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桌盛宴,隻關青春,無關愛情

  那桌盛宴,隻關青春,無關愛情

  文/葛閃

  讀初三那年,班主任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和以前一樣,我們這些“嫌老愛幼”的搗蛋鬼們,再度把充滿希冀的翅膀折斷,把自己重重地摔落在現實的地面上。我們知道,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能盼來年輕的美女老師,或者來個帥哥也好的這種願望,在初中階段算是完全破滅瞭。

  我們帶著已經習慣瞭兩年的失望,在歷經開學初的幾天折磨後,慢慢地就平復瞭心情,繼續投入在波瀾不驚的生活中去,和我們背地裡叫他“范老頭”的班主任為瞭生活而生活。

  記得那是初三的第一次班會課上,范老頭突然向我們征求意見:以後所有同學之間,不許直呼其名,得把姓去掉。什麼意思呢?打個比方,假如某人叫陳展源,就直接稱呼其為展源;某女生叫張詩雨,就叫她詩雨。如果遇到姓名本來就兩個字的怎麼辦?直接把姓後面的那個字改為疊字,例如,陳童就成瞭童童,林月就被叫做月月。總之,不許帶姓叫。

  范老頭說完,我們都在面面相覷,懷疑范老頭今天是不是哪根筋搭錯瞭。要知道,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的中學還是很封建的,別說“童童”“月月”這麼親昵的稱呼,就連有時候跟異性說個話,我們都得防賊似的防著老師。而今天,范老頭居然如此主動要求我們?

  這樣的要求,自然得到萬眾呼應。看著竊喜的我們,范老頭一笑,說,隻可內部稱呼,不可外傳。那是自然——我們把頭點得跟小雞啄米般。

  自打那次之後,我們都有這麼一種感覺,和范老頭之間的距離仿佛近瞭一些。這在以前,我們和班主任、老師之間,是從來沒有過的。當然,這種親昵的稱呼,我們是沒人敢用在范老頭的身上管他叫德旺的——他的全名,叫范德旺。、

  那段歲月裡,當我們彼此叫著對方的昵稱時,在新鮮的同時,居然話音裡還隱藏著一絲激動。

  令我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驚喜還不止如此。

  不到一個月,范老頭問我們,在班級裡有沒有欣賞的異性?如果有,不妨把他或她的名字寫在紙上交給他。起初,我們是不敢這麼做的。我們覺得,這簡直是找死,誰會傻到將自己欣賞的名單主動供給他呢?

  但是後來,范老頭兩招就讓我們低頭瞭。一,范老頭用瞭激將法,說我們居然懦弱到不敢將自己欣賞的人的名字說出來。二,范老頭用他那細小的老鼠眼,充滿情真意切地掃向我們,嘴裡還說,相信我,沒事的!我們被他那眼神給融化瞭,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答應瞭他。當然,我們當時每個人都想,即使有事,那法也不能責眾吧。

  我們既緊張,又興奮,顫抖著雙手,互相提防著同桌,用手遮掩在紙上方,各自寫下瞭自己欣賞的異性。寫之前,盡管范老頭著重強調,是欣賞,不是愛!但是,那個時代裡,那段歲月裡,誰的心底沒有一個傾慕的人呢?欣賞就是愛嘛,不愛,又怎能欣賞?所以,我們寫下的都是彼此愛慕的人的名字。

  范老頭把一張張紙鄭重地堆放好,小心翼翼地揣在懷裡,居然調皮地向我們一笑,然後便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地走瞭。他那一笑不打緊,除瞭幾個膽大的說,為瞭愛,誰都不懼。其他人,都被嚇得自認為是上瞭范老頭的當,以後有苦日子過瞭。

  然而,我們再一次誤會瞭范老頭。

  我們慢慢發現,在以後的調整座位時,很多人的位置都悄然發生瞭變化。有相當一部分人彼此的同桌,竟然就是上次寫的互相傾慕的人。而更絕的是,范老頭下瞭一道死命令:每門學科,每節課後,每個課餘的時間段,彼此間都互相檢查對方一天的學業。

  范老頭說的時候,滿臉的輕描淡寫。他卻不知道,他那副雲淡風輕的小模樣,卻給我們造成瞭多大的麻煩——學習努力的,比以前更加努力瞭。學習不努力的,變得努力瞭。即便是班級裡幾個死活都不學習的頑固分子,也每天都抱著書本偏安於一隅啃讀起來。試問,誰想在自己欣賞的人面前丟臉?誰又想自己這一對輸給另一對?

