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陪女兒高考

  莫言:陪女兒高考

  那天晚上,帶著書、衣服、藥品、食物等諸多在這三天裡有可能用得著的東西,搭出租車去趕考。我們很運氣,女兒的考場排在本校,而且提前在校內培訓中心定瞭一個有空調的房間,這樣既是熟悉的環境,又免除瞭來回奔波之苦。信佛的妻子說這是佛祖的保佑啊!我也說,是的,這是佛祖的保佑。

  坐在出租車上,看到車牌照上的號碼尾數是575,心中暗喜,也許就能考575分,那樣上個重點大學就沒有問題瞭。車在路口等燈時側目一看旁邊的車,車牌的尾數是268,心裡頓時沉重起來。如果考268分那就糟透瞭。趕快看後邊的車牌尾數,是629,心中大喜,但轉念一想,女兒極不喜歡理科而學瞭理科,二模隻模瞭540分,怎麼可能考629?能考575就是天大的喜事瞭。車過瞭三環路,看到一些學生和傢長背包提籃地向幾傢為高考學生開瞭特價房間的大飯店擁去。雖說是特價,但每天還是要400元,而我們租的房間隻要120元。在這樣的時刻,錢是小事,關鍵的是這些大飯店距考場還有一段搭車不值的步行又嫌遠的尷尬距離,而我們的房間距考場隻有一百米!我心中蠻是感動,為瞭這好運氣。

  安頓好行李後,女兒馬上伏案復習語文,說是“臨陣磨槍不快也光”。我勸她看看電視或者到校園裡轉轉,她不肯。一直復習到深夜十一點,在我的反復勸說下才熄燈上床。上瞭床也睡不著,一會兒說忘瞭《墻頭馬上》是誰的作品,一會兒又問高爾基到底是俄國作傢還是蘇聯作傢。我索性裝睡不搭她的話,心中暗暗盤算,要不要給她吃安定片。不給她吃怕折騰一夜不睡,給她吃又怕影響瞭腦子。

  終於聽到她打起瞭輕微的鼾,不敢開燈看表,估計已是零點多瞭。

  凌晨,窗外的楊樹上,成群的麻雀齊聲噪叫,然後便是喜鵲喳喳地大叫。我生怕鳥叫聲把她吵醒,但她已經醒瞭。看看表才四點多鐘。這孩子平時特別貪睡,別說幾聲鳥叫,就是在她耳邊放鞭炮也驚不醒,常常是她媽搬著她的脖子把她搬起來,一松手,她隨即躺下又睡過去瞭,但現在幾聲鳥叫就把她驚醒瞭。拉開窗簾看到外邊天已大亮,麻雀不叫瞭,喜鵲還在叫。我心中歡喜,因為喜鵲叫是個好兆頭。

  女兒洗瞭一把臉又開始復習,我知道勸也沒用,幹脆就不說什麼瞭。離考試還有四個半小時,我很擔心到上考場時她已經很疲倦瞭,心中十分著急。

  早飯就在學校食堂裡吃,這個平時胃口很好的孩子此時一點胃口也沒有。飯後勸她在校園裡轉轉,剛轉瞭幾分鐘,她說還有許多問題沒有搞清楚,然後又匆匆上樓去復習。從七點開始她就一趟趟地跑衛生間。

  我想起瞭我的奶奶。當年鬧日本的時候,一聽說日本鬼子來瞭我奶奶就往廁所跑。解放後許多年瞭,我們惡作劇,大喊一聲:鬼子來瞭!我奶奶馬上就臉色蒼白,把提著褲子往廁所跑去。唉,這高考竟然像日本鬼子一樣可怕瞭。

  終於熬到瞭八點二十分,學校裡的大喇叭開始廣播考生須知。我送女兒去考場,看到從培訓中心到考場的路上拉起瞭一條紅線,傢長隻許送到線外。

  女兒過瞭線,去向她學校的帶隊老師報到。

  八點三十分,考生開始入場。我遠遠地看到穿著紅裙子的女兒隨著成群的考生湧進大樓,終於消失瞭。距離正式開考還有一段時間,但方才還熙熙攘攘的校園內已經安靜瞭下來,楊樹上的蟬鳴變得格外刺耳。一位穿著黃軍褲的傢長仰臉望望,說:北京啥時候有瞭這玩意兒?另一位戴眼鏡的傢長說:應該讓學校把它們趕走。又有人說:沒那麼懸乎,考起來他們什麼也聽不到的。正說著蟬的事,看到一個手提著考試袋的小胖子大搖大擺地走瞭過來。人們幾乎是一起看表,發現離開考還有不到十分鐘瞭。幾個帶隊的老師迎著那小胖子跑過來,好像是責怪他來得太晚瞭。但那小胖子抬腕看看表,依然是不慌不忙地、大搖大擺地向考場走。傢長們都被這個小子從容不迫的氣度所折服。有的說,這孩子,如果不是個最好的學生就是一個最壞的學生。穿黃褲子的傢長說,不管是好學生還是壞學生,他的心理素質絕對好,這樣的孩子長大瞭可以當軍隊的指揮官。

