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弦

  在待產室裡呻吟的她,終於哭瞭起來。  心裡好害怕,好後悔。多希望這些不過是一場惡夢,夢醒瞭以後會發現自己仍然象平日一樣的自由,仍然在漫山遍野地遊蕩,做自己愛做的事,而不是象現在這樣,被困在一張有著金屬欄桿的床上,被排山倒海的劇痛所折磨著,怎樣也不肯停止,怎樣也無法脫身。  她哭得很厲害,陣痛襲來時甚至喊叫瞭起來:  “我不要!我不要啊!”  是的,她不要這種命運,她不喜歡這種命運,心裡發下重誓,希望這一切趕快過去,而沒有下一次瞭,再也不要重復這種可怕的經驗瞭。  孩子終於生下來瞭,在力竭後短暫的昏迷裡,覺得有人抱住瞭她,那溫柔的擁抱是她所熟悉的。是她的丈夫正在不斷地低喚她,輕聲安慰她,然後,突然之間,丈夫開始哭泣,並且在她耳邊反復地說:  “再也不要生瞭!以後再也不要生瞭!”  自從相識以來,她從來沒有看過丈夫哭,從來不知道,那樣堅強的男子也會流淚。可是,現在,那個一直為她擋風擋雨的男子竟然抱著她痛哭瞭起來,大滴大滴的熱淚滴在她額上。  在剎那之間,她忘卻瞭一切痛苦和驚惶,心中竟然充滿瞭一種熾熱的歡喜。她的身體雖然象在烈日烤炙下寸寸碎裂的土地,但是,在那疼惜的淚水滴落之後,遍野在霎時竟然開出一大朵一大朵喜悅的花來。  黑暗的長夜已經過去,產房窗外是那初升的朝陽,耳旁有孩子嘹亮的啼聲,身邊有丈夫溫柔的陪伴,那幸福的感覺是怎樣狂猛地向她卷襲過來啊!  她發現,自己正在重復著一個同樣的意念,在心裡,她正在反復地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一定還要再為他生一個孩子。”  她果然是這樣做瞭,並且,無懼也無悔。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