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約見生育專傢該說啥?

  婦科或產科醫生與內分泌學傢有什麼不同呢?婦/產科醫生一般會接受4年婦科學和產科學教育,並有住院實習經驗,跟婦/產科醫生一樣,生殖內分泌學傢也要完成4年的婦/產科住院實習,但另外還要完成3年附加的生殖內分泌學及不育癥研修課程。這個研修過程涉及影響不育癥夫婦的所有類型問題的內科學及外科學知識。這是唯一一批接受過子課題技術培訓並持有執照的不育癥專傢。其他醫生也可以稱自己為“不育癥專傢”,並提供“不育癥關懷”,他們明顯對這個問題有興趣,也許還有一些實踐經驗,但並沒有接受額外的專業訓練,也沒有拿到提供這種服務的執照。

  另外,不要把“內科內分泌學傢”與“生殖內分泌學傢”混為一談,這是兩種彼此十分不同的專傢。內科內分泌學傢是住院醫生,可以解決比如甲狀腺疾病和糖尿病等問題,但並沒有接受為不育癥夫婦提供專門服務所需要的專業培訓,也沒有獲取專業行醫執照。

  所有夫婦的情感資源都有一個極限,如果懷孩子的嘗試期間太長,他們最終都會有感到精疲力竭的一天,從中感受到的失望可能讓他們不堪忍受。有些人可能還沒有去看生育專傢便已經打算放棄努力瞭。不幸的是,他們還沒有接受最為有效的治療之前便放棄瞭治療。從實踐的角度看,財力也是一個問題。除非人們已經購買過不育癥保險,否則極可能會發現,遠沒有實現懷上孩子的目標以前,人們就已經差不多花光瞭所有的錢。可是,如果你傢附近就有一位生殖內分泌學醫生,我還是推薦你直接去找這樣的醫生。

  哪些人是住在你傢附近的生殖內分泌學醫生呢?婦科/產科醫生肯定知道,因為他們總在為病人推薦這些醫生。你傢附近還可能有一些綜合醫院,產科或婦科醫生會為大傢提供一個建議,說明到底應該去找哪一位。電話簿上的黃頁上也應該能夠幫你找到住在你傢附近的專傢。可以在內科醫生條目下尋找,有時候,可以在不育癥條目下找到,另外一些時候,也可以在婦科/產科醫生條目下發現。

  但是,哪怕生殖內分泌學傢所持的執照也各有側重點。大多數生殖內分泌學傢在完成住院實習研修工作後,都會隔幾年就進行一次書面和口頭的考試。通過瞭考試後,就可以拿到生殖內分泌學和不育癥專科的執照。每年隻有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醫生能夠通過口頭測試並獲取專業執照。

  已經完成研修深造的醫生並不需要接受和通過這些考試,他們還可以在不需要另外獲取執照的情況下從事生殖內分泌學和不育癥專科的各個分科實踐。因此,不能假定自己找到的醫生一定已經持有專科執照。在約見醫生之前,問這些醫生是否已經拿到“專科執照”是相當合理的行為。一般來說,這些信息都會在相關網站上列出來。大傢還可以打電話到他們的辦公室去問。

  初次約見生育專傢時需要提出的問題

  •需要治療和完成各個步驟時,是否一周7天都可以提供服務?

  •這位醫生是否接受過生殖內分泌學和不育癥專科的培訓並獲得瞭執照?

  •該傢醫院是否提供各個水平的服務,包括體外受精手術?

  •該傢醫院一共有多少名醫生?是否能夠與一位醫生建立長期聯系,是不是多位醫生共同負責你的個案?

  •該醫生能否提供高級外科手術技能以評估和治療不育癥?

  •假如有必要,會在什麼地方的哪傢醫院進行外科手術?

/* 分頁 */.pagebox{overflow:hidden; zoom:1;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體”,sans-serif;}.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overflow:hidden; zoom:1; _float:left;}.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f0c8c8 solid; color:#b40202;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b40202; border:1px #b40202 solid;}.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b40202; font-weight:bold;}.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b40202; 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f0c8c8 solid; color:#b40202;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b40202 solid;color:#b40202;}.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b40202;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