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多胞胎是危險遊戲

  上世紀80年代,山東省立醫院第一例四胞胎出生,成為全省轟動的新聞。時隔20年之後,多胞胎的出生已經不能再使人們的神經興奮起來。多胞胎,更恰當地說,應該是人造多胞胎,近些年已經成為比較常見的事。“人造多胞胎,是人類和上帝的遊戲。”國內生殖醫學界權威人士陳子江教授針對這一現象嚴肅地說。

  “人造多胞胎”:危險的“遊戲”

  上世紀80年代,山東省立醫院第一例四胞胎出生,成為全省轟動的新聞。時隔20年之後,多胞胎的出生已經不能再使人們的神經興奮起來。多胞胎,更恰當地說,應該是人造多胞胎,近些年已經成為比較常見的事。“人造多胞胎,是人類和上帝的遊戲。”國內生殖醫學界權威人士陳子江教授針對這一現象嚴肅地說。

  據瞭解,全國目前有育齡夫婦大約2.3億人,近年來,由於環境污染、社會壓力大、多次人工流產等各種因素,不孕不育發生率達8%-10%,也就是說全國有1000多萬個傢庭存在生育難題。以山東為例,目前全省已婚育齡婦女大約1880多萬人,其中180萬左右不孕不育人口需要在輔助生殖技術的幫助下圓一個為人母的夢。

  近年來,包括人工促排卵、人工授精、試管嬰兒等各種輔助生殖技術在臨床上廣泛使用,在給許多傢庭帶來幸福的同時,多胞胎也作為一個並發癥不可避免地出現瞭。

  山東省立醫院生殖醫學中心副主任趙力新介紹說,促排卵藥物和人工授精的濫用使多胞胎發生率達20%-30%。這兩種手段幾乎不受人力控制,是產生多胞胎的主要原因,另外,這兩種輔助手段技術簡單,幾乎每個婦產科醫生都可以做,基層醫院也可以實施。

  “多胞胎是輔助生殖技術的並發癥,必須要正視這一事實。”趙力新說。山東省立醫院生殖醫學中心是省內獲衛生部批準可以有條件地開展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之一。這傢省內最大的輔助生殖機構每年試管嬰兒手術不超過1000個周期,也就是說孕婦不超過三四百個,試管嬰兒的成功率達40%左右。其中大多數是單胎,多胎的孕婦一般也可以在醫生的指導下適時地進行減胎。

  “人造多胞胎是人類和上帝的一場遊戲。”曾經有著多年留美經歷的山東省立醫院副院長、生殖醫學中心主任陳子江說。多胞胎流產率高、低體重兒誕生率高、危產兒死亡率高、新生兒發育智力也有可能受影響。另外,母體營養供不上,胎盤前置發生率高,產前出血、感染、羊水過多、妊娠高血壓等並發癥都會相應增加,難產率、剖宮產率也較高。“克服多胞胎並發癥,是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留給我們的一項不容回避的課題。”

  專傢呼籲——盡快規范輔助生殖技術

  據新華社濟南9月22日電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就像一把雙刃劍,在造福千千萬萬個傢庭的同時,也帶來多胞胎增多等一系列並發癥。記者近日采訪發現,盡管衛生部對這項技術實行嚴格的準入制度,但仍有一些醫療機構在非法或超范圍從事此項技術。

  據山東省衛生廳科技教育與國際合作處副處長左毅認為:“一方面,一些醫院以此作為技術水平的顯示;另一方面,不排除有些醫院為瞭增加收入,存在隨意擴大適用指征的做法,導致輔助生殖技術的濫用。”

  當前“藥物制造多胞胎”是在一些人中私下傳授的秘方。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婦產科醫生說,經常會有人想鉆計劃生育政策的空子,托熟人來要求開點藥生個雙胞胎,正規醫院的醫生一般可以婉言相勸,予以抵制,基層醫院就難說瞭。

  人工授精作為一種輔助生殖技術在不孕癥的治療方面應用很廣泛。目前國內經過衛生部批準設置的人類精子庫隻有廣東、上海、湖南、江蘇、重慶等5傢,但一批沒經過批準的地下精子庫仍堂而皇之地存在。人工授精有嚴格的適用指征,但現在由於利益驅動,開展人工授精的機構過多過濫。”

  陳子江等業內人士建議,一方面應該看到多胞胎是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帶來的並發癥,另一方面也急需對輔助生殖技術加以規范。當前,衛生部應該加快對合格機構的審批,同時,對不具備醫療條件的機構應該堅決予以取締。輔助生殖技術本是人類科技文明的一大進步,是造福成千上萬個傢庭的幸福工程,決不能放松監管,使其成為危害人類自身的“遺禍工程”。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