  大傢正議論著,就聽到從學校大門外傳來一陣低聲的喧嘩。於是都把身體探過紅線,歪頭往大門口望去,隻見兩個漢子架著一個身體瘦弱的男生,急急忙忙地跑瞭進來。那男生的腿就像沒瞭骨頭似的在地上拖拉著,脖子歪到一邊,似乎支撐不瞭腦袋的重量。一個中年婦女(顯然是母親)緊跟在男孩的身後,手裡拿著考試袋,還有毛巾藥品之類的東西,一邊小跑著,一邊抬起胳膊擦著臉上的汗水與淚水。

  一群老師從考試大樓裡跑出來把男孩從那兩個男人手裡接應過去,那位母親也被攔擋在考試大樓外。紅線外的我們一個個都很感慨很同情的樣子,有的嘆氣有的低聲咕噥著什麼。我的覺悟不高,心中有對這個帶病參加考試的男生的同情,但更多的是暗自慶幸,不管怎麼說我的女兒已經平平安安地坐在考場裡,現在已經拿起筆來開始答題瞭吧。

  考試正式地開始瞭,蟬聲使校園裡顯得格外安靜。我們這些住在培訓中心的幸運傢長,站在樹陰裡,看到那些聚集在大門外強烈陽光裡的傢長們,心中又是一番感慨。(www.share4.tw)因為我們事先知道瞭培訓中心對外營業的消息,因為我們花瞭每天120元錢,我們就可以站在樹陰裡看著那些站在烈日下的與我們身份一樣的人,可見世界上的事情,絕對的公平是不存在的,譬如這高考,本身也存在著很多不公平,但它比當年的推薦工農兵大學生是公平的多瞭。對廣大的老百姓的孩子來說,高考是最好的方式,任何不經過考試的方式,譬如保送,譬如推薦,譬如各種加分,都存在著暗箱操作的可能性。

  有的傢長回房間裡去瞭,但大多數的傢長還站在那裡說話,話題飄忽不定,一會兒說天氣,說北京成瞭非洲瞭,成瞭印度瞭,一會兒又說當年的高考是如何的隨便,不像現在的如臨大敵。學校的保安過來幹涉,讓傢長們不要在校園內說話,傢長們很順從地散開瞭。

  將近十一點半時,傢長們都把著紅線眼巴巴地望著考試大樓。大喇叭響起來說時間到瞭,請考生立即停止書寫,把卷子整理好放在桌子上。女兒的年級主任跑過來興奮地對我說:莫先生,有一道18分的題與我們海淀區二模卷子上的題幾乎一樣!傢長們也隨著興奮起來。一位不知是哪個學校的帶隊老師說:明年海淀區的教參書又要大賣瞭。

  學生們從大樓裡擁出來。我發現瞭女兒,遠遠地看到她走得很昂揚,心中感到有瞭一點底。看清瞭她臉上的笑意,心中更加欣慰。

  迎住她,聽她說:感覺好極瞭,一進考場就感到心中十分寧靜,作文寫得很好,題目是《天上一輪綠月亮》。

  下午考化學,散場時大多數孩子都是喜笑顏開,都說今年的化學題出得比較容易,女兒自覺考得也不錯。第一天大獲全勝,趕快打電話往傢報告喜訊。晚飯後女兒開始復習數學,直至十一點。臨睡前她突然說:爸爸,下午的化學考卷上,有一道題,說“原未溶解……”我審題時,以為卷子印錯,在“原未”的“未”字上用鉛筆寫瞭一個“來”字,忘記擦去瞭。我說這有什麼關系?她突然緊張起來,說監考老師說,不許在卷子上做任何記號,做瞭記號的就當作弊卷處理,得零分。她聽不進我的勸,心情越來越壞,說,我完瞭,化學要得零分瞭。我說,我說瞭你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你的老師,聽聽她怎麼說。她給老師打通瞭電話,一邊訴說一邊哭。老師也說沒有事。但她還是不放心。

  無奈我又給山東老傢在中學當校長的大哥打電話,讓他勸說。我說:退一萬步說他們把我們的卷子當成瞭作弊卷,給瞭零分,我們一定要上訴,跟他們打官司。爸爸認識不少報社的人,可以借助媒體的力量,把官司打贏……

  凌晨一點鐘女兒心事重重地睡著瞭……

  我躺在床上暗暗地禱告佛祖保佑,讓孩子一覺睡到八點,但願她把化學的事忘記,全身心投入到明天的考試中去。明天上午考數學,下午物理,這都是她的弱項……

  • 莫言:最艱難的時候是走上坡路的時候
  • 莫言經典語錄
  • 莫言:母親
  • 莫言最傷人的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