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癥產前產後同樣危險

  一圍產期抑鬱癥

  抑鬱癥的癥狀包括易疲勞、食欲不振、缺乏活力等。這與懷孕的正常反應非常相似,所以很多孕婦便忽略瞭這一問題。另外一些孕婦則對他們的抑鬱癥羞於啟齒,因為她們擔心醫生會覺得懷孕是件很幸福的事情,無法理解她們。即使是發現瞭孕婦患有妊娠抑鬱癥狀並得到確診,孕婦和她們的醫生通常也會無可奈何。多少年來,孕婦應遠離藥物、酒精、尼古丁和咖啡因的警告已經成為瞭人所共知的常識,即便醫生開出瞭抗抑鬱藥物,患病孕婦通常也會拒絕使用。

  例子,絲毫不敢大意,偏偏這時候醫生告訴她她懷孕瞭。聽到這個消息後,已是29歲的張藝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事業的機會和做母親的機會讓她難以抉擇。在丈夫的極力勸說下,雖然她打定主意要孩子瞭,但心裡總是患得患失,怕在公司裡非但不能升職還會因為懷孕而受到老板的冷落;害怕分娩的痛苦,擔心產後身材走形,想到撫養孩子艱辛,張藝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亂想,日益顯得憂心忡忡,鬱鬱寡歡以致患上產前抑鬱癥。

  產前抑鬱和產後抑鬱統稱“圍產期抑鬱癥”。很多人都知道有“產後抑鬱癥”,但對“產前抑鬱癥”和其嚴重性卻知之甚少。張學芳說,產前抑鬱癥的危害性遠遠大於產後抑鬱癥,生育期的女性是精神病易感人群,如果調節能力差的女性此時沒有得到適當照顧,心理壓力過大就很容易出現抑鬱、焦慮、躁狂等精神癥狀,嚴重的話甚至還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諸如自殘、自殺等,累及胎兒的性命。因此,女性從懷孕起,就應該在心理上及時調節,做好角色轉換。  同時,要保持心情放松,註意飲食均衡,多休息,多從醫生、已婚人士或書本上瞭解懷孕保健的知識,對自己身體和情緒出現的狀況有全面的瞭解。當然,傢人的關懷和照顧是很重要的,更不能以重男輕女的思想給孕婦壓力。推薦閱讀  全職太太更易患抑鬱癥 產後抑鬱癥的調節   二孕期抑鬱癥癥狀可能延續至產後  最新的研究表明,抗抑鬱藥物對胎兒的負面影響以及妊娠期抑鬱治療存在的風險,使得作出治療的決定更加步履維艱。治療與否,必須要在最好的醫療信息框架下,對風險和收益做出認真的評估和預測。患有抑鬱癥的孕婦,很容易疏忽產前保養,比如會錯過醫生的預約、會有不良的飲食和睡眠習慣、攝入的維生素不足,等等。這樣一來,很難為寶寶創造一個健康的體內環境。壓力和抑鬱,會導致對胎兒有負面影響的激素和神經遞質的產生,而有些孕婦則會借助酒精和尼古丁來緩解抑鬱情緒,這樣無疑會對胎兒導致嚴重傷害。

  妊娠抑鬱如果不予治療,會增加流產、死產、早產、胎兒宮內發育不良和產兒體重過輕的可能性,而且高血壓和心臟病的平均發病率也會高於成年人。抑鬱癥患者在壓力面前,即使壓力很小,也會感到緊張,導致煩躁不安,如果不加治療,勢必還會破壞孕婦與其配偶及其他孩子的關系。

  更為嚴重的是,孕婦抑鬱癥並不能隨著嬰兒的出生而結束。沙拉?庫卡尼?米斯裡醫生,在其新書《妊娠期抑鬱》(PregnancyBlues)中指出:“如果妊娠抑鬱癥在孕期不予治療,則癥狀將會延續到產後,情況會變得更加嚴重。”產後抑鬱癥,不僅會奪走產婦在分娩後獲得寶寶以及當媽媽的幸福,還會嚴重損害其照看新生嬰兒和哺乳能力,甚至有的患者還可能會傷害嬰兒。

