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藥推遲月經有損女性健康

  記者昨日去藥店購買感冒藥時發現:有傢長帶著孩子購買避孕藥。記者上前詢問得知:孩子在附近讀高三,買藥目的是延遲月經,以免高考受到影響。記者隨即從一些藥房瞭解到,從5月中旬開始,許多藥房避孕藥的銷量都有一定幅度的增加。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最近前來咨詢和購買避孕藥的人逐漸增多,其中不少是學生傢長或者女學生。

  現象 流行考前吃避孕藥

  高三學生小張從上周開始就一直服用避孕藥,她說,高考那幾天恰恰是她的生理期,每次生理期她都會出現痛經,因此想用避孕藥把月經往後拖兩天。小張告訴記者,班裡不少女生都在服避孕藥,還有人嘗試喝醋、吃木耳等一些偏方,而吃避孕藥延遲經期的方法在高三女生中已是公開的秘密,很多人都采用這種方式來跳過經期,應付比較重要的考試。

  小張的母親對小張的做法很贊同,甚至主動為她買來避孕藥。小張的母親說:這種現象很普遍。高考一生就一次。很多父母都怕自傢的女孩子在高考期間碰到煩人的經期,更怕因為經期特別是痛經影響成績,從4月初開始,很多傢長帶著孩子到醫院咨詢推遲或改變月經的事。不過小張的班主任卻強烈反對女學生服用避孕藥。他認為,如果是痛經的孩子采用這種方法是迫不得已。如果是來經正常的孩子,隻要平時復習到位,考試時不會受其他任何因素的影響。

  調查 亂服避孕藥有損健康

  偶爾吃一兩次避孕藥來改變經期,真的沒問題嗎?記者就此采訪瞭專傢,她表示,正常的月經是指女性生理規則的周期性間隔、適當的血量和適宜的持續時間、沒有特殊不適等,反映瞭性腺及內分泌系統的生殖器官功能上的協調,也說明瞭女性身體狀況的穩定。而服用雌激素、孕激素等藥物,通過打亂機體的內分泌規律來人為地制止經期,停藥後月經雖然恢復,但在身體尚未發育成熟時這樣做,就會引起內分泌失調,造成月經障礙,引起惡心、嘔吐及水電解質代謝紊亂等副作用,而且對肝臟有損害。推遲後的月經,一般血量比較多,持續時間較長,這對於正處生長發育期的女學生來說是不利的。避孕藥都會有一定副作用,所以對於一些即使在高考期間來月經的考生來說,服用避孕藥是不明智的方法。而對於一些有痛經史的女生來說,目前最簡單的方法是口服短效避孕藥來調整月經時間。在醫生指導下,從5月份月經過後的第五天開始服短效避孕藥,一直服到高考結束,一般在停藥後2至7天之內,正常的月經可以來潮。如果痛經情況不是特別嚴重,可以考慮服用止痛藥。

  質疑 調經有無後遺癥?

  事實上,人體的月經來潮是因為黃體素不足,所以若在黃體素快不足時,繼續給予黃體素並提高其濃度,即可達到延經的效果。經期與大考同一天的同學,可以在第24至26天開始服用黃體素約6至7天,到考試時即可停藥。停藥之後,約兩天左右血液中的黃體素便會降下來,月經就來潮瞭,而此時考試也剛好結束。

  最常見的調經後遺癥就是月經周期大亂。其發生的原因有兩種:

  (1)醫師未完全掌握患者的月經周期,便貿然進行調整。我們所做的調整最好是將黃體素從高濃度瞬間降至低濃度的狀態,讓患者月經來潮。不過,有些人的月經周期不規則,醫師若按照正常調法,在排卵期之前使用黃體素,剛好此階段是黃體素逐漸升高的時期,月經自然就不會來瞭。

  (2)有些人的吸收能力較差,某種黃體素無法吸收,大部分在腸胃道便被排除出去,所以在血液中無法維持較高濃度的黃體素,反而造成較低的濃度。有些人則是本身的黃體素較高,當給予的劑量不足或患者本身吸收不良時,調經便會無效。

  調經方式若與女性荷爾蒙的規律一致,下一次的月經周期應與此次的月經周期不會有太大差異。因為女性荷爾蒙的分泌是靠著子宮內膜與卵巢本身分泌的荷爾蒙,刺激腦下垂體,決定下一次的月經周期。所以我們若能依照生理周期調整,下一次的月經周期應與原本的月經周期大致相同。

  其他的調經後遺癥就比較少見瞭,例如月經來潮的天數延長,或一直有不正常的出血。若發生這種情況,必須再找醫師重新調整。

  提示

  經期前不吃冷飲

  考生經期前不要吃冷飲,不要沖涼水澡,不用涼水洗腳。傢長還可以幫助考生把薑末剁碎沖到紅糖水裡喝,效果不錯。敷熱水袋、臥床休息,都可以緩解癥狀,另外建議女孩子睡前最好喝一杯熱牛奶?穴牛奶中含鉀多?雪,並在奶中加一勺蜂蜜?穴蜂蜜中鐵含量豐富?雪。在來月經的時候經常會有手腳冰涼之類的現象,所以這個時間,專傢建議:盡量要保持足部和手部的溫暖,讓血液流通更通暢一些。另外就是手腳不要沾太多生冷的東西,不要喝生冷的水,還有不要做劇烈的運動,不能吃辛辣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有時候會引起血管的收縮,引起經血流得不夠通暢。

  另外,平常的時候,女孩子盡量不要多用衛生護墊,用棉質內褲就可以瞭,每天勤洗勤換,完全可以做到衛生。還有一個在衛生方面要註意的,不要用洗液。有些女孩子為瞭幹凈,喜歡用一些消炎用的洗液。有些洗液本身堿性偏強,反倒會導致陰道局部的酸堿度失衡,使細菌容易生長,所以一般用清水就可以瞭。

  信報記者 侯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