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傢:有些胎兒該舍就舍

  妊娠和分娩本來是件讓人高興的事,但是有時候會面對無法逃避的取舍問題。隨著社會的進步,患者對醫生提出瞭更高的要求:既要保大人,又要保孩子!然而醫生不是萬能的,即使再努力,有些事情也左右不瞭,有些孩子需要被放棄。

  醫學還不能滿足患者需要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人民醫院產科主任徐先明教授對《生命時報》記者說,現代產科的治療理念是“保障母嬰健康”,母和嬰的地位平等,我們力爭全保,為此,產科醫生做瞭不懈的努力。但是社會對產科和產科醫生有著許多誤解,認為生孩子是農村接生婆都能做的事情,一旦發生意外,大傢不太能接受,做好瞭是應該的,出瞭問題就告你。

  然而,醫療環境復雜,醫學的發展目前還不能完全滿足患者日益提高的需求,徐教授說,在母嬰生命均受到威脅時,應該是首先保證孕婦的安全,這時候可能需要放棄胎兒。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下次懷孕可能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瞭。而且,被放棄的胎兒多是一些預後不好的胎兒。

  有些胎兒需要放棄

  徐教授說,在懷孕中期發生的胎膜早破(俗稱“破水”),孕周距足月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如果繼續保胎,很可能導致孕婦、胎兒發生嚴重感染而危及母嬰生命,預防使用抗生素可能會對胎兒帶來諸多影響。如果此時積極地把胎兒娩出,因為月份尚小,新生兒存活的可能性極小,即使經過花費很大的積極護理,患兒也不一定能健康成長。在較發達的國傢,孕24周以後的胎兒就有可能存活;在上海市三級醫院,27―30周以後的胎兒才能存活;而在基層醫院,通常要等到34周以後甚至更晚,才能把孩子救活。而且,花費會比較高,預後也可能不好。這個時候考慮是否放棄胎兒,要根據患者對繼續妊娠的迫切程度、胎兒的情況以及當時當地的醫療條件綜合考慮利弊,作出決定。

  還有一種情況是早發型先兆子癇,這是在懷孕30周前後就發生的高血壓和蛋白尿,隨孕周增加病情加重,很容易出現胎盤功能不好、胎兒長不大,病情嚴重時還會出現胎盤早剝,胎兒死在肚子裡,母親出現嚴重出血。有時血壓急劇升高,導致孕婦腦出血等。發生這種疾病,大人、胎兒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如果藥物控制效果不滿意,孕周又較小,我們建議患者盡早引產放棄胎兒,因為一旦終止妊娠,病情可能會迅速得到緩解。

  徐教授說,最近對聯體嬰兒分離成功的報道較多,其實這種手術的失敗率還是挺高的,術後孩子即使能活下來,也可能殘疾,無法達到正常人的生活狀態。而且整個治療過程花費很大,不是普通的傢庭所能承受的。所以在孕期如果發現聯體畸形,建議盡早放棄,準備下一次妊娠,生個健康的寶寶。

  其他一些建議放棄胎兒的情況包括:由胎盤或者臍帶原因導致的胎兒嚴重生長受限,以及繼續妊娠會對孕婦的生命構成威脅,例如,孕婦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腎炎及一些嚴重免疫性疾病等。

  患者要信任醫生

  “有些情況下確實很難決定取舍”,徐教授說,“例如孕婦在孕期檢查時,發現患有惡性腫瘤,如果繼續保留胎兒,可能會加速病情進展,耽誤孕婦的治療;如果為接受治療放棄瞭胎兒,在手術或者放、化療後,有可能會永遠失去生育能力,再也不能懷孕瞭。這種比較復雜的情況,具體怎樣取舍,不能一概而論,需要根據腫瘤的期別、惡性程度、孕周及患者對生育的要求綜合分析,作出決定。患者首先要相信,醫生有經驗,而且肯定是替患者著想,為瞭患者好。有瞭這份信任的基礎,醫患雙方才能充分溝通,共同討論,作出決定。”

  妊娠是個生理過程,但是懷孕後發生各種並發癥的危險會增加許多,容易出現問題。在患者不是很清楚這個事實的前提下,再加上一些不負責任的負面報道,目前產科的醫患糾紛比較多。徐教授說,其實絕大多數產科醫生都是非常有責任心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多數醫院產科主任的手機是要求24小時開機的,有情況隨叫隨到,節假日也不能離開本市。此外,產科醫生的工作性質決定瞭他們必須知識非常全面,除瞭精通婦產科,還要掌握內科、外科、兒科甚至骨科。再者,產科設有嚴格的規章制度,認真的定期檢查,醫生層層把關,以保證醫療安全。▲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