  在受孕之前服用抗抑鬱藥物的婦女會認為最安全的辦法是中止藥物治療,直到產後或者是一直到哺乳期結束。然而,近期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上的研究文章表明,會增加妊娠期抑鬱癥的復發的可能性。麻省綜合醫院產期精神專傢李?科恩領導的研究也表明12個周,胎兒組織正在形成的期間停止治療,也會增加抑鬱癥復發的可能性。

  米斯裡強調:“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妊娠期遠遠不隻是要預防精神疾病,它可能會引發第一次抑鬱,可能使癥狀更加惡化,也可能使已經得到控制的抑鬱癥復發。”她開玩笑地將妊娠引發的抑鬱癥稱為“婦女機會均等的疾病”,無論富裕貧窮、性格內向外向,健康或者多年抑鬱的患者,患病幾率基本相同。推薦閱讀  全職太太更易患抑鬱癥 產後抑鬱癥的調節

  抗抑鬱劑安全嗎

  兩項新的研究對在妊娠期期間服用的一些主要的抗抑鬱劑的安全性提出瞭質疑,如選擇性5羥色胺再吸收抑制劑,或者簡稱為S.S.R.I。

  2月份,在《幼兒與青少年醫學檔案》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有60名新生兒接受瞭調查,他們在子宮內就與S.S.R.I類抗抑鬱劑接觸。其中有18個表現出程度輕微到嚴重不等的新生兒脫癮綜合征――在出生時母親停止服藥。癥狀包括尖叫、睡眠不良、食欲不振、顫抖和肌肉僵硬,這些癥狀會持續一到兩周,這些現象與服用藥物劑量有關。帕羅西汀(Paxil)是一種藥效持續時間較長的S.S.R.I,一些最嚴重的癥狀通常與它有關。以色列施奈德兒童醫療中心理查?列文森醫生領導下的研究者們,建議那些在子宮中就與S.S.R.I類藥物接觸的幼兒應該在醫院中接受至少48小時的觀察,或者直到癥狀消失再出院。

  第二項研究,發表在去年9月份的《新英格蘭醫藥》雜志上,它著重論述瞭一個非常罕見但是又更加嚴重的危險(P.P.H.N)由此導致當母親通過胎盤傳輸氧氣與營養時,胎兒不能很好地從胚胎循環中攝取養分。有這種疾病的胎兒雖然呼吸正常,但是由於血壓過高,血液供給會繞過肺部。

  在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克裡斯蒂娜?迪?錢伯斯帶領下,研究者們調查瞭377位孩子都有疾病的婦女和836位癥狀得以控制的婦女以及她們健康的嬰兒。14個有疾病的孩子,在母親懷孕20周後就接觸S.S.R.I.;而在癥狀得以控制組中,接觸S.S.R.I.的隻有6個。這就意味著在妊娠中期以後,與S.S.R.I.接觸會增加嬰兒患疾病的可能性。

  匹茲堡大學早期的一項研究表明,胎兒若接觸瞭抗抑鬱劑藥物,出生後有大約百分之一的嬰兒會患有嚴重的呼吸疾病。盡管研究者說接觸S.S.R.I.的嬰兒患有高血壓疾病的“絕對危險性”非常的低――在懷孕後期,服用這些藥物的婦女中,大約有百分之九十九會產下健康的嬰兒――但是他們仍然強烈認為,在妊娠期後期服用S.S.R.I.會增加危險系數,應慎重權衡。

  當然,還有其他藥物可以用來減輕抑鬱,其中最安全的是三環抗抑鬱(tricyclicantidepressants)。長期研究表明,雖然這些藥物會產生更多的令人不快的副作用,但是它們和S.S.R.I.都不會對在子宮裡的胎兒造成傷害,導致出生缺陷或者是留下後遺癥。目前,這些研究尚未發現,胎兒在子宮內與三環類抗抑鬱劑接觸,會對7歲以下的兒童智商、語言發展或行為發展產生明顯的影響。推薦閱讀  全職太太更易患抑鬱癥 產後抑鬱癥的調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