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心吊擔的孕檢報告第一次B超未見胚芽

第一次B超,未見胚芽

2007年3月13日下午,天氣悶熱。在上班途中忽然很想吃酸的,於是趕緊到藥店買瞭四張測孕試紙,晚上回傢一測,果真是有瞭兩條紅線。有點不敢相信,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懷孕瞭。自己一個人喜瞭半天,又憂瞭半天,終於還是決定先告訴另一當事人,讓他一起喜憂好瞭。發瞭條短信過去,老公的電話馬上就來瞭,半天說不出話,呵呵,都不知如何是好。討論的結果,是準備第二天早上再測一次,如果還是有這兩條紅線,就到醫院去檢查檢查。第二天一大早,又測一次,還是兩條。於是樂呵呵地趕去婦幼保健院做B超。掃描出來的B超圖上,很明顯的有瞭一個妊娠囊,隻是還沒有胚芽。

醫生在B超圖上寫著孕35天,未見胚芽。這一鑒定性的語言,讓我開始忐忑瞭,什麼叫做未見胚芽呢?是不是因為我太早去做檢查瞭,胚芽還沒長出來呢?想起姐姐有一個同事懷孕時就是因為沒有胚芽,後來就流產瞭,因為是不健全的胚胎。我會不會也是如此呢?就這麼一直擔心著,問瞭所有經歷過的人,又翻查瞭許多資料,查閱的結果依然是不得而知。按資料上所顯示的,孕35天就是5周,胚芽應該是能看見瞭,那我……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當時做完B超後,醫生讓我過一個月再去做一次,我猶豫再猶豫,總覺得B超做太多次不好,於是決定等到孕三個月後再去檢查,這期間,如果真的出現胚芽長不出來的情況,相信身體自己也會作瞭相應處理瞭。何況,我的小米寶寶一定是最健康的,一定不會有事的!就這麼安慰著自己,忐忑不安地度過瞭孕早期。

波折的聽胎音過程

2007年5月9日,孕14周時去醫院作第二次檢查。因為初檢時沒有看到胚芽,所以整個孕早期都是在擔心著,所以這一次的檢查就有點惴惴不安瞭。照例是量血壓和體重。量完之後,我把情況告訴瞭醫生,問醫生要不要做B超。醫生說最好是20周時再做,說先聽聽胎音吧,如果能聽到胎音,就應該沒什麼問題瞭。於是躺到產檢床上,醫生拿著胎音儀聽,聽瞭老半天,說聽不清楚,把我給趕去排尿。

乖乖地去瞭一趟洗手間出來,再上產檢床,這回終於聽到瞭。有火車過山洞般的聲音,早就在雜志上看過,知道胎兒心跳的聲音聽起來象是火車過山洞般,可自己親耳聽到,還是感覺特新奇。這可是我的寶寶啊。醫生聽瞭好久,那過程讓我又開始惴惴不安,別是有什麼問題吧?好在醫生說是寶寶太會跑瞭,胎音儀才剛追到,聽瞭一下下,寶寶又跑瞭,想算一下胎心數都算不出來。然後又說如果現在要做B超也可以,要我自己決定。就這麼地,我的一顆心又提瞭起來,怎麼辦呢?胎心數算不出來,別真的有什麼問題吧?想瞭想,既然醫生沒有肯定地叫我做B超,那就還是不做好瞭。我的小米一定是最健康的。

第二次B超,胎兒頭圍偏小兩周

2007年6月14日,在提心吊膽中,終於熬到再一次作檢查的時間瞭。這期間,米爸常打電話來安慰我,又通過電話和胎寶寶小米絮絮叨叨地說瞭許多。我問他都說瞭些什麼,他說叫小米要乖乖地,多吃點,長得大大的。我趕緊說不要太大瞭。米爸就笑瞭,說你還怕生巨大兒嗎?你認為這個可能性有多大呢?我隻好非常心虛地說基本上沒什麼可能。於是又被米爸同志大大地嘲笑瞭一番。

話說回來,這一次檢查,醫生照例量瞭血壓,聽瞭胎心音,小米同學這回總算比較安靜,乖乖地讓醫生測心跳,140下/分。正常。就是體重讓醫生狠狠批評瞭一下。原本到這時應該重四斤左右瞭,我才重瞭一斤,嚴重不達標啊。這回終於又做瞭B超,拿到B超單後,看到數據說胎兒雙頂徑3.7CM,股骨長2.2CM,胎盤是前壁胎盤,厚度2.0,羊水最深度是4.0,胎兒臀位。醫生看瞭之後,說胎兒的頭圍比正常情況小瞭兩周左右,就是本來現在應該是19周左右的頭圍,可是看起來隻有17周左右,看來寶寶有些偏小,再次叮囑我要多吃些,讓體重增長上來。

米的頭圍為什麼會偏小呢?我很心虛地回瞭傢,再次查看有關數據,沒辦法,小就小吧,我的目標就是,米生出來時,隻要能有5斤,我就很滿足瞭。可是又因為醫生說米太小的緣故,讓我在隨後的一個月中憂心重重,下瞭狠心把自己當豬養,胡吃海喝的,那一個月中居然體重猛增十斤,真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啊。

第三次B超及尿檢,輕度貧血,腎功能負擔較重

2007年9月25日,孕33周6天。除瞭常規檢查之外,又做瞭血、尿常規和B超。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說有輕度貧血,另外尿蛋白為1,意思就是說蛋白隨尿流失比較多,可能是腎功能負擔比較重。說要少吃點鹽,下次檢查時再做一次復查。說得我惴惴不安的,本來就很少吃鹽瞭,還得再少吃啊?那不如直接讓我吃白飯好瞭。這一次的B超結果顯示,胎兒雙頂徑為8.1CM,股骨長為6.5CM,羊水指數為12,臍帶繞頸一周。醫生依然說是寶寶偏小,大概小兩周左右,羊水也偏少。心再次又提起來,尤其是尿檢結果,讓我有些擔心,可千萬不要有什麼腎臟問題啊(所幸復查之後又恢復瞭正常)。

臨產前的再一次B超,胎兒頭圍偏小,腹圍偏大

2007年11月7日,預產期的前一天。我已經回到老傢,找瞭相熟的醫生來給我做檢查。醫生太忙,以至於我們等到瞭將近十一點才等到她。醫生讓我躺到床上,摸瞭摸我的肚子,就說這肚子怎麼這麼結實這麼硬,估計羊水比較少。然後就說做個B超看看吧。又領瞭我們去B超室,把我的B超單子交給瞭B超室的主任醫師,讓我等著,等那個主任醫師給我做B超,然後又匆匆忙忙去瞭。不知是情況不太好,還是因為之前醫生相托的緣故,這次B超做瞭大概有半個小時吧(我以前做的三次B超加起來也沒有十分鐘呢),以至於我躺得脊椎酸痛得不行,中途還側過身子休息瞭一會兒,才繼續做。

於是那一個下午,再加一個晚上,都在擔心著小米的健康問題。大傢也都在擔心著,又安慰我說B超通常都是不太準的。可我就是感覺很沮喪。姐姐說“要堅強堅強,堅信小米健康”。米爸說“妹妹加油,我們寶寶最乖”。我也對小米說,你是最健康的孩子,對不對?小米健康平安,就是我最大的安慰瞭。

跟貼讀取中…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網易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復制成功,按CTRL+V發送給好友、論壇或博客。瀏覽器限制,請復制鏈接和標題給好友、論壇或博客。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