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產婦”為何越來越多?

  虎年春節剛過,已經33歲、在首府烏魯木齊一事業單位上班的王莉,生下一個寶寶,結婚5年後,她終於跨入媽媽的行列。

  近日,記者通過走訪烏魯木齊市一些醫院瞭解到,眼下,首府大齡產婦人數與兩年前相比明顯增加,育齡婦女平均生育年齡後推2—3年,跨入“高齡產婦”行列的婦女越來越多。

  為事業“犧牲”孩子

  35歲的李俊華在首府一傢保險公司做業務經理,妻子今年30歲,結婚3年兩人一直“丁克”著。“到瞭我這個年齡說不想要小孩,那是假話。但目前我的工作、生活條件都不允許現在要小孩。因為目前我的事業正處於上升階段,需要更多時間去實現人生價值,再說,現在生孩子的成本太高瞭,等收入狀況好點瞭再作考慮吧。”

  在新疆大學上研究生的小李被室友稱為“博士太”,今年29歲的她告訴記者,大學畢業後她在一傢公司工作過兩年,才發現工作條件與自己追求的目標相差甚遠,於是選擇瞭讀研,讀研過程中才發現所學專業有點“冷門”,於是決定讀博。“等博士畢業後我就32歲瞭,工作、對象、孩子……一切全是未知數。”她無奈地說。

  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首府30—34歲年齡段的婦女生育人數為5434人,比2007年增加7.03%,34—39歲年齡段的婦女生育人數為2130人,比2007年增加36.9%。



  生育大計一推再推

  據瞭解,上個世紀末,首府24—29歲年齡段的婦女生育人數最多;而2007—2009年兩年時間裡,29—30歲為婦女生育高峰期。

  在烏市某銀行工作的趙麗,於去年“而立”之年走進婚姻的殿堂,傢人都勸她趁早生孩子,她也認為沒有孩子就沒有傢的感覺。可30萬元的住房按揭貸款像一座大山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哪還有金錢、精力去考慮孩子的事,生育期不得不推遲。

  在采訪中,首府不少大齡婦女道出心中的苦衷:經濟原因、工作壓力導致找對象難、結婚滯後,生活壓力大,怕不能給孩子好的生活環境,致使“生育大計”最終被擱淺。

  市民張曉麗為記者算瞭一筆賬:她的孩子1歲多,每年花銷不下1萬元,小學、中學、大學下來,養個孩子的直接成本至少在30萬元。

  對此,新疆大學婦女研究中心教授劉雲表示,現代社會節奏的加快,競爭的加劇,加大瞭婦女的生理和心理壓力。特別是近幾年就業形勢的嚴峻,接受更高層次教育的女性人數的增加,養育子女成本的上升及社會保障體系不完善等多方面原因,促使婦女推遲婚育。

  別錯過最佳生育期

  “以前不想要小孩,卻‘不慎’懷上瞭,現在想要孩子時,卻發現不能生瞭。”3月3日,在首府友好路一傢醫院,準備接受身體檢查的王女士憂心忡忡地說。記者得知,她27歲結婚,當時沒打算要孩子,為此還做過幾次人流手術。3年後她身體發生的變化讓她頗感後悔。

  有關醫學研究表明,女性最佳生育年齡為24—28歲。而2009年首府的統計數據顯示,女性的初婚年齡已推遲至29.5歲,生育年齡隨之推後。為此,在近日自治區婦聯舉辦的“自治區先進性文化高峰論壇”上,多位與會專傢提醒,女性過度晚婚晚育,不僅會增加患卵巢癌、子宮內膜異位癥、易患妊娠期並發癥以及乳腺癌等婦科疾病的風險,而且易對胎兒造成不利影響。

  醫學專傢也提醒,女性高齡不生育,導致卵子易過最佳“保質期”,卵細胞受各種射線和有害物質的影響也就越多,也就意味著卵子質量下降。特別是從諸多臨床表現來看,初產婦年齡越大,緊張、恐懼、抑鬱和焦慮的比例和程度就越高,以致於影響到嬰兒的健康,使不良妊娠發生率增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