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重和體脂是生育力的關鍵

  體重不足的女性一旦懷孕,會使嬰兒處在出生後體重顯著不足的很大風險中。體重不足的嬰兒處在並發癥的更高風險中,這與同樣大小的早產兒十分類似……

  許多女性都希望自己的體型比應該有的更瘦小,這些日子以來,這些幹瘦者的模樣有時候跟厭食癥差不多,典型的形象就是我們在雜志模特或流行電視節目裡看到的那些女演員。為瞭達到這種瘦弱水平,很多人想盡辦法讓自己的人體質量系數低於20,這經常就導致月經減少或完全消失。女性運動員是另一組處在月經不調的高風險中的人群,一部分原因就是她們都太瘦。

  月經不調通常指明排卵不是經常發生,或者無法預測什麼時候發生,這些女性的生育力也因此大受影響。如果完全沒有月經,則肯定發生不育癥。另外,從總體的身體健康角度看,這組人群中的雌激素水平經常處在很低的水平,使她們過早發生骨質疏松癥和心臟病加重的風險增大。

  體重過低與生育力之間的關系,已經有許多研究人員進行過詳細研究。有些研究人員支持這樣一種學說,認為體重總量和體脂是規則月經和生育力的關鍵和決定性的因素。羅斯•弗裡希醫生是這方面的知名作者,他在哈佛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工作,曾就正常月經周期提出過關鍵的體重及體脂要求。弗裡希醫生估計,22%的體脂是一個標準,低於這個標準的話,大多數女性會出現月經不調的現象。一名女性如果落在這個標準之後,她的月經周期經常不再規則,而在許多女性那裡,卵巢功能會完全停止。22%的體脂是一個估計數,有些女性對其體重水平的敏感程度有一些出入。

  後續研究顯示,跟絕對體重或身體質量指數(BMI) 一樣,體脂並不能解釋所有現象。其他許多因素也在生殖系統問題中起一定作用,比如營養及心理和生理壓力。

  體重過低如何引發問題呢?



  從進化角度看,大腦確認人體脂肪水平的能力,也許是很重要的一個優點。大腦可以在食物缺乏期間關閉不必要的系統,此時,脂肪存儲就會消失。在熱量攝取不足或實際發生饑餓的情況下,人體就不會在生殖系統上浪費能量,這是相當容易理解的,而且當母親發生哺乳困難時,嬰兒也不會在這個期間降生。

  我們已經在上述有關女性過胖的討論中看到,大腦會評估人體脂肪總量,即測量血流中的胰島素和血漿瘦素水平。脂肪通過這些激素與大腦會話,告訴它什麼時候體內的存儲已經不多瞭。卵巢會對血流中的血漿瘦素和胰島素水平作出回應,這樣,這些激素就能直接影響卵巢合適的功能。因此,脂肪存儲直接影響在生殖過程中十分重要的兩個組織,即大腦和卵巢。

  回應血漿瘦素、胰島素與其他諸多激素及神經傳遞質的時候,大腦會關閉體重不足的那些女性的生殖系統,也就是停止調節性的激素向卵巢裡流動。一般來說,下丘腦會控制卵巢功能。但是,在許多體重不足的女性那裡,下丘腦變得不活動瞭。當發生這種情況時,卵巢就接受不到刺激瞭,並因此而終止其大部分功能。它們再也不會分泌出激素,排卵和月經周期再也不頻繁甚至完全終止。

  關於體重不足的女性的其他重要事項

  還有另一個重要問題是體重不足的女性必須註意的。體重不足的女性一旦懷孕,會使嬰兒處在出生後體重顯著不足的很大風險中。體重不足的嬰兒處在並發癥的更高風險中,這與同樣大小的早產兒十分類似。母親在孕期增加體重可大大改善這個結果,但是,我強烈建議懷孕之前就要使自己的體重正常化。體重不足的女性如果月經不調或沒有月經,極可能處在妊娠之外的其他身體問題中。缺乏雌激素可導致骨質密度損失,最終形成骨質疏松。如果這種情況持續較長時期,松脆的骨頭極易發生骨折。我有兩位病友到瞭上大學的年齡,身材瘦小,一位是芭蕾舞演員,另一位是長跑運動員,她們兩個人都遭受過還沒有達到創傷程度的骨折,一位臀部骨折,另一位脊柱骨折。過量運動及熱量攝取不足都導致生殖系統的壓抑,結果導致很低的雌激素水平、骨質疏松,最後發生骨折。極瘦的女性還處在流產的更高風險中,因為黃體期缺乏癥會在這個時期形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