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造”雙胞胎靠譜嗎?

  核心提示:2011年,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的雙胎和多胎分娩率為2.38%。“不到五十個產婦裡面就會出現一例雙胞胎或者多胞胎現象,這已經成為一個問題。

  “藥造”雙胞胎

  不到五十個產婦裡面就會出現一例雙胞胎或者多胞胎現象。

  如果你生瞭雙胞胎,其中一個大些一個小些,那你是先喂大的還是先喂小的?如何分配母乳?是先讓兩個孩子吃幹凈一側的乳房後再吃另外一側的乳房呢,還是幹脆大的吃左面,小的吃右面?

  三個孩子呢,怎麼哺乳?多胞胎從生長發育到落生都是一件復雜而具有挑戰的事情。

  “連一個簡單的哺乳事情都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專業人士都說不清楚,不要講其他的問題瞭。我們缺少對多胞胎的研究和對多胞胎父母的幫助。” 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主任委員、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院長段濤說。



  雙胞胎出生率大幅增加

  2011年,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的雙胎和多胎分娩率為2.38%。“不到五十個產婦裡面就會出現一例雙胞胎或者多胞胎現象,這已經成為一個問題。”段濤說。

  據江西省婦幼保健院、昌大一附院、昌大二附院、南昌市第一醫院和南昌市第三醫院這5傢醫院產科的不完全統計,2005年,這5傢醫院接生的雙胞胎僅有60餘對,2010年飆升到200多對。也就是說,僅這些大醫院,雙胞胎數量5年增長瞭3倍多。

  其他地方同樣如此。江蘇省婦幼保健院出生的雙胞胎數量從2005年的31例增長到2009年的86例。山東省濟南市婦幼保健院近10年多胞胎出生率統計顯示,出生率最高的年頭(2008年),住院分娩多胎率達到2.04%,為自然出生率的兩倍。

  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提供的數據表明,正常情況下,雙胎的自然發生率大概在1/88左右,而三胞胎發生概率約為1/88 2。

  國外的情況看上去比中國更嚴重

  據加拿大多胞胎網站數據分析,在1974到1990年間,加拿大的三胞胎出生率增加三倍,而四胞胎的出生率增加瞭400%。“據估計,60%的三胞胎、90%的四胞胎和99%的五胞胎產生的原因是運用生殖輔助技術對不孕癥的治療。”

  Tamba(英國雙胞胎及多胞胎協會)統計,在英國懷有雙胞胎的幾率在不斷地加大。“懷有雙胞胎和多胞胎的機會正在以16.3‰的速度遞增。”Tamba的工作人員說。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在2012年1月發表報告指出,2009年在美國出生的雙胞胎比例,與1980年比較起來,增加瞭76%。

  在1980年時,美國國內每1萬名生產婦女中,隻有189例會生雙胞胎;但到瞭2009年,這個數目則上升到瞭333例,換言之,這個概率是1/30。

  主持這項研究的流行病理學傢馬丁(Joyce Martin)認為,雙胞胎出生率從1/50上升到1/30主要歸因於試管嬰兒、刺激排卵等不孕不育治療技術的應用。

  中國目前雙胎和多胎的發生率也歸因於此。按照衛生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的規定,隻有被明確診斷為不孕不育的夫妻才能接受人工輔助生殖技 術,其中35歲以下並且是第一次接受該技術的女性,每次可植入2個胚胎;而35歲以上或第二次接受該技術的女性,每次最多可植入不超過3個胚胎。

  “受一次罪多生幾個娃”的想法也讓一些女性選擇促排卵的藥物。“很多多胞胎基本上都是吃藥吃出來的,但是他們並不說實話,因為這是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她隻會告訴你說‘我自己懷孕的啊’。”段濤說。

  藥物是罪魁禍首

  “雙胞胎和多胞胎的孕期安全和生產過程安全都有極大的風險,產婦和嬰兒的危險指數都相對單胎要高,不利於嬰兒的健康成長和孕婦的康復。”青島市雙胞胎健康促進會秘書長汪韶潔說。

  青島市雙胞胎健康促進會目前有中國最大的雙生胎數據庫,登記在冊的雙生胎約一萬對。

  但是令胎兒醫學研究者和產科醫生更加擔心的是,雙胎、多胎的孕婦和胎兒面對的是一連串的挑戰。

  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胎兒醫學組主任孫路明介紹,“臨床情況表明,現在的雙胎和多胎呈現多種多樣的復雜性。除瞭比較常見的雙 胎輸血綜合征以外,雙胎中一大一小或者一個是殘疾另外一個是正常胎兒的情況也越來越多。” 這種情況下如何處理,保住胎兒還是選擇優生優育一起拿掉,甚至很多臨床醫生都還沒有經驗。

