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養兒子或可縮短母親壽命

  對母親來說,生兒子是一件艱苦的事。首先,生產時,一般男嬰會比女嬰更重一些;其次,生兒子時,母親體內睪丸激素含量會上升;當然,男孩長大後比女孩更加頑皮吵鬧,也讓母親們頭疼不已。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維爾皮·盧瑪在查閱瞭過去兩百年來芬蘭的一項記錄後證實:生兒子會縮短母親的壽命,平均長度為34周。

  生兒子縮短母親壽命

  今年33歲的維爾皮·盧瑪是芬蘭的進化生物學傢,在系譜專傢的幫助下,她查閱瞭幾百年前的資料卷宗和幾十年前的縮影膠片,試圖找出進化對人類繁衍的影響。歷史學傢、經濟學傢,甚至社會學傢都曾用這種方法在各自的領域進行研究,而盧瑪則是首批將現代人類作為一種動物來進行研究的生物學傢,隻不過我們這種動物的數量有資料可查。

  對薩米人的研究結果顯示,生育兒子的母親,壽命比生育女兒的母親短,這和嬰兒的體重以及睪丸激素水平有關。盧瑪表示,睪丸激素會危及免疫系統,影響健康。生瞭兒子的母親們對流行性傳染病(如肺結核)尤為敏感;“生兒子的代價”比生女兒大,還因為男孩會從母體吸取更多養分,這和對其他哺乳動物(如赤鹿)的研究也是吻合的。當然,男孩長大以後也不太會像女兒一樣幫媽媽忙。

  有兄長並非是好事

  最近,盧瑪和她的同事研究發現,生兒子不僅對母親來說有負面影響,對同胞兄弟姐妹也一樣。如果前一胎是男孩,那麼接下來出生的孩子個頭就會比較矮小,長大後傢庭成員會比較少,而且更容易染病致死。即使先出生的那個男孩夭折,對後出生的孩子產生的影響還是一樣,這就是說,對這種負面影響不是由直接的同胞間的相互作用產生的,同胞間的相互作用包括爭食、打架及長子繼承權等。因此,盧瑪說:“有兄長並不是好事,如果第五胎是個男孩,那第六個出生的會更糟。”



  這一現象在龍鳳胎中更為明顯。對150年間芬蘭5個鄉鎮出生的754個雙胞胎的資料進行統計後,盧瑪發現龍鳳胎中的女性結婚率比雙鳳胎低15%,生孩子的幾率低25%,而且平均比後者少生兩個孩子。

  睪丸激素造成這一結果

  盧瑪推測這一結果是由子宮中的睪丸激素造成的。研究人員在其他動物實驗中也曾觀察到這種激素效應。奶牛有時也會產下龍鳳胎,其中的母牛有時候會先天性無生殖能力。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生物人類學傢及遺傳學傢肯尼斯·韋斯評價說,這一結果有些令人費解。他指出:“盡管孿生現象是遺傳的,但是進化選擇並不偏向它,因為孿生現象並不常見。不過有些動物卻常有雙生現象。”他還說,雖然這看似矛盾,但就算我們觀察到的現象是真實的,如果過分強調其合理性仍可能導致錯誤。

  男性壽命是副產品

  盧瑪和她的同事也開始從芬蘭的資料著手另一項分析——祖父母和進化的關系。前期的結果顯示,祖母對於孫子女的成活和生育有直接的幫助,而父親和祖父則沒有。盡管父親健在的孩子會較早結婚,但是對孫子女的數量沒有增加效應。

  一種可能是,進化選擇決定女性的壽命,而男性的壽命隻不過是副產品;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男性一生都能生育後代,因此他們對自己的孩子沒有那麼重視。盧瑪正在進行的另一研究就是考證男性是否有一直生育後代的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