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愛情讓我越愛越痛

十幾歲的女孩失戀,哭過一場就能雨過天晴。離過婚的人呢?如果再離婚,也許下一個比前一個更差,甚至根本就找不到下一個瞭……

  第一個男人:校園的愛情夭折瞭

  高中畢業,我考上瞭本地的一所師范學院。大學的校園生活還是很愉快的,那時剛剛
開始流行在肯德基打工。我在打工的時候認識瞭林敏,他也是個本地生,同年級不同系。我們因為有共同的城市背景而互相產生瞭好感,又因為經常一起回傢而產生瞭感情。

  林敏是個長得很秀氣的男孩子,也很喜歡趕時髦。也許是因為經常追潮流花瞭不少錢吧,我們一起出去的時候,大多數是我付錢。女孩子談戀愛的時候都是很傻的,尤其是上大學的時候,誰會計較由誰來買單?我和林敏的戀愛差不多談瞭兩年,雖然沒有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我真的很喜歡他,我覺得他也很喜歡我。到瞭最後一年,我跑到深圳實習去瞭。沒想到我回來時卻發現林敏已經和學校的另一個女孩子好上瞭。

  記得那天我回傢一放下行李,就拎著在深圳給林敏買的月餅匆匆趕去學校看他,卻看見他和一個女生在食堂一起吃飯。他們親親熱熱並排坐著,互相為對方夾菜,林敏的手還放在那個女孩的腿上,這個親密的小動作我再熟悉不過瞭,因為我和林敏一起吃飯的時候,他的手也常常這樣擺在我的腿上。

  我和林敏分手瞭,我們大吵瞭一架。我責問他為什麼欺騙我,他卻說從來沒有真的喜歡過我,我們隻是關系比較好,不是戀愛。

  有趣的是,在和林敏分手以後,我耿耿於懷的卻是他借瞭我50塊錢至今沒有還。同宿舍的芊芊告訴我,一個男人對於他喜歡的女人是不會吝嗇錢的,像林敏這樣隻會花我的錢的男人,愛的隻是他自己。我記住瞭芊芊的話,結合瞭自己的經驗,得出的結論是,一個好男人,隻有他樂於和我分享他的收入,才能代表他愛上瞭我。

  第二個男人:草草結婚又草草離婚

  畢業後,我開始做傢教。為瞭方便給孩子上課,我在學校附近租瞭房子住。由於林敏對我的傷害,我一直提不起勁來談戀愛。再說,學校裡的那幫男老師我一個都看不上,倒不是嫌他們收入低,而是他們身上的那種小傢子氣讓我很看不慣。學校裡什麼時候發點小福利,他們立刻喜滋滋地打電話給傢裡匯報;我買瞭一部手機,他們羨慕地傳看,這樣的人對我根本沒有吸引力。

  我26歲的時候,爸爸媽媽開始替我張羅相親的事情。挑瞭幾個都不合意,直到看見張謙,他研究生畢業,在電信部門工作,雖然是外地人,可條件不錯。見瞭面之後,我發現他長得也很像樣,那是一種北方小夥子的典型長相。第一次見面,我感覺他的性格很直爽。在林敏那裡吃瞭虧,我想,北方人也許更適合我。就這樣,戀愛瞭8個月,我們就結婚瞭。

  雖然和林敏的戀愛失敗已經是很久的事情瞭,可是我從那次的失敗中得出的經驗教訓並沒有忘記,我不想再做一個為別人買單的傻瓜瞭。我的那些初中同學以及社區裡一起長大的女孩,她們掙的錢沒有我多,結婚以後都是由丈夫來提供傢用,自己的錢則用來買買衣服,或存起來當私房錢。我和張謙談戀愛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由他買單的,結婚的費用基本上也是他出的,這種感覺讓我安心,覺得他是全心全意對我的。

  擺完喜酒我們到上海玩瞭幾天,就算是度蜜月瞭。張謙本來想帶我去一趟香港,可是我想把錢省下來裝修房子,所以他也就沒有堅持。旅遊回來的那天晚上,我和張謙躺在床上計劃我們的未來,談到瞭以後我們兩個人的經濟問題,矛盾就來瞭。

