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溶血不是洪水猛獸

  過瞭一周,阿梅給我發來第三封郵件:

  葉哥,您好!

  呵呵,還是叫葉哥比葉醫生親切。

  看到你深夜瞭還回復我的郵件,我很內疚,你這麼忙還打擾你,真的不好意思!字裡行間我看到的不單是一個醫生的責任,還感受到一個朋友的關心,衷心感謝!

  “與其哭著等待明天之死,還不如笑著開心過好今天!”說這話的大姐很偉大,是的,生不出孩子又不是絕癥,我幹嗎要這樣晦氣呢?人傢癌癥晚期,連命都朝夕不保,還這麼樂觀。謝謝葉哥與我分享!

  我媽也常和我說,女兒啊,你們那麼年輕,現在技術發達,肯定有孩子生的,努力去配合醫生的治療。

  還是自己的媽好啊。

  葉哥,請不要取笑我,其實我還有一個弱智問題,就是我和老公的血型以及生肖都不合,我是O型,老公是A型,不知道懷不上與這個有沒關系?老公傢認為我們八字不合,我覺得這也是在找讓我倆分開的理由吧。

  老公已經去查精子瞭,等復診再帶去給你看看判斷一下。我打算下周國慶期間去找你復診,不知能否掛到號?你的號不是一般地難掛。

  謝謝葉哥能和我聊!

  阿梅

  2007年9月28日

  阿梅,你好!

  看到你心情改善瞭,葉哥很開心啊。

  樂觀開朗會創造生命的奇跡,那位得瞭癌癥的大姐,我應該叫她妹才對,7年過去瞭,現在還好好地生活著,每天都還是那麼開朗,現在每個月都過來找我開中藥繼續鞏固治療。

  懷孕的事情也是這樣的,我這裡也有很多所謂的懷孕奇跡,她們要麼被我宣佈不可能懷孕瞭,要麼隻能選擇試管一條路,但是她們最終還是自然地懷上瞭,這確實是奇跡。但是奇跡的產生不是無緣無故的,我覺得自己內心的強大不屈,敢於面對現實,敢於面對一切面前的困難,才可能有奇跡發生。其實,你的狀況雖然相對麻煩,但是還沒有達到需要用奇跡這兩個字來形容的地步。

  至於你提到的生肖問題,社會發展到今天,我們不應該繼續受到一些愚昧落後觀點的影響,生肖問題根本與生育無關,因為這個生肖問題誕生瞭不少人間悲劇,建議你別糾結這個問題瞭,呵呵,我想你傢阿強應該也不會糾結的,至於老人們的嘮叨,就當成是在關心你們就是瞭。血型問題是有一定醫學道理的,你有興趣可以去我的博客看看相關的內容。不明白的可以復診時再和我交流。

  國慶期間我有出診,可以去看看博客上的公告。

  晚安!

  葉哥

  2007年9月28日

  這次阿梅的郵件提到2個問題,一是血型問題,二是生肖問題。

  第一個屬於醫學范疇,需要科學客觀地去面對和理解;第二個屬於民間傳言,需要現實去證實糾正,就不在這裡討論瞭。

  隨著大傢接受信息來源的途徑增多,越來越多的人將血型問題看得很重,一旦查到夫妻之間存在某種血型“不合”,就緊張焦慮,甚至扼斷一段美好的姻緣。

  曾經接診過一對愁眉苦臉的年輕人,看得出他們的內心是非常著急的,但是從他倆手拉著手的情況看,應該是感情很好的一對。瞭解情況後,原來就是這個血型問題惹的禍!女方是O型,男方是A型,他倆本沒什麼,但是男方傢裡不知如何得知血型不合問題,竟然不同意他倆結婚!這次來找我就是要徹底咨詢一下有關血型的問題。經過解釋溝通後,終於明白,原來O型女和A型男結婚,寶寶其實大多數是安全的,隻是很小一部分會出現溶血問題而已,並且這種幾率與別的寶寶發生別的問題的幾率是沒啥差別的。我在病歷上寫下瞭部分交流的內容,讓他們拿給父母看看,一年後,這對年輕的夫妻生下瞭一個健康可愛的小天使。

  母胎血型不合主要有ABO型血型不合和Rh型血型(俗稱熊貓血型)不合兩類,漢族人群中以ABO血型不合多見,癥狀較輕;其中女性較男性多(約3∶1)。我國統計的ABO血型不合妊娠占總出生數的27.7%,其中20%發病,但有臨床癥狀者僅占2%~2.5%。因此對於ABO血型不合問題,其實是不需要擔心的。

  血型不合的夫婦,隻要孕婦定期產檢,檢查血中有無相應抗體或抗體水平是否顯著升高,便可大致知道胎兒是否安全。在寶寶分娩後,醫院會監測寶寶的黃疸指數,必要時予以及時處理。

  一定要讓傢人明瞭你的治療方案

  2007年的國慶節,阿梅和阿強第二次來到瞭第九診室找我。

  這次他們掛到號瞭,在黃昏的時候輪到他們瞭。

  “葉哥,我們來瞭!”

