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第一次性愛是怎麼做的?

  所有事情的第一次總是最讓人激動,尤其是第一次與伴侶親密接觸,做兩個人之間愛做的事,第一次肯定讓自己終身難忘,不僅僅因為這些第一次承載著許多興奮,還出於對一些事情的擔憂。近日,羊城晚報健康周刊與搜狐健康聯合做瞭一次關於“你的第一次性愛是怎麼做的?”調查,結果顯示,年輕人對初夜的認識有瞭很大改變,超過五成人在21-25歲時就獻出瞭“第一次”,但超過50%的人沒有想過要避孕。

  年齡54%的人發生在21-25歲

  本次網絡調查有2425人參加,年齡分為四個組別,分別是19-29歲、30-39歲、40歲以上,以及18歲以下。其中,19-29歲有1193人,占49.2%,18歲以下占到7.46%,也就是說此次調查中,29歲以下的人占到57%,可以說,主要是80後和90後的年輕人,而且男性占到瞭82.8%。

  第一次與伴侶做愛是在什麼年齡發生的?針對這一問題,有1314人表示,自己的第一次發生在21-25歲(54.19%),看起來這個年齡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早熟。調查還顯示,受訪人群中,有35%的人第一次發生在學生時期,其中有7.46%的是初中生。這一點值得傢長註意。

  專傢點評:調查結果看,第一次性生活的年齡確實比較年輕,讓人註意的是18歲以下人數占7.46%。盡管現在早戀的現象已經不會引起父母驚訝,但過早發生性行為還是需要引起傢長警惕。初次性交年齡越小,女性發生宮頸癌的危險性就越大。原本戀愛與性生活本身是一件非常美好也值得回憶的事情,但是為何主流思想反對青少年早戀,哪怕一些比較溺愛孩子的父母也不贊成孩子早戀的。其實,性生活還不一定是戀出來的,有時候就是一時的沖動或好奇而已。

  地點53%發生在他(她)傢裡

  本次調查關於“第一次性生活的地點”,發現有53.07%的人第一次是在他(她)傢裡做的。另外,還有14.8%的人在“賓館開房”。也有少數人尋求野外刺激,在“公園的灌木叢和草坪上”的占4.41%。讓人吃驚的是,在“學校的某一個角落”也達到瞭4.37%。從調查的結果看,“在傢裡”竟然是大部分年輕人第一次性生活的地點。

  在性學專傢馬曉年的博客裡有這麼一個故事,在美國一位母親對她18歲的兒子說:如果你想有性生活,我不僅不反對而且希望它在傢裡發生,這比你去隨便什麼地方都強,我不會對此感到不安,這樣會更加安全一些。起碼這裡的環境舒適,十分熟悉,幹幹凈凈,而且你自己的臥室裡就可以有安全套。這遠比汽車裡或汽車旅館開房間強。當然也有人反對這樣做,說這不是一個好主意,和父母談論這樣的問題是一件大好事。所以要強調安全性和負責任的行為,預防妊娠,保護自己,遠離性病和艾滋病。

  專傢點評:由於條件所限,第一次發生的場地問題隻能各顯身手瞭,因為基本上第一次發生時,多數人的職業還隻是中學生,所以,偷偷“在傢裡”做自然成瞭最經濟的想法瞭,那些一時性起的人,也會有“打野戰”的經歷。不過現在年輕人的消費觀不一樣瞭,經濟條件也不一樣瞭,所以,去賓館開房的人也為數不少瞭。

  避孕

  超過50%的人沒避孕

  本次調查顯示,大多數人第一次均沒有避孕的意識。其中50.6%的人“一時沖動,毫無準備,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11%的人懷有僥幸心理,覺得“沒那麼巧,一點避孕的想法都沒有”。另外,還有16.3%的人“采取瞭體外射精的辦法。”4%的人用瞭“事後避孕藥”。隻有13.5%的人“從頭到尾整個過程都使用瞭避孕套”,有意思的是,3%的人買瞭避孕套,但是卻沒來得及用上。由此可見,大多數人的第一次比較“倉促”或者就是一件突發事件,因而缺乏避孕措施。

  專傢點評:體外射精其實是效率最低的避孕方法。雖然緊急口服避孕藥比較有效,但超量或頻繁服用,會引起月經紊亂,影響身體健康。所以,在性生活之前,要考慮一下是不是要采取避孕措施。對於青少年來說,性生活無避孕措施最大不良事件是女孩的意外妊娠,由於男孩在性生活中的沖動要求當事人像成年人或已婚人士那樣理智和克制是比較難的一件事,因此教育女孩如何保護自己比教育男孩更加有效,有條件的學校可從小學開始單獨為女學生開設女性生殖健康專門課程,包括介紹男生的心理行為特征,如何與男生相處等課程。

  感覺

  75%的人感覺“糟糕”

  大概是因為調查的對象超過8成是男性,加上是“第一次”的原因,因而被調查對象普遍對第一次的評價不高,竟有75%的人感覺是很“糟糕”。還有38.19%的人感覺“很緊張,幾乎沒進入就完事瞭”,21.44%認為“很糟糕,比想象中的差遠瞭”。甚至還有14.38%的人表示不堪回首,認為“不要提我的第一次,我很尷尬”。隻有25.98%表示“還不錯,比想象中浪漫”。

  專傢點評:男人的第一次很糟糕這可以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也就是回憶的內容是肉體的感覺,而缺乏初戀所帶來的心理面的甜潤,也就是前面所說的某些人的初次性生活不是戀出來的,隻不過是一時的生理沖動而已,不值得去回憶和紀念。因此,即便第一次很糟糕,也沒什麼大不瞭的。 文/羊城晚報記者張華 通訊員 許健

  受訪專傢/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性醫學專科主任 張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