  他說單位裡發瞭房貼,可以補貼我們每個月的按揭,這樣我們的負擔輕瞭不少。他提出以後每個月我的收入都交給他,由他統一安排,傢裡大一點的事情都由他來計劃。我一聽就有點不高興瞭,結婚才一個星期他就想完全支配我,這怎麼行?於是,我提出相反的方案,傢裡的錢都由我來計劃,傢用、兩個人的零用錢按月支取,剩下來的錢存起來,可以存一個聯名的戶頭。他不同意,說要麼大傢各管各的。說到最後誰也沒有說服誰,爭吵卻越來越激烈,他那種北方大男人的腔調讓我討厭,可他卻說我是精於算計的小市民,也許是因為相親結婚的,感情基礎不算牢固的原因,我忽然對他十分厭惡,帶著枕頭被子睡到瞭另一間客房裡去瞭。

  夜裡我輾轉難眠,可他卻呼呼大睡,還打起瞭鼾聲。一整夜的失眠促使我下瞭決心,離婚!剛結婚他就不肯讓我,而且盤算起我的收入,這樣的人能過一輩子嗎?我執意要離婚,他勸瞭我幾次,見我不肯讓步也就同意瞭。

  第三個男人:婚前婚後判若兩人

  離瞭婚的我並沒有太多傷心,我又接瞭幾戶傢教,把日程安排得很滿,數著存折上的數字心裡有一種滿足。房東想換房子,就把我租的這套房子賣給瞭我,我把傢收拾得很幹凈,星期天的下午可以在傢裡開小課,就這樣我和另一個男人越走越近。

  他叫李勇,他姐姐的孩子請我做傢教,有時他姐姐沒空,讓他送孩子過來。一次我傢裡的熱水器壞瞭,他找人替我修好瞭,我對他忽然有瞭一種依賴感。聽他姐姐說,他是個很會做傢務的人,他在醫院做行政工作,收入不算很高可是很穩定,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的性格很溫和,看上去總是微笑的樣子。時間長瞭,隻要一想起他,我的心裡總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李勇以前也談過女朋友,是我們都認識的孫筠,他們兩個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可後來孫筠嫁瞭個外商,已經移民出國瞭。我離婚的事情李勇最清楚,可是他從不在我面前提起,就像沒有那回事一樣,這一點讓我很感動。李勇成瞭我的常客,他的姐姐大概也意識到瞭這一點,有意無意地試探我們的口氣。可是,我不想再走相親的老路,我想好好談一場戀愛,我才28歲,經濟獨立、工作穩定,長得也算順眼,為什麼不能好好享受一下青春的滋味。我想,和張謙的婚姻之所以失敗,也許就是因為我們是在結婚的前提下戀愛的,結果已經定瞭,過程中就少瞭很多試探,感情也不那麼濃烈。我要好好愛一次,把婚姻真正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所以我等待李勇的戀愛信號。

  我仿佛又回到初戀的時候,每次李勇來,我都會刻意打扮,我們開始一起出去看電影、逛書店,雜志上說旅遊是考驗人的最好方法,於是我們一起去旅遊。也許我們兩個都從上一次的經驗中吸取瞭教訓,每次見面我們都有那種兩個人互相照顧的感覺。李勇果然很會操持傢務,特別是他燒的菜色香味俱全;他也是個很大方的男人,一起出門雖然我堅持AA制,可是他總是搶著買單。終於,在一次旅遊回來的時候,他向我求婚瞭。

  定瞭婚期,李勇搬進瞭我的小窩,可是我發現他好像突然變瞭一個人似的,一回傢就看電視,剛開始還洗碗,後來連把衣服放進洗衣機這樣的簡單動作也要我來完成,臟襪子脫下來揉成一團扔在地板上,外衣也不脫就躺在床上。周末讓他拖個地,他說挺幹凈的,過一會再拖,然後就沒瞭下文。最可恨的是他經常在臥室裡甚至在床上抽煙,熏得一屋子煙味。

  雖然都是細節問題,可是卻讓我很生氣,半個月的時間,我們已經吵瞭好幾次,因為這個問題,我們同居不到一個月,就分手瞭。

  第四個男人:出現在我最脆弱的時候

  認識王輝的時候,我剛失戀瞭4個月。那段日子,我不停地上網,和陌生的男人調情,手指不停地在鍵盤上飛舞,臉上卻有淚水兩行。我強迫自己忘卻,腦子裡轉來轉去的卻永遠都是和李勇在一起的喜怒哀樂。

