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癡想:生個女孩兒

  那麼,爸爸是否很不情願地等待你的出生呢?恰恰相反,爸爸一旦決定要你,便開始瞭全身心的期待。爸爸要做一個最優秀的爸爸,要讓你成為最幸福的孩子。但是,爸爸也在采取措施將你的出生可能帶給我事業的損失降到最低限度。爸爸買下瞭北京遠郊一套寬大的三室二廳復式公寓,爸爸將書房安排在樓上,這樣,你的啼哭便不會驚擾爸爸工作瞭。

  另外,爸爸還在想,要使你成為爸爸事業的一部分,我要把自己關於人類的種種理想都在你的身上付諸實施。

  爸爸還懷有一份癡想:你純凈的目光會成為我看世界的另一雙眼睛,使我從這個混濁的世界中另外有所發現,童貞能夠凈化我的心靈,升華我的精神世界……

  爸爸一直無法肯定自己更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你媽媽懷孕被確證後,我立即清楚瞭:我想要一個女兒。

  你即將來到的這個世界,本質上仍是一個重男輕女的農業社會。這個社會中流行著一種無需言說的共識:生男孩兒比生女孩兒好。也難怪,男人的價碼高於女人,自然希望自己的後代是男性瞭。一個做“準父親”的,竟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女孩兒,是難以被主流社會理解的。

  爸爸是這個社會的叛逆者,極少受這個社會流行的規范左右,而更多地聽從自己內心聲音的召喚。我內心的聲音此時告訴我:希望自己有個女兒。

  女孩兒比男孩兒有許多可以輕易便發現的優勢:聽話,讓父母省心,成年後更懂得孝敬、疼愛父母,甚至需要父母的經濟投資都少於兒子。但是,這些遠遠不是爸爸最重要的考慮。

  爸爸的考慮是:我不知道該怎樣培養一個兒子,卻清楚應該怎樣培養一個女兒。

  作為男人的爸爸,經常感到困惑:男人應該如何生存?爸爸選擇現在的生存方式,是生命歷程自然形成的,但是,我仍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自己是否算是一個優秀的男人。爸爸在事業上刻苦、勤奮,關心人類的整體利益而不僅僅是個人的名利,為此爸爸放棄瞭生命中的許多樂趣。爸爸無法肯定的是,這算不算是對自我的一種殘害。

  爸爸的一個重要的學術主張和社會變革理想便是“男人解放”,你長大後可以看到很多本爸爸論述這個問題的書。而且,爸爸自認為是一個在許多方面解放瞭的男人,但是,爸爸仍然無法肯定,男人到底解放到何種程度才算得優秀,抑或男人原本便不應該解放。

  爸爸自己做男人便做得很糊塗,被一種慣性逼迫著向前走,長期以來很難

  形成關於男性的種種理想。爸爸又該如何去影響一個兒子呢?在這個男性社會裡,男人和女人一樣是受害者,因為男性受害的一面被掩飾著,所以他們是更深刻的受害者,出路也更模糊。

  女人則不同瞭。爸爸滿腦子都是關於理想女人的構想,而這些構想都在完成著對傳統社會性別角色的反抗。爸爸相信,如果是一個女兒,我可以很好地給你一些引導。雖然爸爸永遠不會強迫你成為什麼樣的人,但爸爸可以告訴你哪種生活是我不欣賞的。

  在我們這個社會中,女人們被塑造成文化的奴隸,而文化是男人的文化。爸爸希望以自己一生的努力對建造一個真正自然、自由、公正的兩性世界有所貢獻,那麼,爸爸希望你能成為我最出色的作品。

  爸爸將這想法告訴給媽媽,她說:“你將咱們的孩子當成試驗品瞭。 ”“試驗品”三個字聽起來怪殘酷的,但問題是,女人們往往被當成犧牲品瞭。爸爸不會讓你成為犧牲品。

  爸爸關於理想女人的理想,無法以男性之軀去實現。你則能夠去實現爸爸無法實現的願望。爸爸把你帶到這個世界上,就是要讓你為這個世界增加光彩。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