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前檢查,到底需不需要做?

  一年前的一個夏夜,診室外榕樹上的蟬鳴聲聲,下午的門診看到晚上9點終於結束,正和學生們說笑著準備熄燈下班,門外突然走進一對年輕的小夫婦,看年紀二十六七吧。

  有點蓬頭散發的外表掩蓋不住女方的天生麗質,垂頭喪氣的表情下還是可以看到男方的帥氣。

  “葉大夫,能幫我們看看嗎,我們從清遠(廣東的一個地級市)過來的,掛不到號,等瞭你一天瞭。”聲音裡聽得出他們內心的期盼與著急。

  “好吧,請坐。”我雖然有些疲倦,但還是盡量保持平靜。

  女方坐瞭下來,那位哥們兒站在她身後,這時我看到瞭一個小動作——他倆的手是牽著的!我叫瞭亞麗助手搬過一張凳子,“哥們兒,請你也坐下吧。”

  “怎樣,找我是為瞭……需要我幫助解決你們哪方面的問題?”

  “葉大夫(那個時候還不敢叫我葉哥),我倆戀愛5年,結婚2年,一直懷不上,雖然感情非常深厚,但是如果沒有孩子隻能離婚,幫幫我們吧。”

  2年,就想到離婚?看他倆的表現還挺恩愛的嘛。

  “葉大夫,我老公是獨子,傢裡著急啊,我也能理解傢婆心情。”

  唉!還沒問病史呢,就先弄個傢庭問題出來。看來應該比較嚴重瞭。

  “別急別急,我問一下情況,看看等會兒能否給你們一個建議。”

  婦科病史:經帶胎產詢問中……

  “結婚2年瞭你們都是住一起呢,還是經常兩地分居啊,阿梅?”看過就診本,我知道她姓名瞭。現代的生活工作方式復雜多變,婚後兩地分居的很多,因此首先需要瞭解這個情況。

  “葉大夫,我們婚前就住一起瞭,偶然因為工作出差短時間分開。”挺爽快的回答。

  “有做過孕前檢查嗎?”

  “沒有啊,不過我們做過全身體檢的,都沒事。”

  普通的健康體檢並非等於針對生育的優生檢查。影響生育的因素篩查不可能作為孕前的常規檢查,除非達到醫學上的生殖障礙,才需要做全面的相關檢查去尋找原因。

  但是,婚前的檢查是必要的,這既包括瞭普通的健康檢查,還要包括某些常見的先天遺傳疾病(比如地中海貧血)排除檢查,傳染病、性病檢查,先天生殖器官發育不良檢查。有不少人因為過度重視孕前檢查,結果是花瞭不少錢做瞭一大堆與生育無關的各種檢查,也有些人又會“激進”地做一些時髦深奧的與生育有關的檢查,例如免疫相關抗體、輸卵管方面的檢查等,這些檢查對於沒有達到生育障礙程度的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並且部分檢查是有創檢查,甚至會引發一些可能影響生育的並發癥。所以,對於年輕夫婦,平時身體健康,婚檢正常,有生育要求時放松試孕就可以瞭,不用糾結要不要所謂的孕前檢查。

  “好,等會兒我看看這些檢查單。那你倆夫妻同房都正常吧?”這個問題臨床醫生有時會忽略,但是在生育上,夫妻同房問題是很關鍵的因素。

  “我們都正常,沒啥事。”阿梅嘴裡回答我,頭卻轉向站在背後的丈夫。

  “你從來沒懷過吧,阿梅?”

  阿梅猶豫瞭一會兒,眼光閃過一絲憂鬱,是否我的話觸動她傷心之處瞭?

  “戀愛時我們避孕失敗,有過2次,刮宮瞭。”阿梅的丈夫有點不好意思,低著頭,但還是比較大方地說瞭出來。

  我出於職業習慣,問:“你們用什麼方法避孕?”

