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條件你還會再生一胎嗎?

  遲疑原因:政策不允許

  政策上的決定是阻礙傢庭生二胎的重要因素之一。現行國傢政策強調一個傢庭一個孩子,這是根據我國現有的國情制定的。盲目的生育,並不會提高優生的質量,從某種程度上還會造成人口素質的下降。

  被采訪者:美妞媽

  年齡:29歲

  職業:設計師

  寶寶年齡:兩歲7個月



  美妞一天一天地長大瞭,她很招人喜歡,見人就笑,長相也說得過去,關鍵是好帶,少生病,吃飯也很自覺。

  有一天我看到她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玩耍,突然感覺她太寂寞瞭,如果有兩個寶寶同時躺在這裡,互相摸摸,笑笑,那該是什麼感覺啊。就是那一刻我萌生瞭要二胎的想法。

  我老公不是獨生子女,我們不具備要二胎的條件。可這並不能抑制我想要二寶寶的想法,反而越來越強烈。那一陣子,我天天在老公耳邊做工作,就等著他點頭答應。可是老公的顧慮仍然有很多: 經濟就是一個挺大的問題,北京的罰款就多達10多萬,再加上幼兒園、上學、這些都是雙份。他始終覺得帶兩個孩子很辛苦。可我認為歡樂絕對大於辛苦,哪怕十分的辛苦,孩子一個笑容就全驅散瞭。

  可惜就當我無意間擁有瞭第二胎時,卻又因為意外失去瞭孩子。我的二胎夢就此破滅瞭。

  遲疑原因:經濟上不能應付

  養兩個孩子可不是鬧著玩的,首先考慮的就是經濟上的承受力,這不單是日常生活上的開支,還有日後長達幾十年的教養費,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有傢長做過這樣一個保守估計:將一個孩子撫養成才至少需要30萬。一個對於生活質量有要求的父母,對於孩子的付出可能會多達百萬。這樣的數字並不是每一個傢庭都承擔得起的。

  被采訪者:球球媽

  年齡:34歲

  職務:工程師

  寶寶年齡:3歲

  朋友中有生兩個孩子的,而寶寶的可愛聰慧又使好多人都勸我們再要一個來做伴。我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可最終還是放棄瞭生二胎的念頭。

  首先,是因為政策不允許,機關工作人員的身份使我們不能隨心所欲,目前的收入狀況來看,放棄公職隻能是個不成熟的想法。

  其次,現在養育一個孩子所要花費的人力,物力,精力,財力真是不小的壓力。我和老公養育孩子全靠自己,每月保姆、奶粉、幼兒園等固定費用就不少,如果再添一個寶寶,還真是不知道會不會吃得消。等寶寶大點面對上學的問題,這又是一筆不菲的費用。

  第三,我們對寶寶都傾註瞭太多的愛,如果再添一個寶寶,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偏心,會不會厚此薄彼。所以,現階段我們是很難再要二胎的。

  但我始終認為,一個傢庭一個孩子的政策最終會有變化,一隻羊也是趕兩隻羊也是放,真的要瞭,也不至於就養育不瞭。而且有瞭養育第一個寶寶的經驗,養育第二個寶寶會更加自信也更加輕松。

  遲疑原因:養育孩子的精力有限

  培養一個孩子需要花費大量的精力,從牙牙學語、蹣跚走路到金榜提名、成傢立業都需要父母的細心呵護。如果再多一個,你是否有同樣充沛的體力和精力呢?許多人擔憂獨生子女在心理上容易變得自私,以自我為中心,其實即便是有兄弟姐妹的傢庭,這種問題同樣存在。而更糟糕的是,因為子女多,孩子反而容易被父母忽略,你是否能保證你的每一個孩子都不會因此缺乏安全感?

  現狀——

  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現行計生政策是否調整成為焦點話題,不少代表、委員接受記者采訪或者在公開討論會上都發表瞭個人看法,提出瞭修改《計劃生育法》、有條件生育“二胎”等建議。

  而針對計生政策“可能調整”的傳言,國傢計生委主任張維慶也首次公開回應。他指出,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的生育政策就是“一胎化”,其實不是這樣。在城市,是一對夫婦生育1個孩子,雙方都是獨生子女可以生兩個孩子;在農村,19個省份是“一胎半”的政策,6個省份是兩個孩子的政策;新疆是“二三四”的政策;西藏則沒有生育限制。

  他表示,今後10年左右時間,中國的生育水平處於回升狀態,將形成一個生育小高峰。在這個時期如果調整生育政策,必然是高上加高,給未來經濟社會的發展帶來一系列不可低估的問題。因此中國的生育政策隻能因地制宜,在整體穩定的條件下適度微調、平穩過渡,避免出現大的波動和起伏。

/* 分頁 */.pagebox{overflow:hidden; zoom:1; font-size:12px; font-family:”宋體”,sans-serif;}.pagebox span{float:left; margin-right:2px; overflow:hidden; text-align:center; background:#fff;}.pagebox span a{display:block; overflow:hidden; zoom:1; _float:left;}.pagebox span.pagebox_pre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pagebox span.pagebox_pre{color:#3568b9; 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visited,.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visited{border:1px #f0c8c8 solid; color:#b40202; text-decoration:none; text-align:center; width:53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pre a:active,.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ext a:active{color:#b40202; border:1px #b40202 solid;}.pagebox span.pagebox_num_nonce{padding:0 8px; height:23px; line-height:23px; color:#fff; cursor:default; background:#b40202; font-weight:bold;}.pagebox span.pagebox_num{color:#b40202; 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visited{border:1px #f0c8c8 solid; color:#b40202; text-decoration:none; padding:0 8px; cursor:pointer;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hover,.pagebox span.pagebox_num a:active{border:1px #b40202 solid;color:#b40202;}.pagebox span.pagebox_num_ellipsis{color:#b40202; width:22px; background:none; line-height:23px;}.pagebox span.pagebox_next_nolink{border:1px #ddd solid; width:53px; height:21px; line-height:21px; text-align:center; color:#999; cursor:default;}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