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B超,“BB”是否安全

  在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日益深入中國廣大城鄉每傢每戶的今天,“隻生一個孩子”已成為新時期的任務、目標和潮流。

  精心培育健康下一代是國傢的要求,民族的要求,更是每一位父母的虔誠心願。越來越多的孕婦從妊娠一開始,就倒騰起“優生優育”的“大學問”來瞭,其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BB”(指胎兒)與“B超”的問題。

  在中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門庭若市的婦產科B超室,興奮和惶惑交集的將為人父的丈夫攙扶著憧憬與茫然並存的貴為準媽咪的妻子正在不厭其煩地詢問著同一個問題:“醫生,做B超,對‘BB’有不良影響嗎?”這是長期以來群眾所關註的一個醫療問題。春風吹拂的廣州,萬物春意盎然,這天,筆者就產科超聲檢查的安全性問題專程采訪瞭婦產科專傢、產科B超診斷專傢孔秋英教授。

  就普通市民對於醫院檢查儀器設備的瞭解程度,除瞭心電圖、X光外,最熟悉的莫過於B超瞭。80年代以來,超聲圖像診斷技術在產科的應用范圍得到空前的拓展,它對於評估胎兒結構是否異常、多胎妊娠、胎兒大小以及懷孕周期等狀況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產科B超以其無痛、無創、快速三大優點而著稱於世。據資料顯示,在醫學技術發展較快的國傢和地區,妊娠期接受一次以上超聲檢查的孕婦超過90%以上,甚至100%。然而,近期有關產科B超的、原本讓人高枕無憂的安全性受到瞭質疑,個別醫學專傢甚或提出,妊娠三個月以內,應禁止做B超。這是一個嚴肅的醫學論題。那麼,孔秋英教授是怎樣看待這個問題的呢?

  思維和行動一樣敏捷,在產科B超診斷、臨床與實驗領域潛心研究,辛勤耕耘,接診產婦數以萬計的孔教授熱情地接受訪問。孔教授簡明扼要地介紹說:“超聲波是一種非電離輻射,它是一種物理因素,一種能量,那麼也就存在一個安全劑量的問題。目前臨床上的超聲波有診斷超聲與治療超聲之分,前者的功率比後者低100~1000倍。B超對人體或胎兒有害還是無害,關鍵在於超聲的劑量,也叫閾值安全劑量。就是說,當產科使用的B超劑量小於這個值時,它是無害的,反之大於這個值時,則可能會產生有害的效應或損傷。就劑量而言,治療超聲對人體是有一定的損傷或影響的,而診斷B超,在正規的醫院,在經過嚴格專業訓練的醫生或技師操作下,超聲儀器的功率又小於10毫瓦/平方厘米,則不至於對人體或胎兒造成損害。”

  孔教授歇瞭一口氣繼續說:“超聲波的劑量除瞭與儀器的功率大小有關外,另一重要問題是輻射時間。有人提出妊娠三個月內禁止做B超,我認為一個‘禁’字說得過於絕對瞭。如果臨床診斷需要,還是可以做B超的,否則延誤診斷,對有問題的胎兒未能及時采取措施,後果將不堪設想。”孔教授舉例說,有一女士懷孕三個多月,流血二十多天,醫生開單做B超以瞭解胎兒是否存活,但她看到報紙登瞭“禁”做B超,便拒絕檢查,繼續“保胎”,最後因胎死宮內時間太長,出現凝血機制障礙,刮宮時引起大出血。這一沉重教訓,值得人們深思。嚴格控制檢查時間在B超學術領域經驗豐富、造詣高深、縱橫馳騁,探索近20年,拿起探頭來得心應手、遊刃有餘的孔教授談鋒甚劍她繼續解釋說:“超聲診斷安全性問題確實又是超聲醫學中的前沿基礎研究課題,它關系到超聲圖像診斷在婦產科的正確使用與推廣,關系到優生優育。超聲在醫學上的應用范圍非常之廣,為臨床醫生提供信息資料,既準確又方便快捷,有其獨到之處。例如,胎兒畸形是摸不到的,通過B超的早期診斷、早期處理以及對監測胎兒的發育、羊水的多少、胎盤正常與否有決定性的作用,對減少圍產期新生兒死亡率、對優生優育有積極的意義。目前幾乎所有的醫院包括大多數基層醫院都擁有B超診斷儀。問題的憂慮在於,為數不少的基層醫院沒有掌握好超聲檢查的適應征,做B超過濫過亂,沒有掌握好照射的時間。”孔教授鄭重其事強調說:“孕婦做B超檢查時間不要超過5分鐘,儀器功率與持續腹部照射時間決定超聲劑量。”

  為瞭更科學、更精確地掌握與瞭解情況,孔教授近年來帶領研究生做瞭精心細致的基礎研究,在特定的研究對象中發現經B超照射5分鐘,胎兒的角膜發生輕度水腫,絨毛的脂質過氧化反應受到輕度的影響,但這是可逆的,照射20分鐘影響較大,且是不可逆的。這一研究的論文已經發表,並於1998年8月在北京召開的國際超聲學術交流會上交流,獲得專傢的好評和肯定。中國超聲安全委員會主任委員馮若教授對此研究評價說:“這一研究內容把超聲安全研究推向一個新的層次,這在國際上可能還是個創舉,是個新的突破。”孔教授的這一研究使產科B超檢查在臨床上顯得“理直氣壯”,那就是,早孕婦女必要時可以做B超檢查,但是每次檢查時間應嚴格控制在5分鐘以內。孕婦須知積極而謹慎,嚴肅而認真是B超醫生所應持的態度。

  孔教授取出一疊臨床資料和數篇科研論文,總結說,產科應用超聲有其明確的指導原則,這是對行內人士的要求,也可讓讀者瞭解一下,變成“孕婦須知”,使大傢心中有數。

  須知一,應積極使用B超,如懷疑胎兒是否存活或有無畸形,羊水是否過多等。

  須知二,盡可能采用最小的輻射強度和最短的時間,獲取必要的診斷資料,一次檢查時間(探頭接觸腹部時間)應少於5分鐘;超聲儀器的功率應小於10毫瓦/平方厘米(廠傢一般在出廠時已測定此安全閾)。

  須知三B超檢查進行鑒別胎兒性別以決定取舍。已有文章報導,長時間照射胎兒睪丸會對精原細胞產生損傷。

  須知四B超檢查胎兒,更不能因此任意延長輻射時間。

  須知五B超檢查。整個妊娠期一般做B超檢查1~2次。確有需要多次檢查確診者,必須掌握照射時間。

  彩超不是錦上添花,有些財大氣粗的夫婦想當然地以為,像電視機一樣,彩色的自然比黑白的好,B超也應該同樣,彩超比黑白B超好,所以經常會聽到懷孕的婦女或其丈夫對醫生嚷著要做彩超。這是一種誤區。孔教授笑著說:“彩超在產科應用上並沒有特征性,彩超的顏色藍色紅色隻代表血流的方向,這對心臟血管的診斷很有利,但對婦產科疾病的診斷隻起輔助作用。一般采用黑白二維超聲就夠瞭,何況彩超的劑量大,生物效應明顯,對胎兒的負面影響也較大,因此應慎之又慎。”孔教授最後再三強調,不論是黑白B超還是彩超,都應該在專科醫生的指導下進行檢查,而不能由孕婦或其傢屬就儀器的“高檔”、“低檔”、“高消費”而提出不科學的要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