅定決心。直至規律性的陣痛來到的時候,她們才全然沒有瞭聊天的心思,肆無忌憚地大聲喊叫起來。

這種聲音是一個沒有生產經歷的人不能想像的,無論之前你曾擁有怎樣的修養和自制力,怎樣的顯赫的傢世和體面的職業,面對大自然造就的繁衍生育這一環節,每個女人又站在瞭相同的起點上,擁有瞭相同的面孔和聲音,那是一張因劇痛而扭曲的臉,一種歇斯底裡、令人心碎的吶喊。

在待產室的兩天兩夜裡,我目睹瞭幾次這樣的過程,有些羨慕那些能夠順產的偉大母親。此前,我也希望自己能夠順產生下寶寶的,一來,我的自身條件比較適合順產,二來,自己也一直在為順產做著準備,但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瞭我的全部計劃,醫生說,由於早產兒頭骨比足月的孩子軟,順產可能會擠傷孩子的大腦,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實施剖宮產。

於是,我隻能靜靜的躺在病床上,等待剖宮產手術的時間。當時,我宮縮頻率不高,也沒有疼痛的感覺,一日三餐胃口還好,並認真配合醫生做著各項檢查,因此也就成為待產室裡最平靜、最聽話的產婦。然而閑暇時,看著周圍的準媽媽們痛苦的表情,我有些遺憾,覺得自己不是真正的產婦,因為未能經歷順產,也就永遠不能體會生產帶來的徹骨疼痛瞭。

然而我的這種遺憾並沒有持續多久,3月17日凌晨四點,一陣陣的劇痛已經使我難以入眠瞭,這種劇痛是我從未感受過的,當它來臨時,我渾身冒出冷汗,手緊緊拽住頭發,大口喘著粗氣,全身似乎要被撕裂瞭。這時,我還是有理智的,會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喊出聲音。

細心的醫生發現瞭我的狀況,又給我註射瞭保胎針劑,使宮縮時間有所延長,但疼痛卻沒有就此緩解。陣痛間隙,我心裡有點竊喜,因為自己終於也像其他產婦一樣體會到瞭繁衍時伴隨的疼痛感覺,雖然這還不能和臨產前頻繁宮縮,以及生產時的疼痛相提並論,但應該已經接近瞭邊緣,也多少彌補瞭自己的遺憾。

手術最後定在瞭3月17日下午3點進行。手術前,醫生給我做瞭檢查,發現此時我的宮口已經打開瞭,顯然寶寶已經迫不及待地希望來到我們生活的世界上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