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生第二個孩子嗎?

  生老二,除瞭待產包,更需要過好哪些心理關?除瞭公平,二寶傢庭還要磨合什麼……關於老二,不論生與不生,心理學傢的分析都讓我們重新審視瞭婚姻和傢庭的意義。

  王瑤 艾未石教育咨詢機構創始人,傢庭養育、學校教育首席咨詢顧問,兩個孩子的母親。

  傾訴主角1:

  點點爸(大兒子7歲,小兒子4個月)

  生老二,是誰的選擇?

  是大寶。老大經常說,要是再有一個小弟弟或小妹妹就好瞭。大寶這話,算是推瞭我和妻子一把,讓我們把猶豫放在一邊。

  其實,我排行老三,我老婆是傢裡老大,我們都很慶幸擁有兄弟姐妹相互幫扶的生活。對我而言,兩個孩子一條狗,這個畫面永遠都能擊中我。

  大寶的心情

  老二剛出生,大寶還沒出現什麼情緒問題。我們在照顧老二的過程中,就會刻意把老大也帶進來參與照顧老二,讓老大抱老二,給老二洗澡、按摩、唱兒歌,老大都做得很好。

  我的經驗

  兩個孩子年齡相差比較大,一個7歲,一個剛出生不久。我在照顧老二的過程中,也每天抽出時間單獨跟老大相處,給他講故事,聊聊他上學開心或不開心的事情,有時間就帶他出去打羽毛球、踢足球。老大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情緒。

  我的擔心

  未來大寶會不會失落?這是我們考慮的。還有,怎麼在照顧老二的過程中,也能關註到老大的情緒變化。

  傾訴主角2:

  安娜(大女兒6歲,小女兒2個月)

  生老二,是誰的選擇?

  我。生老二的事情我先生無所謂。

  大寶的心情

  老大對這個妹妹,也說過“不要小妹妹,要把她扔下樓”這類的話,她是對著電話沖我嘶吼的,連哭帶叫足足有半小時。我當時的心理是,太好瞭,終於發泄出來瞭。好在這樣的情況不多,到現在為止,基本上還好。

  我的經驗

  二寶難免會帶來混亂、疲憊、沖突,我的經驗就是真實面對。我記得有一次老大不高興,在我身旁刺耳地大叫、大哭,二寶被嚇著瞭,也在我懷裡哭。我索性帶著二寶先離開,等平靜下來再和老大談:媽媽當時要崩潰瞭,必須要讓自己先平靜下來。老大聽瞭也就沒事瞭。

  二寶來瞭後,我和先生之間的矛盾集中在我的需求上。我老公是在我生二寶前辭職的,當時他信誓旦旦地說,之所以辭職是為瞭在傢照顧我,把之前老大小時候他忙於工作沒機會在傢幫忙的缺兒給補上。這確實把我的胃口吊高瞭,我的期待也隨之高漲。這種高的期待導致我在發現我的需求超過瞭他的所作所為時就會失望。後來在老二1個月大的時候我終於受不瞭瞭,抱著他狠狠哭瞭一通,把我的感受和他溝通瞭一次。這次溝通很重要,雖然他也會“不合作”,但沖突確實要少瞭很多,他也能更多地看到我的“需要”。

  我的擔心

  我在要孩子之前是有糾結的。我擔心自己沒有精力帶、會影響事業發展、前3年會太過疲憊。我總在問自己:再生一個孩子的困難我是否能承擔?我仔細想過,我所有的擔心都是心理層面的,錢的問題我倒是沒太考慮過。雖然我們的錢現在並不多,但是我想,早晚都能解決的。

  傾訴主角3:

  姚姚(大兒子5歲,小兒子1歲)

  生老二,是誰的選擇?

