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待產室

  對一個準爸爸準媽媽而言,沒有什麼會比說他們未來的小孩可能會出現某項疾病,殘疾等更大的打擊瞭。我和玉米爹仔細看瞭條款後,都楞住瞭,這個字簽的真夠慎的慌的。我們隻能自我安慰一下瞭,因為我們非常信任我的主治大夫,翟主任說瞭,放置這個引產藥非常的安全,而且我的玉米已經超過預產期瞭,如果這幾天還沒有動靜,有可能會出現胎盤老化。為瞭寶寶的安全起見,引產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們還是毅然決然的在保證書上簽瞭字。

  大約七點四十左右,履行完手續之後,我就回病房準備讓大夫放藥瞭。藥名後來查到瞭,叫做普貝生,是一種促進宮縮引產的,大小我是沒有註意到的,但是價格也不算便宜,10mg的藥就550元一枚呀。

  放置普貝生的過程非常簡單,類似於做骨盆測定,放到身體裡後當時什麼感覺都沒有。大夫說因為每個人身體的差異性,就算放瞭引產的藥,藥效起作用的時間也不一樣,快的很快,慢的超過24小時也不一定。

  既然還可能要等那麼長時間,我也不能一直在病房裡待著呀,我讓玉米爹帶我到樓下繼續散步瞭。

  本來還很休閑的在醫院的院子裡走啊走的,九點多一點突然覺得肚子開始一陣一陣的疼瞭,間隔的時間大概是10多分鐘一次,每次疼起來的時候我就覺得整個人僵起來瞭一樣,最舒服的狀態是上孕婦學校學習到的,雙手抓住欄桿,身體左右來回輕輕的搖動。

  之前很長時間的準備時間裡,我曾經閱讀瞭大量關於分娩的書,也跟玉米爹傳授過漫長的常規產程知識。我們的大腦知識庫裡顯示著出現陣痛到子宮口全開是第一產程,初產婦大約需要12――14小時;等到子宮口全開到寶寶分娩的神聖一刻是第二產程,需要1――2個小時;第三產程就是胎盤、盤膜等附屬物的全部娩出,平均需要5――30分鐘……按照這個流程走下來,我離真正進產房還早著呢,於是我就安排玉米爹即刻回傢休息待命,反正他也進不瞭我的病房,看著我也難受,不如我自己回房間躺著。

  回到病房,陣痛就開始一陣一陣的襲來,真難受呀。基本上是陣痛的時候我整個人成麻木狀態,等平靜下來,我才能夠深深的吸一口氣,喘息一下。

  雖然已經立秋瞭,可是汗珠還是一個勁的往下掉。我手裡攥著一條小毛巾,好像如果攥的越緊,疼痛感就能減少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護士進來瞭,說要給我做胎心監護。

  我一聽就炸瞭,身體連弓著都覺得難以忍受的時刻,你要求我平躺著做胎心監護!暈哪!!!

  可是,這是要求的,必須要做,因為這是對孕婦和寶寶的健康負責!

  沒有辦法,我隻強忍著巨痛,做要命的胎心監護。20分鐘呀,我感覺自己是一秒一秒的度過著煎熬!

  同屋的準媽媽預約瞭第二天做剖腹產的,看到我痛苦不堪的樣子,連忙問要不要叫醫生來看看,被我婉言謝絕瞭。

  我已經無法忍受任何的打擊瞭,如果這個時候我讓大夫來檢查宮口開的程度,大夫說,哎呀,你一指都沒有開呢,早著呢。我想我肯定立刻就絕望,覺得沒奔頭瞭,還是等到自己實在無法忍受的時刻再找大夫來吧!我記得我的一位朋友曾經跟我說過,順產這件事情,其實核心的東西就是堅持,等到你真的覺得那個疼痛是你無法忍受的時刻,一切就將結束瞭,之前必須要忍耐!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