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胎兒的B超“拍照”很危險!

  世界衛生組織早以發出警示;在中國,多數超聲科醫生對進口設備指標變動不知情。

  牛鳳岐是中國科學院聲學所研究員,多年從事醫用超聲計量和標準化的研究與法規制定工作,對聲輸出的臨床安全性一直深為關註。他說,在當今世界上,超聲已經成為一種常規診斷手段,甚至已經廣泛用於妊娠期檢查。但許多人隻知其有用的一面,不知其危險的一面。實際上,世界衛生組織早在1982年就已建議,才可對人體使用診斷超聲;不應以商業和實驗為目的輻照人體,特別是輻照孕婦。

  隻有“三維”,沒有“四維”

  牛鳳岐教授翻閱著一摞相關報道告訴記者,近來不少媒體稱,給胎兒照相用的是國外先進的“四維”彩色多普勒超聲,更有的說是“實時四維”。所謂“維”是指空間維度,從科學角度說,隻有三維,根本不存在什麼四維。現在醫學診斷中所用的探頭,隻能直接獲取組織斷面的二維圖像,要獲得三維圖像,必須采集多幅二維圖像存起來然後重建。

  他分析說,所謂四維,實際上是把時間也算一維,表示可以實時地獲得三維圖像。目前對高幀率的重建圖像算不算實時,學術界和產業界都有分歧。即便算實時,也隻是“實時三維”。時間和空間是兩個概念,把二者加起來,恰如戶籍統計中把人和貓狗算在一起一樣荒唐。說穿瞭,“四維”不過是某些商傢為追逐利潤的炒作,有良知的醫生和負責任的醫院絕不應以此誤導消費者,甚至以此謀利。

  導讀B超“照相留影”,甚至做VCD,留下孩子在娘胎中的一顰一笑,近來成為一種時尚。不但吸引瞭廣大孕婦,也煽起瞭不少媒體的宣傳熱情。但是,全國聲學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超聲―水聲分會秘書長、中國超聲醫學工程學會計劃生育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牛鳳岐教授告誡將為人父母的人們“解除警報”,為瞭讓寶寶免受傷害,這種冒險的“留影”還是不照為好。

  從來不是“絕對安全”

  由於特定的國情,輿論對胎兒照相的關心僅僅停留在是否會被用於性別鑒定。但牛鳳岐教授說,打著“人性化服務”旗號的這種照相,更應該關註的是給胎兒帶來什麼潛在危害。超聲波是一種能量,現在已經用於殺滅腫瘤細胞和人體碎石,超過一定劑量(強度和時間)肯定會對人體造成傷害。盡管國外有大量研究證實,一般婦產科應用超聲不會招致胎兒畸形,但迄今也無確切資料證明超聲檢查的絕對安全。特別是近十年來,由於彩超、頻譜多普勒的大量應用和B超功能的顯著增加,幾乎都以提高超聲強度為前提,而統計資料還沒有反映出提高以後的情況。正因如此,國際超聲醫學界有一個ALARA原則,就是“以盡可能低的聲輸出獲得所需要的信息”。

  胎兒掃描中最令人擔心的是溫升。現已知道,受熱有致畸作用。德國科學傢發現,三個月胎兒的骨骼對溫升更敏感,此時做超聲檢查會造成胎兒骨骼受損。胎兒的生殖細胞和嬌嫩組織對超聲劑量的提高尤其敏感,即使做必須的檢查都應謹慎從事,醫院怎能為瞭和醫學毫不相幹的“照相留影”讓孩子冒險!

  導讀B超“照相留影”,甚至做VCD,留下孩子在娘胎中的一顰一笑,近來成為一種時尚。不但吸引瞭廣大孕婦,也煽起瞭不少媒體的宣傳熱情。但是,全國聲學標準化技術委員會超聲―水聲分會秘書長、中國超聲醫學工程學會計劃生育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牛鳳岐教授告誡將為人父母的人們“解除警報”,為瞭讓寶寶免受傷害,這種冒險的“留影”還是不照為好。

  許多超聲科醫生“蒙在鼓裡”

  醫院的招攬和媒體的宣傳都說,為胎兒拍照用的是國外先進的彩超設備。牛鳳岐教授說,這正是最令人擔心的。美國FDA(食品藥物管理局)曾強制實行聲輸出專項限制,由生產廠傢提供安全保證。規定在體(由水中測值折合)空間峰值—時間平均聲強為17mw/cm2;胎兒與其他為94mw/cm2;外周血管為720mw/cm2。但自1993年起聲強一律放寬至720mw/cm2,條件是在儀器上設置熱指數或(和)機械指數顯示功能,利用它們為安全把關。但如此一改,胎兒所經受的聲強就升高到瞭原來的8倍。更為可怕的是,由IEC(國際電工委員會)標準轉化而成的我國標準規定,空間峰值—時間平均聲強的水中測值要求為100mw/cm2,而720mw/cm2在體聲強對應的水中測值為1500mw/cm2,是我國標準規定的15倍!

  美國法規改動的目的之一是,將臨床聲安全的責任由生產廠傢轉給臨床醫生,由他們依據臨床對象的差異選擇既安全又不超標的聲輸出水平。

  在人傢那裡,這可以給醫生提供更廣闊的操作空間,而在中國卻成瞭充滿危險的陷阱。使用著1993年之後進口彩超的許多超聲科醫生對此重大變化茫然不知!一傢著名婦產醫院的超聲科醫生告訴牛鳳岐教授,他們檢查胎兒時,對聲輸出是“怎麼清楚怎麼調”,從沒聽說過要看什麼指數顯示。這真使他為眾多未來的寶寶捏瞭一把汗。

  不應鼓勵為胎兒“拍照”

  牛鳳岐教授說,在美國也有不少孕婦為看到腹中孩子面孔,經常自費去醫院拍照的現象,美國醫學超聲學會已經為其人數的日益增長感到擔憂,建議在無並發癥的情況下,懷孕期間隻做一次超聲檢查。美國FDA也明確建議孕婦不要去做那種“禮物似的超聲檢查”,稱這類檢查並未獲得準許。我國醫學界應該以此為鑒,明確反對出於非醫學理由的這種“照相留影”活動。任何以商業和創收為目的的這類“服務”都是不負責任和不道德的,理應受到社會公眾的譴責。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