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關於臺歷的傳說

  偉大的馬克思曾經告訴過我們,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如果孩子算是一個傢庭的上層建築,那父母必然要作為經濟基礎;換言之,他們必須為自己孩子的降生創造出經濟基礎,這才是生產的重點。

  ·在她的小詞典裡,職業女性不應該是“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的狀態,必須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如果說升遷代表瞭事業的高度,那麼生子則意味著幸福的長度,二者的乘積自然是人生的圓滿指數。

  ·孕育孩子,需要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親密合作;而孕育市場,則需要一群男人和一群女人的齊心協力。

  ·孩子才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珠寶,再美麗的妝容與母性的溫柔相比,都會黯然失色。

  一些關於臺歷的傳說

  屈指算來,從相識到結婚,羅貝貝和孟子已湊滿瞭該癢癢的年頭,可依舊是蜜裡調油的二人世界。與其說是不想要孩子,倒不如承認“不敢要”更坦率些。

  對於孩子這個龐大的命題而言,“不想要”可能是態度作祟,但“不敢要”則完全是實力使然。

  不管你認同與否,在競爭如此激烈、現實這般殘酷的當下,生一個孩子,跟建造一艘航空母艦也沒什麼區別——二者都是綜合實力的集中體現,包含瞭技術和經濟等諸多硬性指標。

  在生孩子這件事情上,技術實力是前提條件。也即作為生產的雙方,女人提供健康的卵子,男人提供健康的精子,並且要保證它們在合適的時間及地點浪漫相遇。隻不過,前提條件往往隻能代表事件的開始,並不能預知有效的結果。

  從技術條件上來講,一對一無所有的男女想要孕育孩子,絕對不成問題,可是他們在哪裡生?之後如何養?養不養得活?活成什麼樣的品質?這將是一系列的非常復雜的社會問題,絕對不是由技術實力決定的。他們不可能借助“月光寶盒”回到遠古社會,在那種幽暗潮濕的山洞裡,密切合作出愛情的結晶,然後用樹葉把孩子包起來,餓瞭喂幾枚果子,渴瞭喝一捧露水……

  偉大的馬克思曾經告訴過我們,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如果孩子算是一個傢庭的上層建築,那父母必然要作為經濟基礎;換言之,他們必須為自己孩子的降生創造出經濟基礎,這才是生產的重點。至少羅貝貝是這樣認為,並當成最高革命綱領付諸行動的。

  在實踐“先有經濟,再有孩子”這一理論的過程中,她屢有頓悟,在擁有經濟實力之前,你必須擁有管理經濟的實力。具體到這個傢庭,那也就是經常管教孟子為什麼如此不濟……作為被管理者,孟子曾經發起過數次關於人權的起義,但是都很快被無情地鎮壓,在事實面前,孟子終於臣服得比孟獲還徹底。

  所謂的事實,就是這五本臺歷。盡管在被羅貝貝從超市買回來之前,它們是那樣普通,但是經過女主人的魔杖輕點,它們被賦予瞭神奇的功效,赫然升級為一部記錄普通工薪階層如何進入中產階級的寶典,一段關於魅力女性如何引導男人立地成佛的傳說。當然,它們核心的價值在於,如何在合適的時間生一個合適的寶寶!

  “生孩子是人生最大的一個轉折點,選對瞭,雞犬升天;選錯瞭,萬劫不復。”羅貝貝如是說。

  在她眼中,對瞭就意味著,技術實力還未下降,經濟實力卻在不斷上揚,工作事業基本安穩,公婆父母基本安在,夫妻關系基本和諧的時候,這就是人生的轉折點!

  因為喜歡彩虹,所以臺歷上一共有七種顏色,正正好好,三種用來管理技術,三種用來管理經濟,一種用來管理自己,與其說是管理自己,不如說是犒賞自己——怎麼瞭,管理別人也是很辛苦的嘞,羅貝貝頗為官方地如是解釋。

  紅色代表姨媽期,情緒波動大大的;

  黃色代表危險期,堅決要穿“小雨衣”;

  綠色代表安全期,徹底實現零距離。

  該設計的原理為,首先可以保證女人的安全;其次是有效地遏制若幹筆“拔牙”的開銷,還可以通過一系列日期標志,推斷出最佳播種期;最後就是,男人是需要被管理的,因為被管理,他們才知道自由的寶貴,知道自由的寶貴,才會更加珍惜自由,由此對你感恩戴德。

  其實“鬧出人命”還不是最危險的,最危險的是由以下三種顏色的不協調引發的經濟危機。

  世界可以發生經濟危機,因為政府的職責就是去解決危機的,但是傢庭不能發生經濟危機,這直接影響著一個孩子的人生和未來!

