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多發生在同級間

  被有意無意地摟一下腰,被迫聽個“葷段子”……不少人都可能遭遇過類似場面,但很少人會把它與性騷擾聯系在一塊。近日,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潘綏銘教授主持完成的2000年、2006年和2010年三次“中國人的性”全國總人口隨機抽樣調查發現,人們對性騷擾越來越關註,這是世界上第一次對“性”進行歷史比較調查,其中涉及性騷擾的很多數據值得關註。

  擔心被騷擾的人越來越多

  2000年時,21.2%的受調查者擔心自己被性騷擾,到瞭2010年,這一數據上升到34.4%。但事實上,這十年間,真正受到性騷擾的人數是在不斷下降的。對此,潘綏銘解釋說,當今社會輿論對性騷擾的報道和呼籲多瞭,反倒有些誇大瞭普通人對自己被性騷擾的可能性。這種警惕性也給人們建立起一道防線,直接導致瞭性騷擾行為的減少。

  哪些行為算性騷擾呢?調查顯示,42%~49%的人把“故意接觸我的身體”視為性騷擾,其次是17%~21%的人把“講性”看作是性騷擾。潘綏銘認為,中國人實際上存在著一種“身體警戒圈”,一旦有人侵犯瞭它,就會被認為是性騷擾。這提醒我們,在社會交往中最好避免任何身體接觸,哪怕對方是相同性別的人。反過來,我們也不要批評那些“身體非常敏感”的異性或同性,因為這不是“講道理”的問題,而是尊重對方的美德。另外,無論是講葷段子還是開黃色玩笑,都不是錯在內容,而是錯在沒有征求對方的同意。即使是嚴肅地講性科學,也需要確定對方真的願意聽。

  同性間騷擾正在增多

  調查發現,中國人自己所認為的性騷擾最多發生在平等關系(如同事、同學、熟人、鄰居、業務關系)中,其次是發生在陌生關系中。反而那些最容易利用職權進行性騷擾的人(老板、上級、領導、老師、恩人)所占的比例最少。而在美國主流文化中,性騷擾多指在工作場合中利用職權“占便宜”。

  對此,潘綏銘解釋說,可能上司們一般年齡都相對較大,還保留著“男女授受不親”和不能以強凌弱的傳統思想。這也提示女性,不要指望別人保護,而是應對任何一種性騷擾奮起反擊,也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調查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即同性別之間的性騷擾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多。有1/3~1/4的女人曾經被女人騷擾過;被男人騷擾過的男人超過一半,並且被騷擾的男人或女人都是異性戀。潘綏銘還發現,在城市中,男性所受到的言語騷擾有72.6%來自男性,主要發生在工人階層裡,很可能就是師傅們經常拿性方面取笑年輕工人。

  機智應對性騷擾

  “性騷擾侵犯的不僅僅是人身權利,還侵犯瞭社會秩序,每個人都要堅決防范與拒絕。”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犯罪學學院教授王大偉指出,在不同情況下,應對性騷擾的方法也有所區別。

  在辦公室遇到性騷擾,女性應不搭話、不接話,也不要有眼神接觸。若這些反應都無效時,一定要報告上級。

  遭遇老板的性騷擾,可以采取回避、暗示等措施,不露痕跡地令對方感到尷尬,從而放棄騷擾行為。如果老板繼續騷擾,可暗示如果他不停止,你會張揚他的行為,老板應該會考慮他的名譽和地位。在軟性對抗無效或危急關頭,必須用直接的語言警告和身體的奮力反抗保護自己。

  在公共場合遭遇性騷擾,則要智勇結合。比如在公交車上可走到司機或者售票員邊上;在地鐵上可以用包保護前胸、小腹等敏感部位,將胳膊抬起來,雙臂置於胸前,還可利用身邊的尖銳物品,比如高跟鞋、胸針適當防衛。在天黑人少的情況下應快步走向有燈光或人多的地方,進入商店、飯店等公共場所,然後再求救。本報記者 張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