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卵巢輸卵管,一個“硬件”也不能少

  記得北京奧運會閉幕那天上午11點左右,我前往醫院南樓辦事,經過醫院門口駁接地鐵的小巴車站時,一位美麗的姑娘突然從側面把我緊緊抱住,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她竟然大聲地說:“葉哥,我愛死你瞭!”那時我可是穿著醫院剛發的嶄新的工作服(N年才發一次),周圍的人立刻擁上來,呵呵,看熱鬧是國人的喜好。我直冒冷汗,張開著雙手,低頭看看,原來,這位美麗的姑娘是阿梅,我的一位患者,我淡定瞭。

  “阿梅,怎麼瞭?放手唄。”

  沒想到阿梅抱得更緊,眼睛含著淚花說瞭一句讓我立刻又不能淡定並同時心悸的話:“葉哥,你終於把我肚子搞大瞭,我不放手!”

  我無辜的眼神環繞周圍,竟然發現周圍發笑的人群中有個熟悉的哥們兒——阿梅的丈夫,也站著笑瞇瞇看著我。

  我拼命用右手向他招手,趕快過來解救,可是這位哥們兒還真是站如松,天啊,不會傻瞭吧?

  1秒,2秒,3秒……5秒……10秒,阿梅終於放手瞭。我輕呼一口氣,整理瞭一下工作服,沒想到右側肩膀竟然被阿梅的淚水洇濕瞭。

  “喂,你還不過來,葉哥把我肚子搞大瞭,你還不過來謝謝葉哥?”阿梅又無厘頭地冒出一句讓我暈厥的話。

  圍觀的人貌似突然增多瞭,還有2位護士妹妹捂著嘴巴瞄著我低頭嘀咕著經過。明天,我又有新聞瞭,唉!

  阿梅的丈夫走過來,這次讓我徹底休克——他竟笑呵呵握著我的手說:“葉哥,謝謝!昨晚驗到中隊長的(懷孕瞭用驗孕棒驗尿會出現2條紅杠,稱之為中隊長),謝謝你把我太太肚子搞大瞭,謝謝!”

  哎呀!哥們兒,搞大阿梅肚子是你倆的事,與我無關,最多我隻是從旁協助而已!

  遇上阿梅夫婦,彼此從陌生到相互信任相互理解,到最後終獲成功,對我的醫生生涯來說也是一段難忘的經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