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來的驗孕方法

  驗孕結果,且慢聲張

  仔細想想你會發現:你創造瞭另一個人——為這星球上最復雜、最高級的種群增添瞭一名新成員——為這麼神聖而莊嚴的事情伴奏的居然不是來自天堂的號角聲,而是晨尿在驗孕棒上的嘀嗒聲,實在是令人大跌眼鏡。

  古往今來的驗孕方法

  現在,在傢驗孕最常用的方法當然是驗孕棒。最新型的驗孕棒設計得更加科學,不再用藍線作為懷孕標志——那太容易把人搞暈!現在的驗孕棒清楚明瞭,隻會出現“懷孕”或者“沒有懷孕”兩種字樣。更先進的是,它還會告訴你懷孕幾周。我看要從驗孕棒上看出孩子長什麼模樣,腦袋是不是像個砂鍋,有沒有興趣跟你一起踢足球,或者有沒有紋身,這些也都是早晚的事。

  大多數驗孕棒的原理都是檢測尿液中“人體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的含量。這是由胚胎分泌出的一種荷爾蒙,它會進入血液循環,經過腎臟並隨尿液排出。從上世紀90年代以後,大多數驗孕棒都能測出尿液中精確的hCG含量百分比。

  我們現在熟悉的驗孕棒是從上世紀80年代起出現的。在那之前,人們驗孕的方法千奇百怪。古埃及人最早發明瞭通過尿液驗孕的方法,隻不過他們是把尿液與不同的作物混合在一起。中世紀的江湖郎中們也通過尿液檢測,但他們是把酒或者酒精一類的液體與尿液混合,然後通過氣味來判斷。至於他們會不會把混合液體一口喝下,然後隨便喊上一句:“是個女孩!”,歷史上倒沒有記載。

  直到一個世紀以前,科學傢們揭開瞭荷爾蒙的神秘面紗,現代驗孕方法才開始逐漸成形。當然,這座醫學界的裡程碑可坑苦瞭可憐的兔寶寶們——當時檢測婦女有沒有懷孕的方法是把她的尿樣註射進一隻小兔子體內,然後觀察它的反應。實驗結束後,被註射的小兔子100%都會死掉。與此相比,這種檢測方法的準確率不高似乎都算不得什麼瞭不起的缺點瞭。所幸的是,這種殘酷的驗孕方法並沒有被一直沿用下去。到瞭70年代末,人們已經可以在傢裡自己驗尿瞭。隻不過,上帝啊,這種辦法真是笨到瞭傢——人們要準備一整套試管,然後把各種試劑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好在很快地,傢庭驗孕的方法就演變成為我們今天所熟悉的這種。我們幾乎都是通過這種方法得知我們就要當爸爸瞭。

  如果你也成瞭其中之一,那就意味著……你這傢夥後繼有人瞭。

  多好的一個詞!它不僅意味著你的生殖能力得到瞭驗證,又恰到好處,不會太過分、太不堪入耳。當你的另一半把呈陽性的驗孕棒伸到你的鼻子底下——希望她別伸得太近——那一刻你就真的後繼有人瞭。

  當心“情緒過山車”

  恭喜你,大男孩!你即將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你的眼睛看到的都是新鮮事物,耳朵裡聽到的都是陌生名詞,你會興奮得暈頭轉向。

  大多數男人會永生記得他們聽到好消息的那一刻,那簡直堪比肯尼迪總統最輝煌的時刻,當然,沒有那顆萬惡的子彈。有人當時在電話的另一頭,有人和妻子一起看著驗孕棒顯示出結果,有人是看到短信,或是通過twitter。

  不管當時你在哪兒,怎樣得知的好消息,你都很可能同時體驗到兩種強烈情緒的沖擊:一種是驕傲,純粹是男人的驕傲——第一次聽到你讓你的另一半懷孕瞭,那感覺就像是你發揮出瞭一個男人最大的潛力,光榮地完成瞭使命;另一種是放松,幾乎我采訪過的所有準爸爸們都有同樣的感覺。也許我們都在潛意識裡害怕自己沒有生育能力,而懷孕的消息就仿佛是最後蓋在我們身上的大紅章,證明我們絕非沒種。不管我們年輕時有沒有穿過緊身褲,有沒有一根接一根地狂抽萬寶路,還是幹過什麼更荒唐的事,不管我們是不是在心裡懷疑自己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會影響生育,現在統統都有驚無險瞭。

