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囊卵巢綜合征治療別拖到生育期

  研究顯示,廣東青春期患者體重指數正常但腰圍粗,初潮三年月經仍稀少,患多囊卵巢綜合征可能性高

  隻有“肥妹”才會得多囊卵巢綜合征?未必!記者從日前舉行的一個多囊卵巢綜合征研討會上獲悉,研究顯示,華人患者的肥胖程度遠比白種人輕,中國南方患者體重指數平均值明顯低於北方,可能受飲食、地域等因素影響。其中,廣東青春期女患者往往體重正常,但腰圍肥胖,一改人們對這一疾病是“肥妹專屬”的傳統印象。

  專傢指出,多囊卵巢綜合征作為最為常見的女性內分泌疾病,可造成不孕、頻繁流產,其最佳幹預時機在青春期,而非等到計劃“造人”前。如果女孩初潮兩三年後,月經仍稀少或者出現閉經,患多囊卵巢綜合征的可能性在五成以上,應盡快進行治療。

  醫學指導/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內分泌學組副組長、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婦產科主任楊冬梓教授

  廣東患者特點:

  體重正常、腰臀比超標



  多囊卵巢綜合征是女性婦科常見病,由於排卵功能紊亂或喪失排卵功能,體內雄性激素過剩從而導致高雄激素血癥,患者常出現月經周期不規律、不孕、多毛、痤瘡、肥胖。在人們印象中,肥胖是這類患者的典型特征,過往研究顯示,肥胖患者甚至可占到六成。

  “我們進行的大樣本研究顯示,廣東青春期患者的突出特點是外表不胖,體重指數甚至不到23,但腰圍粗,腰臀比超標。”楊冬梓表示,通常患者的腰圍大於80厘米,腰臀比大於0.85。這種中間型肥胖又稱為“男性肥胖”,原因是患者體內雄激素過高,導致脂肪有選擇性地堆積在腰腹部。

  楊冬梓指出,當患者腰臀比過高、體重指數超過23時,多囊卵巢綜合征的各項指標均比普通病人增加10倍,而患糖尿病等代謝綜合征的風險也隨之陡然增高。大約有四分之一的多囊卵巢綜合征患者,最終走向代謝綜合征,發病率高於普通人群。青春期患者更為特別,有16%的人已經處於糖尿病前期,表現為出現糖耐量異常,“從糖尿病前期進展到2型糖尿病,大約隻有六年時間。”她建議,青春期患者必須盡早開始控制體重,要堅持定期測量腰圍,而不是一味地將目光放在“體重增長多少斤”上。

  初潮過後三年

  月經不調是警報

  多囊卵巢綜合征可以貫穿患者的青春期、性成熟期,但它在青春期的表現更復雜,也更容易被人們忽略。青春期患者以多毛、痤瘡、月經不調為突出表現,部分人出現胰島抵抗。“其實,這些癥狀很容易和青春發育期的正常表現相混淆。”楊冬梓指出,由於身體在快速生長,正常的青春期少女會出現生理性胰島抵抗,會因體內激素波動而出現痤瘡、多毛。

  不過,人們可以通過觀察月經正常來簡單鑒別是否患病。研究顯示,初潮初期,大約有30%的少女會有月經不調現象。但到瞭月經初潮兩三年後,這一比例大幅下降,隻有8%~9%,其中將近五成的人被診斷為多囊卵巢綜合征。

  “等到初潮三年後,隻有6%的人仍有月經不正常現象。而多囊卵巢綜合征在成人中的發病率大約6%,這兩個數字基本吻合。”楊冬梓說,如果傢長發現女兒初潮後兩三年仍存在月經稀少、閉經現象,且出現上唇、下腹、大腿內側等處多毛現象,應高度懷疑是多囊卵巢綜合征的“警報”,最好到醫院進行血液檢測,看雄激素含量、胰島素、血糖等指標是否超標。

  雄激素檢測

  也會發“假警報”

  檢測雄激素水平是多囊卵巢綜合征的診斷標準之一。不過,臨床上經常見到雄激素檢測發出“假警報”的情況。有些人具有多囊卵巢綜合征的癥狀,但雄激素檢測正常,有些人雄激素很高,但情況並不嚴重。有些人在一傢醫院檢查雄激素水平很高,換瞭一傢醫院,又變成“正常”,常常引發患者的誤會。

  “這與目前雄激素檢測試劑和檢測標準混亂有關。”楊冬梓表示,各傢醫院使用的試劑盒不同,會導致檢測結果不一樣。另一方面,我國大部分醫院隻檢測總睪酮這一個指標,但大部分總睪酮在體內會與性激素結合球蛋白相結合,失去活性,因此,測出來總睪酮水平高,並不代表體內遊離睪酮的水平。目前,國際上主流觀念是檢測“遊離睪酮指數”,即總睪酮和性激素結合球蛋白兩項。

  治療千萬別

  拖到生育期

  由於身體還在發育,充滿不確定性,青春期患者的治療比較棘手。“青春期患者每年表現出的癥狀,很可能不一樣。”楊冬梓指出,有的病人今年主要表現為高雄激素血癥,明年來復診,胰島抵抗又成瞭最主要問題。因此,在長期追蹤中,需要根據不同情況調整治療方案。有些病人病情控制得比較好,不必一直服用口服避孕藥,但仍然要長期監控體重。臨床上經常有女患者拖到生育期才來治療,也有一些多次流產、很難受孕的患者前來治療不孕癥時,才發現自己的病根是多囊卵巢綜合征。專傢表示,及早進行幹預,不要拖到生育期,對患者的好處更為明顯。

  對於更多輕癥患者來說,拖延不治的影響可能表現為反復流產、不孕。就算懷上瞭,發生妊娠糖尿病、妊娠高血壓的風險很高。“如果不孕癥患者經常月經不調,最好先排除多囊卵巢的可能。”楊冬梓表示。文/記者任珊珊 通訊員王海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