  其實我們也常討論,范老頭怎麼就這麼大的膽,敢如此“大逆不道”地出這麼多奇招怪招?要知道,這些事要是讓學部主任知道瞭,他肯定是要挨訓斥的。要是被校長知道瞭,說不定就會卷著鋪蓋走人——他隻是一個代課教師,沒編制的。我們更不明白,這范老頭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他到底是想要我們做什麼?范老頭不會白白地給我們這些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他一定有所求,有所欲。

  然而,直到我們快要初三畢業瞭,范老頭都沒對我們提過什麼“回報”。我們唯一給他的回報也是主動自發的,亦是潛滋暗長的——學習方面,我們像是吃瞭靈丹妙藥,范老頭在教育教學管理上和其他班的班主任一樣,甚至比他們還輕松。但令他們羨慕嫉妒恨的是,我們班的成績卻遠遠勝過別的班級。

  中考前的第二個晚上,整個年級都在臨陣磨槍。彼時的中考,隆重的陣勢,是絲毫不亞於現在的高考的。第三節晚自習時,范老頭鬼鬼祟祟地到瞭班級,又鬼鬼祟祟地問我們,最近都學累瞭,想不想來點新鮮的娛樂節目?

  我們異口同聲地說想,他馬上把手指放在嘴上——“噓,小聲點!”

  范老頭帶著我們,貓著腰,一個個賊似的摸到瞭學校餐廳的二樓。大傢都不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事,但誰都有一種預感,一定會如范老頭所說的那樣:刺激、新鮮。

  餐廳二樓黑燈瞎火的,范老頭打開隨身帶的小手電,將光線貼著地面射出去,這樣,樓下的人就不會發現光亮。范老頭嘿嘿笑瞭幾聲,壓低著嗓子問我們:“小兔崽子們,以前我給你們講過的那個交誼舞還記得嗎?”

  我們傻愣愣地隻顧點頭。

  隨著輕柔的舞曲飄入耳朵,范老頭打開瞭收錄機,沉聲說:“跳吧,跳完咱得抓緊回去!”

  我們這才反應過來,各自結對,我們踩著極度不成熟的舞步,在水泥地面上來回轉動。那晚,我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面對面地牽著異性的手,甚至能感受到對方因為緊張激動發出的喘息聲。那晚,我們彼此好多次踩著瞭對方的腳,但沒有一個人叫出聲來。我們跳著,跳著,而范老頭就貓在窗口那裡,隨著註意著下面的動靜。有人偷偷看到,范老頭一面望風,一面偷偷笑著,臉上洋溢得滿是幸福和憐愛。

  數支舞曲作罷,乍然停下的我們才感到眩暈,差點沒能站穩。范老頭領著我們走出餐廳,催促我們趕快回宿舍。(www.share4.tw)臨別時,走瞭幾步地的他突然回頭,露出一口大黃牙問我們:“我好不好?”

  我們瞬間就淚崩瞭,每個人在心底裡都應瞭一句:“范老頭,你挺好的!”

  次日我們聽說,校長問及范老頭,全年級都在自習,怎麼唯獨缺瞭他的班級?范老頭說話擲地有聲:“拉出去操練,考前動員,潛能培訓!”范老頭也真能耐,撒起謊來都理直氣壯,連個紅臉都沒有。

  那年中考,我們班考取縣一中的人數,占瞭全年級的三分之一。考上其他高中和師范的人,也數我們班最多。當然,也有七八個落榜的人,最終回傢去瞭。不過,他們都說,剛入初三時,滿以為中考時幾門功課加起來不會超過150分,誰成想盡然考瞭近300分,幾乎翻瞭一番——盡管沒考上,想想也很美。

  從那時,到現在,這麼多年來,其實我們在心裡都曾感謝過這個聰明又可愛的范老頭,謝謝他在那個年代裡,為我們那種早就被註定的宛如一潭死水的青春註入瞭活力,感謝他在我們那段如同嚼蠟般的青蔥歲月裡,給我們提供的一道又一道精美的菜肴,拼成瞭一桌桌至今難忘的盛宴!

  我們知道,那桌盛宴,隻關青春,無關愛情!

  德旺,謝謝你!

  • 孤獨,一堂青春必修課
  • 韓寒青春語錄
  • 關於青春傷感的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