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獨生二胎放開,算筆島城生育成本賬

  都說生孩子經濟壓力大,那麼究竟有多大呢?

  記者調查發現,在島城養育一個孩子雖然沒有網傳的那麼高,但花費著實也不低。孕期產檢加生娃:目前在青島的生產費用大約為:順產3000元,剖宮產5000元,月嫂費用為3800元到4500元,月子期間產婦的飲食花銷也在兩三千元。這樣一來,產前的費用加上生產時的費用加月嫂費用加月子期間的飲食費用,一共需要花費約兩萬元。而入園和小學,奶粉占大頭,幼兒園之前,奶粉錢是最多的。”

  傢住李滄區的東東媽媽告訴記者,自己的孩子一歲半瞭,尿不濕已經不用瞭,“從一歲斷奶以後開始喝奶粉,190元一桶,900克,10天喝一桶,有的時候喝不瞭10天,一個月得600塊錢”。再加上小孩的衣服需要質量好的,“巴拉巴拉、博士蛙、托馬斯、巴佈工程師等等,尤其是夏天,都給他買好點的,便宜的容易起球、有味,不過牌子的衣服我也都是趁著打折的時候多買點,一年大約需要一萬五。”

根據調查情況記者發現,從出生到入園的小寶寶,三年的基本花費大約在4萬元,“中等收入水平,工薪階層一般在這個數額,要是經濟條件好,那就另當別論瞭”。我們上的是公辦幼兒園,一個月560元,飯費220元”;“我們一個月也在700到800元之間”,記者采訪瞭幾位上幼兒園小朋友的傢長,大傢表示,這個年齡段的孩子花錢不多,“要是上私立幼兒園,那托兒費就高瞭,得是三倍”。這個時期的小朋友吃飯跟大人一樣,零食、衣服的花銷按照一個月800元來算,也基本夠用。“為瞭讓他多學點東西,長長見識,認識更多的朋友,我們給孩子報過輪滑班、鋼琴班、繪畫班”,每個班的花費也在800到1000元之間。不過,傢長們普遍反映,這一時期孩子也算比較省心,“不過這個時期小孩兒容易生病,醫藥費不能算在內,各傢情況也差距很大。”

  孩子上初中,輔導班成為必選項,“光初一初二這兩年就花瞭7萬,隻是學校這一塊兒,還不加傢裡這塊花銷”,在超銀中學剛剛上完初二的小文的媽媽告訴記者,學費、生活費,校車費,輔導班的費用,再加上班裡買文具,參加點公益活動,出去旅遊,“我都一一記著呢”。“學費一年一萬二,生活費一個月220元,就是中午一頓飯錢,校車一個月440元。輔導班的,一節課50元,上瞭三個,化學、物理、英語、再就是出去參加些競賽、出去旅遊、冬令營、夏令營,連交費加帶的現金,一次3000元,第二次3000元,第三次4000元。每年暑假寒假都有,還有拓展營,我感覺我們傢小文屬於青島市高消費的瞭。”小文媽媽預計,孩子上三年初中,得花10萬元。高中大學,主要是學費,“我一年學費3400元,還有的專業3700元,還有的5000多元,不同專業都不一樣”,青島大學小張告訴記者,大學每年學費大約為四千元,再加上住宿一千元,每月吃飯花銷大概為六百元,“電腦、手機都一定要有,四年大約花費五六萬”。記者調查發現,目前的大學生年花費1萬元的已經是非常節約的瞭,多數學生的四年花費為六萬元左右。但有的學生一年的生活開銷得兩萬多元,四年算下來得十萬多元。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島城相關生育專傢表示,符合條件者應根據自己傢庭條件選擇,畢竟“生個孩子不過多雙筷子”的說法在島城已經不存在瞭,想讓自己的孩子在比較高質量的生活環境中成長,經濟因素是個避不開的話題,單獨生二胎,還得量力而為。記者 吳璟

  中央決定啟動實施“單獨兩孩”政策,夫妻有一方是獨生子女,可以生育兩個孩子。有人在談及這一政策時,稱“真是幸福又糾結”。如果有兩個孩子,他們互相照顧,將來養老的壓力也能分擔。然而,在“養孩子比買房子還貴”的當下,“孩奴”、“二次啃老”又讓很多人糾結。生或不生,是個問題!

  之前罰款也要生,這下名正言順瞭

  “之前決定,罰款也要生二胎,這下可名正言順瞭。”“單獨兩孩”政策一公佈,已育有一女的“80後”母親畢薇很高興。畢薇夫婦不符合“雙獨兩孩”政策 —— 愛人是獨生子女,而畢薇有弟弟,但他們“特想要兩個孩子”。

  談及原因,畢薇說,過春節時,自傢的氣氛明顯比愛人傢熱鬧、溫馨;有弟弟照顧母親,自己在外生活也能放心。“我周圍還有人是公務員或在事業單位工作,此前為生二胎而辭職的。”

  “80後”獨生子女孫菲表示:“一個都不想生,別說兩個瞭。”她覺得自己和愛人現在的生活狀態挺好,“想幹嘛就幹嘛,可以有‘奮不顧身’的愛情,也可以有‘說走就走’的旅行,我們確實還沒有做好要一個孩子的準備。”

  有人擔心放開“單獨兩孩”後,生育率會反彈。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認為,短期生育率可能略有反彈,但長期來看不會大起大落。“現實環境的制約,育兒成本的提高,讓很多年輕人不會盲目生育。”

  一對夫妻養6個人,累死瞭

  “奶粉貴、看病貴、入托貴、擇校貴、買房貴”是一些人是否生二胎猶豫的原因。對於生二胎,經濟問題是劉玉梅夫婦最大的顧慮。“在北京養個孩子,一個月輕輕松松就得花上千元,上個幼兒園每月學費都是一千多元,更不用說奶粉錢,還有生病吃藥等。”在北京一傢事業單位工作的劉玉梅說。

  在北京某機關工作的王女士雖然是獨生子女,但她表示不願意生二胎,壓力太大。“一對夫妻要養6個人(4個老人、2個小孩),這不是要累死的節奏嗎!”

