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護士室內睡覺 待產孕婦便池產女

   南京某醫院值班醫生的作為,使我也想起我見過的一件事。那是2009年11月19日夜裡的11點多,懷孕九個多月的妻子,陣陣腹痛,母親認為是產前的征兆,傢裡趕快叫瞭某縣級醫院的120救護車,把妻子送到該院的婦產科。我、父母也隨同前往。

   整個婦產科裡有三四位待產的孕婦,其中一名生產較快,產下一女嬰。該孕婦產女後,便在待產室休息。妻子也待產室等候待產。為瞭在讓妻子盡快生產,我便攙扶妻子多走動,在走廊裡便碰到瞭這則故事的主人公,我們姑且把她叫做D女士吧。D女士的丈夫也是攙扶著她,在走廊裡走動,以盡快生產。D女士強忍著陣陣腹痛,步履蹣跚地走動,每走一步彷佛要使出全身的力量。D女士的婆婆、丈夫詢問值班護士,能否送到產房生產。值班護士說,還早。

   D女士的丈夫接著接著攙扶著她盡量活動。活動好大一會,又去找值班護士,值班室裡的門關著,喊開門,值班護士說,再等等。又過瞭一大會,再去喊護士時,她們直接理都不理瞭。

   此時,D女士和她的丈夫、婆婆便回瞭另一間待產室,我也攙扶著妻子回待產室。此時已經是2009年11月20日凌晨三、四點鐘。看著躺在床上的妻子,我也似睡非睡。

   過瞭多久,就聽到走廊裡一陣慌亂,我們幹忙出去看看究竟,就見到一名婦女(估計是D女士的跟隨親屬)兩手舉著一個濕漉漉、血跡未凈的、全身赤裸的新生兒從走廊一頭快速的跑來,血跡也滴在瞭走廊的地面上。該婦女邊跑邊喊:“救人吶!”緊著又看到D女士的丈夫、婆婆將D女士從廁所裡拖瞭出來,D女士已全無知覺,從廁所到產房的路上,被拖出一道血印。

這是值班護士趕忙起來,去搶救D女士和她新出生的女嬰,值得慶幸的是母女平安。這是值班醫生也變得謹慎起來,讓還未生產的孕婦去做進一步檢查,妻子做完檢查後,值班醫生說,快生瞭。過瞭不久,我的孩子也出生瞭,時間是2009年11月20日凌晨五點。

   事後得知,在回待產室不久,D女士覺得腹痛,想去廁所,她丈夫便陪她去瞭,她進去後,丈夫在門外等著。過瞭好久,他見妻子還沒有出來,便慌瞭。顧及男女有別,便去喊自己的媽媽和其他女眷,結果進去一看,D女士癱在一旁,新生兒在大便池裡,她的頭離便池排污口已經不遠瞭。

   這驚險的一幕,我一輩子都忘不瞭。願天下的醫生都負起十二分的責任來,畢竟人命大於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