  生老二,是我的想法。老公也想要,但是擔心兩個孩子生活壓力太大,也擔心搞不定兩個孩子的生活。我說,既然我們都想要,就看看這些困難能不能克服吧。其實到這裡問題就已經不大瞭,我們很快決定要老二。

  而四個老人都強烈和一致地反對。老人們的反對強度之大超出瞭預期,當然初衷還都是出於對我們的愛護。還好,二寶出生後他們都很喜歡,我猜他們心裡多少還有點內疚吧,畢竟是一個小生命。

  大寶的心情

  懷孕的過程中,大寶經歷瞭一個短暫的高興和興奮,還有向往(他給老二起瞭個名字叫卡門,他希望生個弟弟或者妹妹,能像《卡梅拉》書中的卡門一樣可愛)。之後也有過短暫的擔心,擔心我們生瞭老二之後不管他瞭。不過這些擔心都是非常短暫的,這個年齡的孩子,如果事情沒有發生到自己身上來,就並不會真正困擾他們。但是淺淺的一些擔心還是有的。

  我的經驗

  回想起來,生老二之前,最好的準備工作,就是記錄二寶出生之前的快樂,支撐自己的信心。因為二寶出生後,當生活秩序被打亂,情緒問題、喂養問題、兩個孩子的相處等等,很多問題接踵而來,需要更多的是信心。我們需要作為父母的自信力,孩子需要新的角色的信心,需要父母的愛的確認,而這就是我們需要準備的重點。

  我的擔心

  我和老公真的會有擔心。老二在肚子裡時,我們大概隻擔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我們擔心比較多的是大寶。我們一直在做準備,既想幫大寶做準備,又擔心這種恐慌會適得其反。好在,我們工作都很忙,我們的準備工作也都放在瞭“如果大寶很痛苦,我們要想辦法緩解孩子的壓力,給孩子足夠的情感關懷”上瞭。但是我心裡還是隱隱有些擔心,還是很不願意讓我的寶貝去經歷痛苦,尤其是當我預見到這種痛苦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的時候,我感覺到心疼瞭。

  專傢點評

  生不生第二個孩子?這個問題越來越困擾原本一個孩子都不想要,但是生瞭老大卻上瞭癮還要生老二的城市白領、城市金領以及成功人士瞭。目前父母最擔心的問題,往往針對老大的。老二生之前或者生之初,媽媽總是擔心老大的感受。

  顧慮1:“我們不想讓孩子遭受到……”

  事實上 我們在回避生活的真相。

  我們不能忍受孩子遭受痛苦,我們自己也不想經歷和面對生活中的痛苦,因此我們無法瞭解生活的本來面目。這並不是針對老二問題特有的想法,很多時候我們都是這樣的一種思維模式:當我們瞭解到事物的消極面時,往往希望這樣的事情不要發生,希望可以規避掉風險,而不是通過瞭解事物的本質後,去思考如何來面對這樣的局面。前者是希望盡力去避免發生,而後者是盡力去將發生的事情的積極面發揮出來。

  顧慮2:“生老二,老大自然會有很多不適應。”

  事實上 其實我們不能接受的是變化。

  看起來你擔心的隻是老大的不適應,其實,老二的到來全傢都會不適應,都會經歷一個結構性調整所帶來的變化。

  當又一個小生命出現在傢庭時,全傢人都要一起來面對新的變化,這跟第一個孩子出世時其實是一樣的——傢庭結構面臨重要的改變和調整,傢庭中的每一個人都需要適應新的角色。

  所不同的是,在生第一個孩子時,大人們就已經開始適應這個新的角色瞭,而生瞭老二之後,第一個孩子才需要去理解和適應當老大的感覺,這是一個全新的角色。

  說穿瞭,我們不能接受和適應的是變化,而我們一直希望回避的是痛苦。

  但是無論我們怎麼想,生老二是我們作為父母的人生選擇,每個選擇的背後都有獨特的結果,快樂與痛苦並存。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應對痛苦、回避真實時,留給我們的隻有浮在生活表明的糾結,不上不下的困惑。

  顧慮3:“老大要體驗有瞭弟弟妹妹後的一切感受。”

  事實上 要確信老大的“不舒服”是有價值的。

  老大會體驗到什麼?興奮,好奇,擁有和長大的驕傲感,還有心煩,嫉妒,被打擾的生氣,被冷落的痛苦……

  是的,這裡有很多不好的感受,會有痛苦,但這裡也蘊含著巨大的契機,幫助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在痛苦中誕生瞭一個深刻的角色——為人兄姐。

  在這個角色裡,他會瞭解責任,也有機會從父母那裡言傳身教習得關愛。他開始有機會理解愛與被愛、責任與權利。

  總之,痛苦出現在人世間,本就帶著幫助人們成長的使命而來。文:王瑤、沈顏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