  自從2011年5月懷上兒子橙橙到現在,鄭帛已投入不下10萬元,包括懷孕期間就近租房4萬元(為離單位近,不擠地鐵),產檢生產費用1萬元,早教費、玩具費、圖書費2萬元,奶粉錢1萬多元,服裝、紙尿褲等費用1萬多元。盡管兒子的出生帶來不小的開銷,但他們還是非常堅決地想要第二個孩子,“希望兒子能夠體會到手足之情。”

  “要提振生育率到適度水平,就要幫助傢庭降低生養成本。”穆光宗說,目前生育成本太高,傢庭養育成本應部分外部化、社會化,由政府承擔一定的成本,比如延長產假、增加生育津貼等。

  孩子將來不孤單,有事可以相互商量

  有人說,我們這代人已經太累瞭,再生兩個孩子,養而不教,教而不善,結果是害人(孩子)害己,勞碌一世不算,老來也不得清凈,實在劃不來。針對父母“想抱孫子”的追問,孫菲給瞭父母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們結婚時你們出錢給買房,已經“啃老”瞭。如果再生孩子,又沒有時間照看,請保姆也不放心,還要“二次啃老”,有些不忍心。

  但也有人認為,劃得來。33歲的北京市民鄭輝符合“單獨兩孩”政策,願意生二胎。他說,孩子將來有伴瞭,不孤單,有什麼事可以互相商量。“尤其是將來一個孩子長大後要面對四個老人,壓力多大啊!”

  當前,我國低生育水平穩中趨降,人口結構性問題日益突出。穆光宗說,從人口經濟學角度看,生育是一種預期有回報的投資行為。養兒防老、積谷防饑,古有明訓。“單獨兩孩”可以讓一些傢庭規避獨生子女的很多風險;對國傢來說,有利於遏制少子老齡化、性別比失衡和人力資源短缺等不良趨勢。

  隨著“單獨兩孩”政策的推出,也會帶來一些社會問題。

  “比如過去一方是獨生子女,超生瞭但沒上戶口;過去生一孩但被要求做瞭絕育手術的,現在的政策怎麼樣界定,肯定還有很多新問題、新難題需要明晰和回應。”研究人口經濟學的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表示,生育政策的調整肯定會讓社會付出一些利益成本,但新政策的推進過程中,如何前後銜接、配套跟進,需要周全妥善的政策設計,避免造成新矛盾。據新華社

  ◎專傢 廣東可能率先實施,明年將有1/3省份跟進

  多位專傢表示,“單獨二胎”政策最快有望年底就啟動,啟動“單獨二胎”還需地方政府政策配套,否則會帶來系列生育問題。

  南開大學人口發展與研究所教授原新表示,《決定》提出的是政策的頂層設計,具體的還需要各地落實。首先如果調整生育政策各地就必須先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條例》如何修改主要取決於各地對人口形勢的把握和研究。

  他認為,各省改革的步伐不會太久,越拖會越被動,最先采取行動的有可能會是廣東。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表示,因為目前我國各地執行生育政策的情況不一樣,有的地方是一孩政策,有的是一孩半政策等。所以,啟動時間沒有辦法“一刀切”。但是啟動的時間過程不會太久。他表示,最快有望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各地召開兩會的時候,《條例》調整就有望提上日程。預計2014年大約會有1/3的省份啟動“單獨二胎”政策。

  據新華社

  ◎鏈接 我國各地現行生育政策

  一孩政策

  包括絕大多數城鎮居民;北京、天津、上海、江蘇、四川、重慶6省(市)的農村居民。

  一孩半政策

  指農村夫婦生育第一個孩子為女孩的,可以再生育一個孩子。包括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貴州、陜西、甘肅等19個省(區)的農村居民。

  二孩政策

  各省(區、市)都規定,雙方均為獨生子女的夫婦可以生育兩個孩子;部分地區的農村居民普遍可以生育兩個孩子。包括海南、雲南、青海、寧夏、新疆等5省(區)的農村居民;天津、遼寧、吉林、上海、江蘇、福建、安徽等7省(市)規定,一方為獨生子女的農民夫婦可以生育兩個孩子。

  三孩政策

  指部分地區少數民族農牧民可以生育三個孩子。包括青海、寧夏、新疆、四川、甘肅等地區的少數民族農牧民,海南、內蒙古等地前兩個孩子均為女孩的少數民族農牧民,雲南邊境村和人口稀少的少數民族農村居民、黑龍江人口稀少的少數民族居民。

  特殊政策

  西藏自治區實行特殊的生育政策,藏族城鎮居民可以生育兩個孩子,藏族及人口稀少的少數民族農牧民不限制生育數量。據《北京晚報》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