  美國心理學傢傑羅爾德·李·夏皮羅曾在上世紀80年代[2]做過一項調查:當聽到妻子懷孕的消息時那種驚喜之情平息以後,很多男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擔心這孩子可能不是自己的。這種擔心雖然毫無理由,但卻來得真真切切。夏皮羅采訪瞭200多人,其中60%的受訪者稱自己曾“有過短暫的疑慮,擔心自己也許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不過真正懷疑妻子有外遇的隻有2人,其他人隻是“表達一種在生命創造過程中普遍存在的憂慮”,要不就是其他人的妻子們都做事精明,沒留下任何把柄。

  當你最終驅散瞭不能懷孕的隱憂,打消瞭血緣問題的疑慮之後,你就該好好思考眼前這件事瞭。你開始想象把這個特大消息告訴親人和朋友以後,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除非出於某種原因,你現在還不能說。

  沒錯。你創造瞭一個全新的生命,一個活生生的小人兒——這可是你這輩子可以公諸於眾的最大新聞——也許還是守口如瓶一段時間為妙。

  公佈好消息

  再沒有什麼消息比懷孕更讓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別人。天知道這輩子我們有多少壞消息要說呢——所以,趕緊敲響鐘聲,在報紙上占滿一個版面,讓每個人都知道你有多聰明多能幹吧!

  可是我們還不能這麼做,不是嗎?理智告訴我們最好等到三個月以後再說,這樣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去確認妻子究竟是不是懷孕瞭。想想看,如果你一早就把消息弄得人盡皆知,可三個月之後你才知道你妻子僅僅是因為某個八桿子打不著的原因而胃痛的話,那場面該有多難堪。

  且慢聲張的原因正在如此。

  當然,保密三個月並不是什麼標準做法。許多人願意先把消息告訴自己的父母或身邊最親近的朋友,以便能在最初的幾個星期獲得一種心理上的支持,也滿足一下自己想要公佈消息的願望。這麼做無所謂對錯,隻要你和孩子他媽覺得合適就好。

  在世界上不同的地區,人們對待懷孕的態度大不相同。在爪哇,女子一旦停經就被視為懷孕,接著人們會像歡度節日一樣舉辦宴會,大肆慶祝——聽上去真幸福,對不對?不過在另外一些地方,懷孕的頭七個月卻要嚴格保密,以防沖撞瞭什麼神怪。

  真該慶幸我們的文化裡沒有這些風俗。

  當然瞭,人們選擇在懷孕的前三個月裡保密是有原因的——大多數人擔心的是流產。根據統計,幾乎98%的流產都發生在懷孕的前13周裡,所以許多夫妻寧願守口如瓶,把這段時間當作觀察期。

  過來人的經驗:

  湯姆,34歲,2個孩子的父親:當時我們正躺在我妻子姐姐傢的床上,然後簡對我說她月經晚瞭,胸部有點疼,還有點惡心。作為《刑事科倫坡》節目的忠實觀眾,我認為我們應該去買一支驗孕棒瞭。

  第二天,在去簡父母傢的途中,我們走進一傢大型特易購超市,買瞭一支驗孕棒。簡留下我繼續逛,她自己則在收銀小姐和保安大哥會意的目光下走進瞭衛生間。

  我一個人逛到拿波利納蕃茄罐頭買一贈一的貨物架前。正當我往購物車裡放第11、12聽罐頭時,簡出現在過道的另一頭。她輕輕一笑,點瞭點頭,喜悅的淚水流瞭下來。我們終於盼來瞭第一個寶寶。

  我們擁抱瞭好一會兒,接著往購物車裡塞滿瞭各種罐頭食品,然後就直奔有機蔬菜貨架。

  恩佐,36歲,1個孩子的父親:我妻子買瞭本書給我,書名是《計劃、懷孕、分娩大全》,希望我能明白她的暗示:她懷孕瞭。

  可惜我沒有。

  我隻把註意力集中在“計劃”這個詞上,心想:“好瞭,為瞭要孩子,往後的6個月她準備讓我隻吃小扁豆瞭……”最後,我妻子實在沒辦法,隻好把兩個陽性驗孕結果舉到我眼前,大聲說:“我懷孕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