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周胎兒最後“突圍”時刻

  40周胎兒最後“突圍”時刻

  

  你知道在分娩的過程中,那個新降臨的小生命會有什麼樣的經歷與體驗嗎?如果能提前瞭解這一點,你與肚子裡的寶寶將很有可能在分娩時刻達成默契的配合,順利度過那個生命的特殊時刻。

  

  生產是超級強度的生命體驗,不僅對媽媽的疼痛是這樣,對寶寶的觸動也獨一無二,在這個意義上,每個寶寶都和媽媽一樣瞭不起。

  

  出場的小主人公

  

  場景40周,現在他就要開始“突圍”瞭。

  

  40周的胎兒

  

  阿諾做好瞭一級戰備,預產期已經過去瞭4天,大體上說這幾天很安靜。如今阿諾已經長成瞭大塊頭,體重在最近一段日子裡突飛猛進,以至於媽媽的“水世界”都顯得越來越狹小。由於無法再施展拳腳,他除瞭吃自己的大拇哥,似乎變得無所事事。當他偶爾打嗝的時候,媽媽就用手扶在顫動的肚子上。阿諾能清晰地感覺到每一個觸摸,媽媽就會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胳膊肘兒撫摸到原位。

  

  有時也會突發一些讓人驚恐的事件――媽媽的子宮――會運動起來。墻壁從四面八方向他擠來,洞穴變得越來越小,壓迫著他,阿諾害怕極瞭。媽媽這時候會停住,深呼吸,她的心臟越跳越快,阿諾清楚地感覺得到,因為媽媽的心跳是阿諾的世界裡最溫馨的打擊樂。媽媽輕柔地撫摸肚子,和阿諾說安慰的話,阿諾這時候已經很熟悉媽媽的聲音瞭。在經歷瞭讓人不安的“地震”之後,阿諾特別喜歡媽媽的撫摸和聲音。

  

  醫學解釋:

  

  在懷孕的最後幾天,身體通過一些疼痛演習來準備生產。這時寶寶大都已經在肚子裡大頭朝下瞭――處在通往世界的正確方向上。大約從第36周開始,胎兒會開始完成這個正確的轉體和倒立的運動。在產前疼痛發生的時候,孕婦的肚皮會覺得很難受。產前疼痛來臨時,肚子會變得硬梆梆的,子宮蜷成堅挺的球形。寶寶可以真切地感受到疼痛,它是備戰生產的熱身訓練。類似的還有吮吸手指。這時候胎兒喝很多羊水,每天差不多可以達到3公升(所以會撐得打飽嗝),這些羊水通過尿道排出去。這樣的海量讓寶寶的胃、膀胱和腎做好訓練,準備迎接大世界的獨立生活。很多準媽媽都說,她們的寶寶在出生前幾天格外安靜――他們正在蓄積力量。

  

  陣痛開始?

  

  阿諾覺得自己休整得很棒、強壯而有力,隻有這樣才能應付小世界的變幻莫測呀。地震在最後幾個小時變得越來越強烈,本來安靜的小洞穴每隔幾分鐘就掀起一次軒然大波,來自四面八方的力量擠向阿諾。他感覺擠、壓、拽、揉搓,然而除瞭跟著這種難以描述的神奇力量一起運動之外,阿諾無能為力。他的頭被牽引到遠處,一直到達洞穴邊緣,那裡的路變得越來越狹窄,這是正確的突圍路線嗎?

  

  阿諾還能感覺到其它的變化,卻能穩穩當當地對應媽媽身體裡的力量。他預感到自己已無退路,必須突圍出去,然而一個像骨頭一樣堅硬的阻礙擋住瞭他的去路。阿諾該怎麼辦才能克服這個障礙呢?繞道而行是不可能瞭,他必須一點一點的前進!一毫米一毫米的前進,想頂開阻力。但是橫沖直撞並不能直接突破,他必須變得柔韌,學會讓步,才能遊刃有餘,曲徑通幽。阿諾把自己的頭彎向胸部,試圖把身體縮得很小,這樣還行得通。他像打太極一樣把阻力化解掉。一陣劇痛把阿諾的小腦袋又往前推進瞭,他通過瞭最窄的瓶頸,逃出瞭“小骨頭看門人”的挾制。但是,這條路到底通向何方呢?

  

  醫學解釋:

  

  有規律的產痛開始瞭,它的力量會慢慢使子宮口張開10厘米左右,以便使寶寶有出頭之日。為瞭能夠達到這個距離,子宮的肌肉組織把宮頸拽高。這樣子宮上半部分會產生一層厚厚的肌肉層,可以協助媽媽把寶寶繼續往下推。而子宮下半部分的肌肉會變得更薄,它產生的阻力因而也會降低。通過生產期間的B超可以看出,產痛剛一開始,胎兒就會立刻興奮起來。他試圖把胳膊和腿伸得很高,想在狹窄的空間裡手舞足蹈,接著他們不僅要忍受巨大的壓力,還要放棄大量的氧氣,因為產痛發生時胎盤的血液運輸不暢,通過檢查心律,助產士可以清楚地瞭解胎兒的狀況。

  

  現在胎兒的小腦袋不斷向下滑動,下面的盆骨也已為他打開通道,為瞭能夠滑到那裡,寶寶必須和媽媽齊心協力。寶寶可以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他隻需要“鉆營”自己的腦袋,點點頭,哈哈腰,扭動一下身體。這時胎兒的臉朝下,他用頭蓋骨來工作,就像耕地的犁一樣一點點往前擠,想要破洞而出。

  

  後期陣痛!

