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奮鬥成“人”的艱辛歷程

  這是個改變瞭我一生的夜晚。

  “刻苦學心隻為出人頭地”

  射手、處女兩座遙相呼應,溫度、濕度、壓強均達最佳峰值,空氣中也漾著淡淡的春情,一切都昭示著今夜要發生些什麼。我看到其他的兄弟都在緊張地準備:緊鞋帶系綁腿;側壓腿高抬腿;快速起動沖刺……

  平素一塊兒喝酒時,大傢都拍胸脯承諾到那時絕不會和別的兄弟爭,“出人頭地事小,兄弟情誼事大!”,可是現在呢?哼。

  睪丸老師給我們講過,“到那時,蟄伏的地火噴湧而出,將席卷一切生靈。而你們也將被卷出風暴眼,進入一個奇妙的世界。在那兒你們要進行障礙跑,誰先跑到終點,誰就能成人。最後的成功者隻有一位,當然沒成功的也不必過於傷心,有位聖人說過,‘不成功,則成仁’,你們能成仁也足以青史留名瞭。”當時大傢聽得微微頷首,似乎頗為嘉許殺身成仁之義舉,可現在看來,為瞭成人,大傢寧願不要成仁。那位聖人若在,定會慨嘆:吾未見好仁如好人者矣。人和仁,我選哪一樣呢?哎~~,世事難料,冥冥中有天註定,一切順其自然吧。現在想這些有的沒的,隻會徒增煩惱,不如小憩一會兒,方才不負良宵。

  “大賽開始!億萬兄弟爭得你死我活”

  就在我迷迷瞪瞪的時候,聽見潮聲四起,“來啦來啦!快走啊!”推開房門,我剛要探頭看個究竟,就被一股旋風卷走。遠遠地看見眾兄弟在前面手拉著手,一邊唱“今天是個好日子”一邊隨風兒旋著前進。我想緊走幾步趕上他們,可是身後那股旋風如影隨形,我剛邁開步,又被它卷上半空,“趕不上瞭,算啦,能成仁也不錯啊,說不定司馬那老小子還會給我寫個本紀呢。”心裡釋然瞭,也就覺得旋風不那麼討厭瞭,旋來轉去就象坐過山車一樣。仰泳、蛙泳、自由泳,我不斷變換泳姿隨風而行,俯仰任意,立臥隨心,這次地,怎一個爽字瞭得?風速很快,一會兒就將我送出風暴眼。在離去的一剎那,我回頭看瞭看,別瞭,我的小屋,我的床,還有帥氣的睪丸老師。

  眼前的這個世界的確奇妙,溝壑遍佈、山巒疊嶂。且讓師兄弟們去爭第一吧,我隻想白日縱歌、寄情山水,為瞭那個第一爭得你死我活而錯過眼前的清山秀水,罪過罪過呀!尋一方巖石坐下,我打算稍事休息再去尋幽攬勝。可剛一坐下來,我的心就沒來由地劇跳,好象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牽扯它。這種感覺從未有過,就象被巫師下瞭蠱,現在蠱蟲在她的驅策下蠢蠢欲動,可惡的巫師躲在哪兒呢?好象……好象就在那片山巒深處。但奇怪的是,我卻絲毫感覺不到她的惡意,她仿佛正眉眼盈盈地端坐在那兒。我不由自主地起身,往山巒深處疾走。一路上看見許多兄弟的屍骸,我不知道剛剛發生過什麼,許是他們驚瞭山中的野獸而慘遭不測。

  我想過去看個究竟,但還沒靠近,腳下的鞋子就化掉瞭,顯然有一種腐蝕性極強的毒物遍佈四周,這可能就是老師說的障礙吧。經過仔細觀察,我發現染毒的土壤顏色暗紅,這些兄弟太心急瞭,如果跑的時候註意些就不致招此大厄。

  心跳得更快瞭,胸膛好象要炸裂開來。我不知到怎樣才能減輕痛楚,隻是覺得那山巒深處的巫師應該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我要盡快找到她,我越過一座座山,跳過一條條澗。出瞭汗,索性脫去衣褲,繼續狂奔。

  再翻過一座山,應該可以看到她瞭。這時耳邊傳來呼救的聲音,我捂著胸口停下來,循聲望去,是小豆子!他陷在我身後的沼澤裡,下半身已被吞沒,我要過去救他。在我往回跑的時候,有兩個弟兄從我身邊跑瞭過去。

  胸口又一陣劇烈的疼痛,我的心好象隨時會破胸而出,在極度的痛楚中,我的頭腦變得異常清醒,我想起瞭老師的話:成功者隻有一位。對不起小豆子,我又轉身往回跑,身後傳來小豆子絕望地叫喊,但那喊聲在我聽來卻好象電視裡的京劇叫板,別人演他的戲,我隻是看客。這以前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變得如此冷漠,但是我必須冷漠,因為任何一絲柔軟的情愫都會減緩我的速度,而速度就意味著生命。我的頭腦中已容不下任何東西,除瞭要得第一的信念。翻過山岡,我看到幾個兄弟跌跌撞撞地跑在前面,也看到瞭在向我招手的她。“我一定要贏!”,發一聲喊我沖下山,我的雙腳已不屬於我,它們隻知道機械地重復跳躍,腳底紮進瞭很多東西,但我沒時間疼痛。

  “與卵子結合終成人!”

  終於在離她近十米遠的地方超過瞭領先的兄弟,我跑到瞭她的面前,抱住她就什麼也不知道瞭,耳邊好象幽幽地聽見,“你終於來瞭。”

  九個半月後,我和她形成的受精卵變成瞭健康的嬰兒。我成人瞭,真不容易啊。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