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產後能再生育再做剖腹產嗎?

  對於剖腹產,人們還有很多誤區,比如有人擔心,經過一次剖腹產後不能再生孩子瞭,剖腹產後不能再作剖腹產瞭,果真如此嗎?答案是否定的。剖腹產後由於子宮上面出現瞭一個疤痕,因此孩子出生後,短暫的時間內產婦是不能再次懷孕的,需要一定的時間等待子宮的傷口愈合完全,可以再次耐受妊娠後增大的宮腔內壓力。七十年代以來,婦產科專傢逐漸認識、並在臨床和動物實驗中得到驗證的是,子宮有非常好的自愈合恢復能力。醫生建議:一次剖腹產後,再次妊娠的時間間隔為最少2年。經過1-2年的恢復,幾乎100%的產婦可以再次妊娠,而沒有子宮破裂或者不能再次妊娠的危險。當然,在極個別的情況下,仍然有子宮破例的報道,但是基本上屬於可以忽略不計的極小概率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剖腹產後再次妊娠,的確增加瞭生產的困難性,分娩非常棘手,國外有報道,再次妊娠後正常分娩的產婦中,有約3-5%的產婦在分娩時發生子宮破裂而危及胎兒和產婦的生命安全,因此國內面對再次分娩的產婦時,基本上繼續采取剖腹產的分娩方式,以避免產時可能發生的危險。在這方面,國內的患者和傢屬有著更高的安全要求,更現實的是,婦產科醫生也沒有膽量做更多的陰道分娩的嘗試。

  緊急時刻,保大人還是保孩子?

  經常在電影中看到,在發生危險時,婦產科醫生一臉嚴肅地詢問傢屬:保孩子還是保大人?而傢屬的選擇常常是痛苦的,因為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都是最愛的人,在生死之間做出選擇的艱難程度,大概隻有當事者能夠體會。

  幸運的是,現實生活中類似的選擇少之又少,隻有當大人孩子兩者的生命均處於極度危險時,才會面臨類似的選擇。例如,當孕期患有嚴重的妊娠高血壓疾病,孕婦處於臟器損傷,有生命危險時,假如胎兒僅僅26-28周,出生後存活的幾率極低時,此時要考慮的主要應該是保證產婦的生命,而不是胎兒,需要積極地終止妊娠。單純地為瞭胎兒,再繼續妊娠下去,對於胎兒也未必有更好的效果,此時選擇保護母親是合理的。

  而保孩子不保大人的選擇,在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可能發生。較少見的情況是,產婦發生瞭嚴重的並發癥如羊水栓塞,經過積極搶救無效,隻能緊急剖腹產或產鉗助產,僥幸保住胎兒的性命。醫生的職責告訴我們,假如有一點點希望,我們大人和孩子都要保。



  有幾種方法可瞭解腹中胎兒情況

  當孩子還在母親的子宮中發育的時候,我們有幾種辦法來瞭解胎兒在子宮中生活的狀態,比如B超、臍帶血流、胎心監護等等。通過這些手段,基本可以瞭解胎兒在子宮中是否安全,是否處於危險之中。胎兒成熟後,當發現胎兒處於危險狀態時,醫生可以采取剖腹產或陰道助產,保證胎兒的安全。通過這種辦法醫務人員每年挽救瞭無數的小生命,避免瞭無數的不幸。但是,畢竟現有的醫療手段不能預測或者發現所有的意外情況,因此,仍然有一些胎兒面臨著這樣或那樣的災難。假如胎兒有一點點生存下來的機會,我們也不會放棄,我們要采取積極的救治措施。

  但是在緊急情況下,更需要病人、傢屬和醫生的共同努力。面對死神的威脅,我們的共同目標是挽救生命,病人、傢屬和醫生是同一戰壕裡的戰友,必須相互理解和支持,並肩作戰;另外,在有些國傢,當患者不願意再痛苦的延長生命,要求安樂死時,醫生不能想救人就救人。對於生命,病人首先有選擇權。

  病人去世做屍檢,有利傢屬防病和醫學進步

  很不幸的是,目前現有的醫學知識和醫療條件還不能準確、全面地瞭解一切疾病,每年仍然有患者死因不明。在很多國傢,為瞭明確死因,以利於醫學科學的進步,都建議或要求患者做屍檢,以使傢屬瞭解病情,預防一些可能的遺傳疾病;也給醫院提供更多的經驗、教訓,讓醫生在今後的工作中更有效地治療。而在國內,屍檢的數量非常的少,這不利於提高診療技術。

  有的病人患有特別奇怪的疾病,或者病情進展非常迅速,沒有給醫生診斷、治療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傢屬即使為瞭患者自己的利益,為瞭明確患者死亡原因、甚至將來打官司等,也要做屍檢。

  我們曾經接診過一位美麗的產婦,她產後一直有不規則的陰道出血和發燒,醫生診斷為產褥感染,經過刮宮,靜脈輸入大劑量抗菌素後,病情仍然沒有得到有效控制,就把她轉到瞭更著名的大醫院。但是,在這傢醫院,患者的病情也未得到準確的診斷和治療,病情發展迅速,患者在很短的幾天內,就因為感染、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亡。傢屬非常悲憤,為瞭搞清楚死亡原因,傢屬在醫生的勸告下作瞭屍檢,屍檢結果表明,患者患有急性粒細胞白血病,這個結果頗為令人吃驚和意外,因為產婦患急性粒細胞白血病的情況非常少見,且這種病來勢兇猛,死亡率極高。通過這個病例,很多醫生更加深刻地認識瞭白血病。今年,我們醫院就接診瞭一例外地轉來、無法確診的流產病人,我們最後診斷她也是白血病。經過同仁醫院準確的救治,成功地挽回瞭病人年輕的生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