  所以相比於孟子的自由與否,很顯然,傢庭經濟運行態勢顯得更加重要。

  為此,羅貝貝在臺歷上用粗筆標註瞭以下三種顏色:橙色代表收入,藍色代表支出,而神秘的黑色則代表控制你收入的那個人,即BOSS陳一菲。

  很多人都知道“老婆”和“婆婆”是一對天敵,但是很多人卻不知道,其實“老公”和“老板”也是一對天敵,起碼對於孟子來講是這樣。

  到底是選擇讓老板快樂還是選擇讓老公快樂?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而羅貝貝的選擇十有八九是前者——隻有老板的臉色好看,自己的口袋才會好看,口袋好看瞭,孩子就會好看。但是老板的臉色是否好看又不取決於老板,而是取決於你的實際工作能力以及拍馬屁的功力,所以在每一個提交報告或者是總結的日子,羅貝貝都會在臺歷上深深標註成黑色。

  如果哪一天黑色恰巧和綠色重合,那麼直接等同於紅色,一樣閉羅貝貝的門謝孟子的客,所以你知道,孟子為什麼會屢屢被鎮壓,但又屢屢揭竿起義瞭。

  在一般的情況下,你尊重老板,老板就會尊重你的工作。

  同理,如果你重視黑色,你的橙色就會被重視。

  每個月的10號,都會被女主人大書特書,因為這一天,是她和孟子發工資的日子,所以愉悅自然變成雙份,也即快樂的平方!“管傢婆”?多新鮮啊,自古以來誰聽過“管傢公”這個詞?

  快樂乘以2的日子,她都會在臺燈下,認真而神聖地匯總這個月的所有收入,包括基本工資、加班費以及獎金,如果誰不小心在大街上丟瞭10元錢,被羅貝貝有幸撿到,也會被計算進去。盡管這種陌生人給發工資的日子並不多,但都無一例外地被納入財政增收部分。

  生活再美好,也沒有永恒的快樂,你總得給痛苦一個插隊的機會。

  羅貝貝把這個體驗痛苦的機會留給瞭孟子,正所謂,快樂著我的快樂,痛苦著你的痛苦。

  對於孟子來說,最大的痛苦不是辛苦地賺錢,而是你要把辛苦賺來的錢再還給銀行,而且必須準時準點,老板可以偶爾給你發錢不準時,你不能也不敢要求老板支付你利息,但是不能準時給銀行還錢,銀行是一定要扣你滯納金的。

  每一次眼看著紅花花的一大沓子錢就進瞭銀行的ATM存款機,孟子就心如刀絞,恨不得自己變成存款機。

  同樣是胃疼,吃飽瞭撐的,總會比餓得眼冒金星多一個層次的感受,這種感受就叫偽幸福。

  如果說橙色代表財源滾滾來,那藍色就代表花錢如流水,所以羅貝貝選擇藍色代表支出。更進一步,如果本月花費較大,羅貝貝就用深藍標註,以便下個月用淺藍來找平。

  以此類推,如果自己花費超支,那麼就必須壓迫孟子銀根緊縮。

  所以在自我消費這一欄,羅貝貝是紫色,孟子是無色,以此酸堿中和,達到財政平衡。

  紫色讓人聯想到紙醉金迷。不過還好,這種色調一個季度才會出現一次,如果一個季度出現兩次,那麼下個季度紫色就會自動消失,在鋪張浪費這點上,羅貝貝也非常講究自律和原則。

  紫色出現的時候,羅貝貝會非常理直氣壯地挪用“傢庭公款”為自己購置名牌服飾或者奢侈品,比如GUCCI的A版背包或者PRADA的打折外套——生活已經很擰巴瞭,衣服必須絕對光鮮。

  至於孟子是否能為自己爭取一件300塊錢的襯衫,那還要取決於他當月的傢庭KPI,所以孟子的消費基本是和績效考核掛鉤的,而其夫人的消費卻是可以偶爾打破常規的。

  為此,孟子曾強烈要求在臺歷上也增加自己的專屬顏色——醬色,哪怕半年有一次,或者一年有兩次都行。

  羅貝貝沒有反對,當然也沒表示同意。

  孟子的態度並不重要,關鍵在於這五本臺歷把他們的婚後生活管理得風生水起。在一道道彩虹交織的勾勒中,讓他們有瞭生孩子的基礎,有瞭為人父母的尊嚴。沒錯,用羅貝貝教訓唐蜜的話來說就是:“沒錢?沒錢我還好意思生孩子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