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你的愛情累著瞭

每一個愛情都會累,這不是悲觀者的話,而是樂觀者的洞明事理;如果你夠樂觀,夠聰明,你會明白,世上沒有永遠的愛情保證班,考壞瞭你還是可以卷土重來。愛情,就好像一個物理學的原理說的:“若不加以關照,任何系統都會疲乏;除非註入新的活力,否則這個有機體將會崩潰。”

  他說他累瞭,所以他要走。

  你沒有辦法原諒他辜負瞭他的承諾。你以為他會實現自己的承諾,所以在感情的路上,你無畏無懼的付出那麼多。

  他哪有比我累?你咆哮著,當初他對我說的話,難道都忘記瞭嗎?你說,他害你虛擲瞭好幾年的光陰,這些失去的歲月可能是你人生中最光燦美麗的年華,你為他舉過債、拿過孩子、眾叛親離,幾乎連你的父母也不理你,你忍受著他無理取鬧的傢族,沒想到他送給你的是,他已經不在乎。

  我感嘆著,可能又是一個像希臘神話美迪亞的故事。美迪亞的故事是現在許多社會版中為情自殺事件的原型。這一位敢愛敢恨的女人,為瞭救她心目中的英雄,不惜違抗她的父王和族人,在她的眼中,沒有任何東西比她的愛人重要;她和愛人生瞭兩個孩子,但就在這一位流浪英雄選擇琵琶別抱時,她設計瞭一件毒衣給那位無知的新娘,要男人的新歡不得好死,然後她恨得連自己的孩子都殺瞭,為瞭愛情發瞭瘋,得不到愛,她就毀瞭自己。

  此類事件總在社會版上由真人主演。

  還好你雖然有怨,但仍在心中留著些許理性的空間以保持風度。恭喜你,一切都會過去的。既然挽回不瞭,或他回瞭頭你也不能再像從前那樣安心的愛他,那麼,你需要的隻是時間,讓自己的悲傷過去,把生命中新鮮的空氣吸進來;你唯一能彌補自己的,是少鉆牛角尖。

  不隻是他虧欠你,你也虧欠自己。在這些以愛為由委屈自己的年歲,他虧待你,是因你在心中先簽下同意書的,大傢各自承擔一半責任吧。隻怪自己,是自虐;隻怪他,是不知長進;長噓短嘆,不如認瞭吧,把眼睛從歷史裡移回來,好好看著今天,你要如何?

  在別人的感情事件裡,一般人所持的邏輯通常天真得近乎鄉願。我們總同情著在感情中被背叛的人、因為被辜負而把自己弄得形銷骨毀的人,譴責那個受不住而先說再見的傢夥。好像隻要先行離去的人就是不對的,留下來枯守感情的必是被欺凌的弱者。我們看別人的愛情,總是很粗心,隻看結果,不檢索過程;隻看骨架,不去解剖其中紮實的血肉,隻知道,這個人付出那麼多,那個人先背叛盟約很不該,不去追究離去的人是否失去得更多,過得更無奈。

  有一個自覺在愛情結束後被情人的四處追打投訴,變成過街老鼠的人沉痛的告訴我:“我知道我違背瞭承諾,我也不想為自己辯白,可是你知道嗎?和她生活在一起的這些年,她管東管西,把我的人生志向和穿衣吃飯洗澡打電話這些小事,都納入她的權利范圍,我像個獄卒一樣,不能呼吸;她不能怪我變瞭,她老早在日常生活中變瞭很多,從一個愛看書的文藝少女變成一個隻會嘮叨的女人,我老早已經受不瞭。”誰不在隨時日和環境改變?他變瞭,你呢?你隻是比他慢點承認,你們不適合。

  如果不是自己的愛情,旁人都無法感同身受的判斷誰對誰錯,所以在感情中,誰也掃不瞭他人瓦上霜的。可以幫這個談完感情後孤苦無依的人一把,卻不能將那個已經沒有心的人硬拉回來。

  每個愛情都會累,有沒有婚姻合約,都無法把“累”字好好管轄住;當一個人覺得愛情已瞭,他就變成瞭隨時可以逃獄的隱形人,無論被害人請瞭多有權威的警察來管他,隱形人鉆天下地自行作主。

  救不瞭愛情,先救自己吧。

  每一個愛情都會累,這不是悲觀者的話,而是樂觀者的洞明事理;如果你夠樂觀,夠聰明,你會明白,世上沒有永遠的愛情保證班,考壞瞭你還是可以卷土重來。愛情,就好像一個物理學的原理(entropy)說的:“若不加以關照,任何系統都會疲乏;除非註入新的活力,否則這個有機體將會崩潰。”我們隻能盡量做一個比較優秀的維修者,卻得明白,每個愛情都會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