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經紊亂“狼瘡”作怪?

  5月10日是“世界狼瘡日”,專傢表示大多數未婚未育的女患者在有效控制病情之後,可安全妊娠生育

  以前,一提到紅斑狼瘡,很多女性都容易聯想到身上現紅斑。專傢指出,其實這種病臨床表現復雜多樣,多呈隱匿起病,開始僅表現輕度的關節炎、皮疹、隱匿性腎炎、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等,有小部分患者還可能表現為月經不調、脫發增多等。

  妊娠生育曾被列紅斑狼瘡患者的禁忌癥。不過,目前中西醫結合對輕、中型病癥的控制效果已日趨理想。特別令人欣慰的是,大多數未婚未育的女患者在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後,也可安全地妊娠生育。

  月經失調半年

  竟是“狼”上身

  以前,一提到紅斑狼瘡,很多女性都容易聯想到身上現紅斑。和大多數人一樣,才24歲的阿娟很難想象月經失調、頭發掉得多也是發病的相關信號。自恃年輕的她半年多前出現相關癥狀後,以為剛進入外企,老加班、休息不夠,是工作壓力太大引起的,自行到藥房買瞭烏雞白鳳丸吃,效果不明顯,也沒太在意。

  半年後,工作適應瞭,可阿娟還是月經紊亂,頭發掉得越來越厲害,並出現疲倦、乏力和關節疼痛,去醫院的婦科做瞭系統檢查後並沒發現大問題,倒是查血分析時發現白細胞、血小板偏低。醫生認為她該去血液科住院檢查。果然住院後,她又出現雙下肢浮腫,查尿分析顯示尿蛋白陽性,同時出現多種自身抗體陽性。

  “你得的是系統性紅斑狼瘡(簡稱SLE),應該轉到風濕免疫科治療。”醫生的話令阿娟如墜雲霧裡:“我臉上並沒有紅斑,隻是月經不調,怎麼會是紅斑狼瘡呢?”

  分析

  月經失調也可能成為首發癥狀

  “其實,系統性紅斑狼瘡的臨床表現復雜多樣,多呈隱匿起病,所以許多患者早期都不太在意。”關彤解釋說。

  80%的患者可出現各種皮膚黏膜損害(皮損常見於暴露部位,其中50%可出現典型的蝶形紅斑),30%~60%的患者有光過敏,50%以上的患者有心臟損傷(常見心包炎),10%~20%的患者有雷諾現象,10%~30%的患者肌肉酸痛。而在患者當中,以關節癥狀首發的占第一位(27%),發熱起病占25%,皮疹發病占20%,其他有血小板減少、溶血性貧血、栓塞性血管炎等為首發癥狀,而以月經失調、掉發增多作為首發癥狀的患者相對較少。也難怪阿娟未能及時將月經失調跟它聯系到一起。但之後,她也出現瞭關節痛的癥狀,本來應該引起重視,因為90%的SLE患者有關節損害。

  不過,關彤也提醒年輕女性,出現脫發、關節痛等癥狀時,要同時做SLE、幹燥綜合征及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排查等。

  另外,90%的SLE患者可有腎臟損害,阿娟後來出現雙下肢浮腫,尿分析異常,關彤指出這其實是SLE影響到腎臟的表現。一些患者也可被誤診為腎炎,但腎穿活檢可鑒別兩者。但也有少數不典型患者一發病就表現為腎功能不全,甚至是進入腎功能衰竭的尿毒癥期。

  治療

  輕度患者若病情穩定不影響生育

  關彤通過長期的臨床觀察發現,一些不典型的SLE可表現為多發和反復發作的關節痛和關節炎,持續多年而不產生畸形,因此難以及早發現、錯過最佳的治療時機。他指出,其實通過血液檢查還是可以早發現的,血清中出現以抗核抗體為代表的多種自身抗體和身體多個系統受累是SLE的兩個主要臨床特征。但有不少患者長期穩定在亞臨床狀態或輕型狼瘡,一般是在由輕型突然變為重癥狼瘡或逐漸出現多系統損害後才發現的。

  “不過,隨著人們保健意識的增強,拖到重癥才來治療的病例越來越少,大部分患者確診時還是屬於輕、中度活動狼瘡。”關彤稱,目前此病的預後與過去相比已有顯著提高。相關統計顯示,經過正規治療後,這類患者的1年存活率可高達96%,5年存活率為85%,10年存活率也已超過75%。

  由於SLE又偏偏好發於生育年齡女性,女性患病是男性的7~9倍。這也是像阿娟這樣的未婚未育女患者最擔心的問題:不幸染上這種病,以後還能不能懷孕生小孩啊?關彤稱,以前,妊娠生育曾經被列為SLE的禁忌癥,但現在大多數SLE患者在病情得到控制後,還是可以安全地妊娠生育的。

  一般來說,在無重要臟器損害、病情穩定1年或1年以上,細胞毒免疫抑制劑停藥半年,激素僅用小劑量維持時方可懷孕。但他特別提醒,SLE患者妊娠後,需經產科和風濕科醫生雙方共同隨訪診治。妊娠期間若病情出現波動,應根據具體情況決定是否終止妊娠。

  輕中度患者中西醫治療效果更佳

  “以前人們都聞‘狼’色變,現在隨著認識的增強和診療水平的提高,提起這種病,人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恐慌瞭。”關彤稱,雖然SLE目前仍沒有根治的辦法,治療的關鍵仍是重建正常的免疫功能,但恰當的治療可以使大多數患者的病情完全緩解。臨床上,輕中度活動狼瘡患者接受中西醫治療效果更穩定,而且副作用相對較小,且不易復發,可有效避免或延緩組織臟器的病理損害。

  皮質類固醇激素(GC)結合細胞毒性藥物仍是目前西醫治療SLE的首選方案。皮質激素開始所需劑量較大,以期在l~2周內抑制病情。但是,長時間大劑量使用皮質激素會引起嚴重的副作用,包括體重增加、感染、糖尿病、顏面虛腫、大關節壞死等。因此,不少患者寄望於中醫藥治療。但關彤指出,單純中醫藥治療SLE未必能獲取滿意療效。不過,作為協同治療的一部分,中醫藥的幹預作用越來越受到重視,特別是輕、中度活動狼瘡患者,用中醫藥參與治療,可相應減少激素的使用劑量和療程,降低藥物不良反應對身體的影響。

  “中醫認為SLE的發病與特殊體質有關,陰虛、氣虛和痰瘀體質的育齡女性或更易染上此病。”關彤解釋說,針對SLE這種慢性疾病的特點,中醫治療的關鍵在糾正患者的體質偏差,提高自身抵禦疾病的能力。從長遠看中醫藥治療的整體調節和辨證論治,治本多於治標,有增強療效、穩定病情等功效。比如,臨床上,對長期使用激素和免疫抑制劑,機體的免疫力受到削弱,容易並發感染或使原有感染進一步擴散者,在不能停用或暫不能減少西藥用量時,常選用人參、黃芪、白術、熟地、當歸等中藥以助患者增強機體免疫力。如因激素誘發胃腸損害,雖已用西藥預防但仍有消化道不適癥狀者,常用四君子湯、參苓白術散等中藥以助健脾消食。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