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通用之偷心大法

如何獵取芳心?鮮花攻勢?燭光晚餐?或者蹦迪?送時裝?……俗啦!!

  這是一個“速食愛情”大行其道的年代,心底那條柔情的小溪,也在工業社會的沙漠裡幾乎被蒸發殆盡。電視電影中,小說裡,滿大街上,都是捧著看起來一個模樣的玫瑰和像打招呼似的張口就來的一句“我愛你”。難道,我們非得在耳油泛濫時才能覓得到愛情鳥停靠的枝丫?難道,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感覺最終還是要索然無味地被迫說出來?

  其實,說出口的愛是一種愛,像煙火一飛沖天,很熾烈;不說出口的愛也是一種愛,如潺潺流水,脈脈含情。在愛情這個甜蜜的“圈套”裡,用刀還使劍,純屬個人風格。臺灣女作傢張曼娟就說過“曾經,以為愛是不可說的,說出口的愛,就不夠美妙。”

  想談一場不用說出口的戀愛嗎?方法不下百種,但最簡單最有效的辦法莫過於用指尖談戀愛。

  所謂“我手寫我心”,指間的萬種風情,正可傳達出胸中的萬千柔情。不管是傳統派的織衣縫襪送香囊,還是現代派的打電話玩手語發E-mail,不論是從影視歌的經典中吸取靈感,還是我有我風格自創新招,憑一雙巧手,談一場或婉約或豪放或古靈精怪或風流倜儻的戀愛,才算得上真正的羅曼蒂克吧!

  寫信

  用最古老的方法,最簡單的形式,最節省的金錢,一張紙、一支筆、一枚郵票,打動她的芳心。

  經典情節:日本浪漫文藝片《情書》

  斯人已逝,女主角仍執著地將她的思念封在信中,一封封按熟悉的地址寄出,一切都像他仍活在世上一樣。天國裡的他是無法收到這些情濃似火的信瞭,陰差陽錯收到信的,卻與女主角一起,引出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來。

  在人與人之間的日益疏離中,一封信,架起瞭一座心的橋梁,如果你戀愛過,有一天開三次信箱,還不放心地問郵遞員是否有信漏送的經歷,你就會明白,翻來覆去地讀信,是戀愛中最甜蜜的時刻。

  彈吉他/彈鋼琴

  回到校園純真時代,重溫“閃亮的日子”,曾經“同桌的你”是我現在的愛人。

  經典情節:美國故事片《鋼琴別戀》

  男女主人公藉著美妙的音符,在琴房中情不自禁的相愛瞭。婚外情的代價,是女主人公永遠失去瞭會彈琴的手。愛的觸角不再能伸展瞭,女主人公並沒有屈服,安上假手後,用毅力、用愛,震撼人心地再次彈出動人的音符。

  用指尖彈愛,愛的手被斬斷,愛卻永遠在身體裡腐爛,失去瞭愛,是死,無法殘缺不全,很淒美很浪漫。

  事實上,貴族化的鋼琴之戀不是人人都能擁有,不如換把吉他。想想看,在月光下,草地上,面對美麗的姑娘,邊彈邊唱,不正是當年校園中最美麗最讓人難忘的風景嗎?

  畫漫畫/畫素描

  沒有那麼好的素描功底都可以,一樣能以他為原形,畫一張“Q版”的漫畫肖像。

  經典情節:風靡一時的電影《泰坦尼克號》

  船艙內,傑克用顫抖的心為羅絲畫素描,這一刻,世俗的等級和紛擾,都隱去瞭,兩顆心,激蕩出熾烈的愛情火花。

  連世界級的大導演都認為,畫素描的情節可以掀起愛的高潮,你還猶豫什麼?當然,普及型的版本,可以將畫肖像變成畫漫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