  我抬頭看,哇噻!這次與上次完全不一樣的感覺,阿梅阿強這對小年輕竟是笑著進來診室,好像不是來看病而是來和一位大哥約會般,不變的依然是手拉著手。

  “葉哥,這次來,就想您給我們一個詳細的治療計劃,我們一定非常配合您。”人都還沒坐下,阿梅的嘴巴已經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坐吧,把阿強的檢查報告拿來看看。”我平靜地說。

  “葉哥,在這兒,您看看。”這次是阿強說的,這哥們也學老婆叫我葉哥瞭。

  我認真地看瞭阿強的精液分析報告,年輕就是年輕,各項指標都挺好的,液化時間、密度、總活力、a級比例、畸形率、酸堿度等等,全都是教科書上的標準值。

  “葉哥,咋啦,沒事吧?”兩口子看到我認真看報告不出聲,竟然異口同聲問。

  “琪琪,你看,這份報告,全都是精兵強將啊,基本都是特種兵,不錯。”我微笑著對坐在旁邊的美女助手琪琪說。

  兩口子松瞭口氣。

  我已經有瞭治療的建議,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需要弄清楚,就是阿強傢裡還能給他倆多長時間去等待。但是這些敏感話題如何啟齒呢?看著現在他倆滿懷信心,如果一次的語言交流不慎,或許就會給他倆造成新的困惑。

  “現在看來阿強基本排除掉問題瞭,你們懷不上問題確實是出在阿梅身上,不過,阿強,這些問題也與你有關啊,這點你清楚吧。”

  “葉哥,我明白,所以我一直都和父母解釋,即使最後生不瞭,我也不會和阿梅分開的。”這哥們兒還在我面前表決心。

  “懷孕這件事呢,有些人很簡單,有些人需要時間,需要接受各種醫學治療,包括藥物、手術,甚至最後試管,並且試管也不可能保證一次成功的。”我因勢利導,讓他們清楚,急是不會有效果的,隻能耐心去等,耐心去走每條需要走的路。

  “葉哥,我們已經想清楚瞭,大不瞭就不生,大不瞭就分手,您告訴我們怎麼治療吧。”阿梅還挺大方的,看來沒啥思想包袱瞭,好事。

  “按照阿梅的情況,我初步這樣考慮,宮腔鏡腹腔鏡手術是必需的,術後再用中藥治療,如果還不能懷上,接著就是做人工受精,還不行就接著做試管,但是每個步驟都需要時間!”我把治療建議說瞭。

  “那能不能早點安排手術?”兩口子又著急瞭。

  “下個月,月經幹凈瞭就找我安排,這個月繼續吃中藥調理身體吧。”

  在他們拿著藥方離開診室後,助手琪琪不解地問我:“老師,她月經不是剛剛幹凈嗎,這時做手術不是很好嗎?”

  “琪琪,手術雖然對我們來說天天做,已經習以為常,但是作為病人,讓她們接受手術需要一段時間,並且最好讓給她們造成壓力困惑的傢人也知道我們的治療計劃,如果能獲得傢人的理解和支持,那麼有助於以後的懷孕,畢竟懷孕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並不是做瞭手術就可以達到目的的,要知道,我們隻是在幫助人傢創造懷孕的條件,很多我們無法控制的因素往往也會影響懷孕的,比如傢裡的壓力這些。你忘記瞭,頭兩個月那位做瞭手術的姑娘,因為瞞著傢裡來手術,出院後被男方傢裡知道,認為都需要手術瞭,肯定懷不上,還不是被逼著離瞭,早知如此,我還不如不幫她做。唉!你要永遠記住:處理生殖問題不單單是針對疾病病因,而是要考慮到很多非疾病因素,不然我們會遺憾的。”

  “明白,老師。”

  轉眼間到瞭南方的初冬,阿梅按時過來手術瞭,陪著她的有阿強,還有兩位外表慈祥的中年人,原來是阿強的父母,看來傢裡的事情這哥們兒還真的去努力做工作瞭。和阿強的父母交談,發現他們也不是無理取鬧的人,隻是因為傳統思想在作怪。我完全可以理解父母之苦心,其實,天下父母哪位會坑自己的孩子呢?誤解可能來源於思想的不同、認知的差異而已,隻要坦誠相待,都可以得到諒解的。我們年輕人,應該理解父母的心情,作為父母也應該多體諒年輕人的思想。

  奇跡有時就是這樣誕生的。

  手術的結果與我之前的判斷是一致的:子宮腔粘連,肚子裡粘得一團糟,輸卵管一側靠近子宮處堵塞、另一側遠端傘部積水,肚子裡面的腹膜散佈著很多子宮內膜異位癥的病灶。手術中沒有很困難的操作,就是幫阿梅的子宮、肚子清理垃圾而已。

  做瞭多年的不孕不育專科醫生,我給自己的定義就是:隻能有一次並且不能出錯的機會,使用先進手術器械去清理很多生殖垃圾的教授級清潔工。

  做完手術,阿梅肚子裡已經幹幹凈凈,但是留下很多手術的痕跡,生命的種子能否在這個已經是傷痕累累的環境下發芽長大,我心中沒底。我心裡想,看來阿梅的懷孕還真的隻能等待奇跡瞭,唉!

  術後如期恢復,按時出院,出院前我又開瞭半個月的中藥給她,讓她下次月經幹凈後復診,並且到時就可以同房試孕瞭。

  做完手術,找到病因並做瞭處理,阿梅很高興,覺得離懷孕的那刻不再遙遠瞭。

  遙遠不遙遠,說實在的,隻有我自己清楚。

  按照我自己的經歷和總結,像阿梅這樣的病情,自然懷孕的總體幾率不超過20%,當然,也許阿梅就屬於這20%之內的人。隻有時間來證明瞭。

  不知道阿梅是如何覺察到我內心的,或者查房我講解給學生聽時不經意地流露瞭出來,阿梅在出院的那天,竟然提出和我握手,並且開心地說:“葉哥,謝謝您能親自幫我手術,我知道病變很嚴重,即使手術瞭也不一定能懷孕,但是都盡力瞭,希望不久可以送紅雞蛋給您吃,如果以後懷不上,我也謝謝您曾經幫我做瞭手術,帶給我希望。”(南方地區生瞭孩子的,都需要把煮熟的雞蛋染成紅色,送給親戚朋友吃。)

  “希望可以吃到你的紅雞蛋。”我還是給瞭她信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