  “吃緊急避孕藥,一年用過幾次吧,好像。”

  唉!我內心感嘆,我們的醫學科普缺失啊。

  “那你現在月經情況怎樣?”

  “從第二次刮宮後就越來越少,但是每個月還會來一點,基本用護墊就可以瞭,但痛經比較厲害。”

  “找過醫生檢查治療過嗎?”

  “找過3傢醫院,做瞭很多檢查和治療,看,都在這兒呢。”

  阿梅從挎包裡拿出厚厚的一疊檢查單。

  我清點瞭一下與生育有關的一些檢查:內分泌激素4次、支原體衣原體檢查3次、通水3次、B超N次、造影1次、宮腔鏡檢查1次、宮腔鏡插管通液1次,還有其他一些可有可無的檢查。

  性激素檢查目的是為瞭評估卵巢功能狀態,客觀瞭解卵子情況,應該列入正常女性人群常規體檢項目,即使月經正常,也建議檢查,這個是檢查懷孕硬件的最為重要的一項。阿梅的前面2次性激素檢查完全正常,後面2次檢查提示有卵巢功能不好。

  支原體衣原體檢查目的是為瞭排除感染因素對生育的影響,但是目前把這個問題嚴重化!衣原體屬於性傳播疾病范圍,需要檢查和治療,但是檢查陽性率其實很低的,目前大量檢查出陽性的是支原體!大量的事實證明,超過30%的正常成年女性的陰道分泌物中可以檢測到支原體,可以認為支原體屬於陰道正常菌群的一種,隻有在一定的條件下才會形成疾病,也就是說,如果你沒有任何不適,也沒有證據證明你的生育問題與感染存在關系,對於支原體是不需要治療的。阿梅第一次檢查結果顯示支原體陽性,接受瞭長達2個月的抗生素治療,可是結果復查還是陽性!

  通水是不孕不育中檢查的傳統手段,傳統認為可以瞭解輸卵管的情況,也同時有治療的作用。但是過多的反復的輸卵管通水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好處,因為本身它屬於有創傷性的檢查,反而可能引發其他並發癥——輸卵管炎與子宮內膜異位癥!還有,什麼B超下通水、宮腔鏡下通水(除非有別的原因需要宮腔鏡檢查)其實與普通的通水的結果是一樣的,不同的是費用增加很多倍而已。通水的準確率隻有不到40%,個人認為如果確實已經達到不孕癥的診斷,建議直接做一次輸卵管造影檢查,其準確率可達到90%。阿梅做的三次通水和一次造影加一次宮腔鏡下的通液,可能已經給她帶來感染的並發癥而影響到輸卵管。

  阿梅也做瞭很多次的B超檢查,其實隻有2次是必需的,一次是月經剛剛幹凈後,可以清楚地顯示子宮內的情況,屬於必做的檢查;另一次是在排卵前,看看子宮內膜厚度,也屬於必須做,其他的幾次我認為不需要。

  “葉大夫,怎麼樣?那些檢查結果嚴重嗎?”阿梅看到我皺著眉頭一張張翻閱著,著急地問。

  “是有些問題,我等會兒會一一給你解釋的。你的治療記錄呢?”

  阿梅再次拉開挎包拉鏈,拿出另一疊也一樣厚厚的病歷本。

  病歷本上除瞭記載上面的各種檢查資料外,其他就是治療瞭,我仔細一頁一頁地翻閱,最後得出一個結果,阿梅的治療就是一種方案:促排卵治療!

  阿梅接受瞭促排卵6個周期,並且全都是用高效的針劑促排。其實,像阿梅原來那樣,隻要性激素正常、月經周期規律,就可以認可不存在排卵障礙問題,也就是說,對於正常備孕來說,完全不需要去促排卵治療。過度的促排卵反而增加瞭損害卵巢的機會。

  我仔細看瞭這些報告檢查單,初步判斷,阿梅懷不上的最大原因就是生育的硬件出問題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