  出現這種情況與私自服用促排卵藥物有一定關系

  一位曾經懷有四胞胎的孕婦讓孫路明醫生印象深刻。“與試管嬰兒不同,自行服用促排卵藥物無法控制排卵的多少,很多多胞胎的發生都是使用瞭這個藥物。”

  “這類藥物屬於處方藥,並且要在醫生指導下服用。服藥期間醫院還會對患者進行定期的超聲監測,以便及時發現隱患。但事實上有部分女性甚至會在按醫囑服用的同時,另外私自購買這類藥服用,以增加懷孕的概率,這對母嬰來說都有很大的危害。”

  促排卵藥物給孕婦帶來的往往是更多的麻煩。孫路明說提到的那位四胞胎的孕婦最終選擇瞭流產,因為她最終無法承擔懷有四寶胎所帶來的風險。

  一般情況下,單胎的早產率僅為9%,雙胞胎早產率上升到40%,三胞胎以上早產率則達到100%。多胞胎早產兒一般體重都很低、身體器官發育不成熟,極易出現肺部感染、呼吸暫停等情況,任何一點突變都可能導致其顱內出血。

  對孕婦而言,懷上多胞胎有可能導致貧血,加重心、肝、腎的負荷,還可能引發一系列妊娠並發癥,甚至還可能引起卵巢癌、乳腺癌等疾病。

  據已有的相關調查表明,濫服促排卵藥物將導致孕婦流產率增加10%,早產率增加20%,胎兒死亡率更是高得出奇。

  “第一肯定是早產,第二孩子死亡的幾率很大,第三即使孩子不死掉也會有嚴重的後遺癥,大多是腦癱。” 段濤總結。

  胎兒醫學需要更多協作

  “如果你有兩個吸奶方式完全不同的雙寶寶,那麼你最好換位更勤一些,這樣你就不會使一個奶頭充血瞭。兩邊換位也能保證每個寶寶接受來自兩個方向

  向上看你時所產生的刺激。”國際母乳協會發佈的《母乳喂養雙胞胎小冊子》裡詳細幫助雙胎媽媽解決瞭如何喂養兩個寶寶的苦惱。但是中國的雙胎、多胎媽媽們有 更多的問題需要被幫助和解決。

  2012年7月16日,霏霏的雙胞胎在她肚子裡已經六個月零一天瞭。

  她第一次通過超聲工具看到自己的兩個寶寶。她一直盯著墻上的顯示器,偶爾皺皺眉頭。“一開始傢人得知我懷瞭雙胞胎都高興壞瞭。可是後來檢查說羊水過多,我在那之後就幾乎沒睡好過覺。因為醫生說孩子會有危險,之後我幾乎每周都跑不同的醫院。”

  孫路明醫生一邊看著機器顯示屏幕,一邊告訴霏霏:“這是雙絨毛腔雙羊毛囊雙胞胎,不過還好,你的情況不嚴重,可以選個最好的時機做個抽羊水的手術。”

  孫路明也為霏霏高興,“幸好你來得不算晚。”孫路明常常會碰到一些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期的患者,“那樣他們將冒更大的風險”。

  站在一邊的一位從安徽專門趕過來學習的醫生,一邊看著顯示屏,一邊詢問著種種情況如何處理。

  在胎兒醫學部,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上演。雙胎、多胞胎有雙胎輸血綜合征、胎兒貧血、羊水過多,還有多胞胎需要減胎的

  超聲技術的發展使得胎兒宮內治療成為可能,但是胎兒醫學需要更多協作。

  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聯合上海第一婦嬰保健院已經在籌劃一個專門用於雙胎協作的網絡。

  對於雙胎、多胎的研究診治已經不是胎兒醫學部能夠承擔的瞭。雙胎孕婦比一般孕婦更加焦慮擔心,也更容易產生絕望情緒。“產科、影像科,甚至需要心裡科的介入。”孫路明很期待能有這樣一個類似國外的協作小組平臺。

  胎兒醫學在中國剛剛起步,不僅患者不知道,絕大多數的產科醫生也很陌生。這種陌生更多的是來源於對雙胎認知的不全面。

  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聯合上海市第一婦嬰保健院對3786人進行瞭一項公眾認知度調查。

  調查結果顯示,89.3%的人認為能夠一次懷雙胎,是非常難得的幸運,卻不知道其中的風險;10.7%的受訪者對雙胎妊娠的風險有一定認知,但

  他們中約73.6%的人則認為懷上雙/多胎需要更註意,主要需要註意營養和適當活動,和單胎區別並不大;約23.1%的人認為雙/多胎可能會難以順產,或 者容易早產;對雙胎輸血綜合征等各種危險的雙胎妊娠情況有認知的受訪者,僅為3.3%。

  越來越多對胎兒醫學的正確認識和成熟的醫療技術,能夠解決更多雙胎的疑難雜癥。用孫路明的話說,她希望更多的患者都“賭”贏,看到自己的孩子順利出生、生長健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