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健康不再遮遮掩掩

  【核心提示】

  9月13日下午,由中科院院士,湖南省心理、倫理、法學、生殖學等專傢組成的“生殖醫學倫理委員”議題討論活動在長沙生殖醫學醫院舉行。

  據統計,不孕不育目前已成僅次於腫瘤和心腦血管的第三大疾病,全世界不孕不育人群占育齡總人群的15%左右,僅我國就有250萬對夫婦處於這一狀況。

  對此,專傢在探討相關問題時達成共識:生殖健康,應引起高度重視。

  “自然受孕,是每一對育齡夫婦的願望”

  劉以訓(中國科學院院士、生殖醫學科學傢,長沙生殖醫學醫院首席專傢)

  “自然的東西最美,自然經過幾百萬年來的進化,其整個機制是完美的。所以,對於不孕癥患者,對癥治療後自然受孕最為理想。”劉院士指出,因種種原因,目前不孕不育的人越來越多,在治療上,也陷入一些誤區。

  試管嬰兒術是輔助生殖技術,是基於病人有缺陷瞭,就盡量去模仿這個自然的過程進行生育,但仍然難以達到自然完美的程度。

  “自然受孕,是每一對育齡夫婦的願望。”劉院士介紹,人工授精術和試管嬰兒術,適用不同的患者,在臨床應用上是不一樣的。如果患者隻需通過人工授精術,就能自然懷孕,是最為理想的。

  “減少生殖器官疾病的發生,這是妊娠的基礎。”劉院士強調“生殖健康”的重要性,他提醒育齡女性,最好在35歲前解決生育問題。而男性,睪丸產生精子需要比正常體溫37℃低1℃至1.5℃的環境,因此要懂得避熱;此外,生精功能與營養水平、生活習慣密切相關,不要長久駕車、過多地騎自行車、摩托車,因為這會損害生殖健康,影響生育能力。

  “優質的基因,源於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

  曹中平(湖南師大教育學院心理學系教授、碩士生導師)

  “我從事的是發展心理學研究,過去稱兒童心理學研究,即從胎兒開始,研究畢生發展心理問題。”曹教授認為,遺傳的素質問題,源於優質的生理素質即基因,還源於優質的心理素質。

  怎樣獲得優質基因?一旦夫婦雙方或一方出現生殖缺陷,應借助科學方法補救。還有社會因素,最主要在於育齡夫婦雙方應擔當責任。

  從心理學分析,獲得健康寶寶,是每對年輕夫婦的願望,但要註意:第一,要尊重科學,註重生殖健康即生理健康。第二,要重視心理健康,避免因不良心理因素造成不孕不育。第三,不孕癥夫婦及傢人,應樹立良好的心理態勢,切忌求神拜佛,或采用民間偏方;要相信科學,放下“求子心切”的心理包袱,更要避免無謂的傢庭吵鬧,避免由此引發婚姻破裂。

  此外,社會應給予更多包容,給年輕夫婦創造良好的生育環境,“急於生育”、“怕生育”、“做丁克傢族”等,這些都沒有尊重人的發展規律,應引導年輕夫婦適時生育,從容不迫完成人生過程。

  “受試者利益即患者的利益,是至高無上的”

  李倫(湖南師大倫理學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

  生殖醫院為什麼要有“生殖醫學倫理委員會”?李教授認為,倫理委員會是一個“咨詢、審查、監督”的機構,生殖醫學倫理來源於醫學實踐,是對醫學道德關系、意識、行為的概括和說明。

  進行醫學倫理科研,直接關系到受試者和人類的生命健康。例如,生殖技術可以治療不孕不育,有利於婚姻傢庭,有利於計劃生育等。但生殖技術也可能引發倫理問題,如能否商品化、是否導致人類倫理關系混亂、是否會破壞自然法則、或可能被“錯用”和“濫用”等。

  “其中,患者的利益是至高無上的。”李教授舉例說,如“代孕”,就是對生命的不尊重,把人淪為“造人機器、工具”。而從“精子庫”采用“他精”,從科學上講是別無選擇的,但生殖醫學倫理委員就要對其進行“道德規范條理化”方面的審查、監督,而不是純粹憑良心處事。

  “醫學倫理道德的要求,遠比法律要高”

  劉大華(湖南中醫藥大學法律教研室主任、主任律師)

  早幾年,韓國生物科學傢黃禹錫,他領導的研究小組接受瞭兩名下屬女研究員捐贈的卵子,並向其他被采集卵子的婦女提供酬金,構成非法買賣卵子罪。外界認為,韓國無視國際醫學倫理道德標準。

  劉主任表示,“醫學法,是以保護公民生命健康為宗旨的法律。然而,生殖醫學倫理道德的要求,遠比法律要高。”

  比如說,父母有遺傳疾病,法律沒有規定禁止生育,但考慮到後代健康,醫學倫理委員會就會進行疏導性幹預,會給當事人分析“生殖健康”對後代的利弊,在治療上,給當事人以知情權。總之,違法的,就肯定違背瞭醫學倫理道德。韓國的“卵子風波”醜聞,就是個教訓。記者 楊蔚然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