  在網上聊天,成瞭我惟一的寄托。我像阿Q一樣自己騙自己,天涯何處無芳草?網上不是有那麼多男人在說愛我嗎?王輝不過是QQ上眾多陌生男人中的一個,我在查資料時,有意地挑選瞭一位本地的,年齡跟我差不多的。輕輕一點,他的頭像在我的好友名單裡晃瞭起來。並沒有什麼吸引人的開場白,也許跟我當時的心情有關,他問我的手機號碼,我沒猶豫,告訴他瞭。他馬上就打過來,聲音不吸引人,但很快樂。通瞭幾分鐘的話,我就掛瞭。他說,我有時間再打給你。我沒太在意。

  3天後接到他的電話,我甚至忘瞭這個聲音。他問我,你不快樂嗎?剛結束一段戀情?我說是的。他沒再追問,我們聊瞭些別的,我驚訝於他的敏銳,他就像一個熟悉我多年的朋友,完全能體會我的感覺。後來,他的電話成瞭我新的寄托。他忙的時候,我會為沒有他的電話而焦灼不安,但不會主動去聯系他。後來,我誠實地說出這種感覺。他沉默瞭好久,然後問我,我們這是在網戀嗎?我笑著說,有點可恥,對吧?兩個成年人玩著小孩子的把戲。他說,我很想見你,一直在克制著,不是說網戀都是見光死嗎?我違心地說,那麼我們一直這樣吧。他說好。我們都在自欺欺人,感情一旦出現,見面其實是必然的事。

  終於到瞭見面的那天,我們用瞭一個特別的方式。來之前,他跟我開玩笑,你一定不能看不上我,那樣,我會死的。他就站在樓下,我在酒店8樓的一個窗口跟他揮手,隻看見他是一片模糊的身影。我們通著電話,他說,我看見你的手瞭,好像有點肉嘟嘟的。我啞然失笑,下意識地看自己的手,真的不是那麼纖長秀氣。在電話裡聊瞭半小時,他說,我得走瞭。我說好,你走慢一點,我先回辦公室拿東西,然後再到窗口看著你的背影,直到消失為止。掛瞭電話,我就沖向電梯。出瞭門口,他不見瞭。我覺得胸口一痛,我拼命地跑,前面沒有穿黑西服的男人。那一剎那,我為失去他而淚流滿面。吸瞭吸鼻子,我轉過身來,前面不遠處有個穿一身黑色的男人在對我笑。我百感交集,在大街上,甚至沒看清他的模樣,就沖過去抱緊瞭他。

  他是個很直接的人,他說愛我,可是從沒表現出半點要跟我結婚的意思。我等著,一年、兩年……我開始懷疑這種愛瞭。我直接問他,你會跟我結婚嗎?他回答得也幹脆,不知道。這樣不是很好嗎?結瞭婚的人能有我們過得好嗎?我的心慢慢下沉,終於明白他和之前的女朋友分手的原因。女人要的都是結果,可他隻要過程。

  他從沒給我可以依賴的感覺,無論是發生什麼事,我都得獨自一人去面對,我不能忍受永遠這樣。但我已經31歲瞭,一個這種年紀的女人還能有那種割袖斷腕,從頭開始的勇氣嗎?可是,我又不甘心,我難道能夠這麼勉強一輩子嗎?

  評點:

  故事中的檀雅要把婚姻建築在愛情基礎上這並沒有什麼錯,可是,檀雅對婚姻的心理準備似乎還不太夠。

  男人和女人婚前婚後判若兩人那是情感規律,一個人生活時的習慣無可避免地會帶到婚姻生活中來,但是,經過由吵架、哭鬧、冷戰、約法三章、前說後忘記等元素組成的磨合,男人和女人漸漸地“新鞋”和“老腳”達成妥協,從此和平共處,偶爾發生小沖突也不違反基本原則。

  檀雅可能是一位“完美主義”者,男人怎麼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呢?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一個完美的男人的話,那他也一定在尋找一個完美的女人,可是檀雅,你是一個完美的女人嗎?我們都不完美,何必要強求別人呢!

  兩個人在一起生活,總有需要磨合的地方,因為一點不合就否認一切,對自己也是不負責任的。循循善誘可以幫助愛人改變一些;得過且過可以讓自己快樂一些,相處中嘗試互相遷就實在是一門學問,而且我們都在嘗試著。

  婚姻中人要充分發揮婚姻中的主觀能動性,愛情和婚姻出現瞭危機,就應該主動好好地跟對方談一談,愛你的人總會聽你的。相信水滴石穿,修煉一個人,靠的是智慧、技巧和耐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