  

  平靜讓人好舒服。洞穴裡的地震現在已經不讓阿諾那麼害怕瞭,當然也是因為有偶爾恢復性的休息。媽媽這時的呼吸均勻而平靜,她把寶寶晃來晃去,幾乎又回到瞭以前的時光,但是阿諾預感到,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神奇的安靜時刻是對他剛剛與媽媽精誠合作、努力頂腦袋的獎賞。之後呢――還要繼續戰鬥。這一次的停歇比上一次更短瞭,隨後的一切變得更加激烈。地震、暫停、地震、小小的停止、激烈的地震、長時間的暫停。媽媽這時不再和阿諾說話瞭,她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摸著肚皮跟阿諾細心細氣的說話瞭。

  

  醫學解釋:

  

  最後的幾厘米,甚至幾毫米需要孕婦和胎兒使出渾身解數。在向後期陣痛過渡的過程中,疼痛變得沒有規律,強度和長度變幻莫測。疼痛像波浪一樣湧動,不斷提升,在一個高潮之後又停歇下來。這個階段的疼痛可以有若幹個高潮,恢復式的間歇也變得越來越短。在過渡期結尾,子宮口完全張開,寶寶的頭已經探在骨盆處瞭。

  

  感受光明

  

  這真是一個奇跡,盡管這樣,阿諾還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像逃離囚籠的魔法師一樣,寶寶像轉鉆頭一樣從骨盆向外擠,向光亮的地方挺進,媽媽這時用盡全力把寶寶往下擠。阿諾感覺得到洞穴的門被打開瞭,一種沉重,但又讓人信賴的力量不停地推進他。然而通往世界的窄門對他來說還是太小,他不停地滑回自己熟悉的小巢穴中,然而阻力變得越來越小,最後阿諾終於探出瞭腦袋。然而努力並沒有結束,還有一個瓶頸在前面。阿諾靈巧地轉動自己的身體,先是一個肩膀,然後另一個。阿諾終於從昏暗、溫暖、狹小而熟知的世界當中滑瞭出來,這時有瞭光,有瞭清涼,有瞭廣闊。

  

  醫學解釋:

  

  等子宮口完全張開的時候,孕婦就可以跟著用勁兒瞭。很多孕婦都在這時感到一種放松,因為可以更主動地幫助孩子,和他一起使勁兒。如果孕婦這時是直立的話,對孩子會更容易些,因為他不需要克服重力做功,也不容易在陣痛之後又縮回去。

  

  最後的陣痛會把寶寶推到陰道口,這時候的出口由於長時間的壓力已經變得像高領毛衫一樣,可以讓寶寶的小腦袋通過。孩子這時會再一次變得很活躍,他左右轉動身體,把肩膀一個接一個的擠出來,剩下的部分會輕而易舉的被拽出來。小傢夥,歡迎光臨這個世界!

  

  精力旺盛――還是疲憊不堪?

  

  生產後,有的寶寶精神頭兒十足,而有的則疲憊不堪。寶寶在產後的感受主要跟生產時釋放的激素濃度有關。如果使人精力旺盛的激素占的比重大的話,寶寶就會睜著大眼睛,好奇地觀看新世界。當面臨巨大壓力、被誘惑、感到恐懼、以及感覺寒冷的時候,我們的體內都會分泌這種激素。另外一種激素是讓我們減小疼痛的物質,它不僅僅可以降低疼痛感,還會讓我們放松,變得疲憊。寶寶如果在生產時候分泌瞭大量這種激素,就會在產後顯得慵懶,甚至懶得睜開眼睛,也沒有胃口立即吃奶,而是先睡上一覺,恢復一下。

  

  齊心協力使我們強壯。

  

  馬蓮已經積累瞭15年的助產經驗,她這樣評說“她的”寶寶們:

  

  “寶寶如果準備充分,我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在跟媽媽一塊兒使勁。如果他根本不配合,生產會變得更加艱難。在生產過程中,寶寶大都做出正確的動作,彎彎身子,像螺絲釘一樣轉向骨盆。這全是與生俱來的本能嗎?我不這麼認為,寶寶不得不精誠合作,如果他不這樣做,生產的時間就會更長,對母子都消耗太大。有時盡管陣痛很劇烈,心跳也很好,但是寶寶偏偏不往前進;而另外一些寶寶則用腳踢,給自己一個反彈力,以便能夠更好地借助產痛。生產過程中反應遲緩的孩子,常常在產後也更內向,甚至心不在焉,好像他還沒有準備好擁抱全新的世界。這樣的新生嬰兒通常需要更多的安靜、呵護和愛。不論在生產的過程中還是之後,最重要的是媽媽和孩子能夠齊心協力――“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可以走過所有的疼痛和阻礙”。如果孕婦能夠在生產前和生產過程中有這樣的感受,你的情感也會傳達給寶寶。這對寶寶的第一個人生經歷是非常重要的。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