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暗戀你的癡情人

認他做哥哥

  倪潔如26歲職員

  我離開學校一踏上工作崗位,就碰到瞭輝,他是我的“師傅”,別看他表面上很兇的樣子,實際上是個特別好的人。我碰到什麼問題,隻要叫一聲“師傅”,他就一面教訓我好好學習,一面幫我搞定瞭。一次,我犯瞭個大錯,害得公司差點失去一筆很大的訂單,幸虧輝幫我善後,花瞭九牛二虎之力才保住瞭這筆生意。

  不但在工作上,在生活中,輝對我的關心也是無微不至的。所以,一旦我和男朋友發生什麼口角,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輝,輝每次都會耐心地聽我講完,然後幫我分析,再將心服口服的我送還給我的男朋友。一次,公司聚餐,輝喝醉瞭,我這個徒弟理所應當送他回傢。在出租車上,輝突然拉住我,說,他喜歡我,問我如果沒有現在的男朋友,會不會選擇他?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幸虧,問完,他又睡瞭。將輝送回傢,我連忙就逃走瞭。回到傢,我一夜無眠,輝暗戀我,我有些難以消化這個事實。如何解決?最主要的是我雖然不要輝做我的男朋友,但我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第二天,回到公司,輝又恢復瞭平日裡的神采,他謝謝我昨天送他回傢,隨後又悄悄問我,昨天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我連忙說沒有。當天晚上,我邀請輝到我和男朋友新買的房子參觀,並提出要和輝正式結拜兄妹。男朋友拍手叫好,之後三人到飯店去大吃一頓。看得出,輝的眼神裡有些無奈。他和我男朋友碰瞭一下酒杯,說,你一定要對潔如好,不然,我這個做哥的饒不瞭你,男朋友一臉鄭重地說,我會的。看著兩個愛我的男人,我覺得很幸福。

  後來,輝也有瞭女朋友,兩人無限恩愛,我這個妹妹也就名副其實瞭。

可憐的“後備女友”

  小京26歲設計師

  W是一個經常有聯系的老同學哥們,她是一個我們都認識的本科師妹,與W同一個公司。

  可不是我們捕風捉影,她暗戀W,我們好幾個兄弟都看出來瞭。以前有什麼故事我們不曉得,但在我們的研究生班網上同學錄上,這個師妹是為數不多的“編外”之一。隻要有W的發言,必有她的跟帖,如果有爭論,她第一時間跳出來為W說話。時間一長,有點經驗的人都從那些話語中感覺到瞭些什麼。偶然也看到W跟她接接茬,似乎故意逗她說話,我心想莫不是W也動心瞭?不久有一次碰頭,我們得知W在追求一個漂亮女生,正處於熱鬧的“現在進行時”,我們也這才明白為什麼那個本科師妹始終隻能在暗戀狀態。聊瞭一陣,有人很直接地提到瞭那個師妹:嗨,看她對你有點意思啊,你知不知道?全體哥們好奇地看著他,等他回答。

  W以他慣有的大大咧咧的勁頭說:哦,我知道!現在沒辦法呀,我不能鼓勵她表白,要是某某某拒絕瞭我,再考慮她吧。

  馬上有人岔開瞭話頭。不知道W是不是喝多瞭才說那麼得意而冷酷的話,反正我相信不止一個人會感嘆他這樣對待暗戀的心態,要知道那師妹我們認識,挺靦腆挺乖的一個小女生,不知道W要“吊”她到什麼時候。

為何要將傷害說出

  曉華學生

  三月份,系團委搞瞭一次名為“三月物語”的活動,大傢可以把自己的暗戀對象填在表格上。不像同寢室的那幫“單身漢”的躍躍欲試,我已經有瞭女友,因此拿到表格之後也就一丟瞭事。

  不想當“單身漢”的哥們忐忑地等待伊人的回音時,我卻很暴冷地收到瞭一個女孩的表白,並約我在某天晚上在食堂見面。此後的幾天裡我陷入瞭到底赴不赴約的煩惱裡。終於我決定告訴她,我不能接受她。可在食堂門口,我卻打起瞭退堂鼓,也許沉默就是把一切說清的最好方式。

  兩天後我的書桌上又放瞭她的一封信,問我為何那天沒去見她。我回瞭信,隻是寥寥數語:“沉默有時是等待,有時是無奈。如果歲月能夠明白,又為何要將傷害說出?”她沒有回信,我想她應該理解瞭其中的一切。

別暗戀我,求你瞭

  梁靚22歲學生

  我喜歡打籃球,籃球幫我贏得瞭一座座的獎杯,幫學習成績不怎麼樣的我一路順利地進入大學校園。

  凌冰是我的大學同學,人又漂亮,成績又好,組織能力又強,簡直就是十全十美。開學沒多久,我就發現,每天早晨,我在操場上晨跑,總是能看見她在一旁的小樹林裡練聲,每天傍晚,我在籃球場上打球,她十有八九是在旁邊一個球場寫生。有同學當著我們的面打趣說,凌冰喜歡我,我連忙說,人傢天鵝怎麼會看上我這隻癩蛤蟆,凌冰對這種話總是一笑瞭之。

  一個傍晚,凌冰正在畫畫,學生會臨時有事叫她馬上過去,她就走瞭。天色漸晚,我見她還不回來,就過去將她的畫板收起來,提起她的包,準備把她的東西送到女生宿舍。我一手籃球,一手畫架子,背著一個包,還有七七八八的東西,一失手,籃球掉瞭,去撿,凌冰的包因為沒扣好,東西也掉出來瞭,我手忙腳亂地撿東西,見一本翻開在地上的本子上,有我的畫像,就饒有趣味地看起來,暗想,不知什麼時候就做瞭凌冰的模特瞭。她畫瞭許多,有跑步的、打球的、看書的……還有一張是單膝跪地向她求愛的,下面還有字,“什麼時候他才能明白我的心思”,我大驚失色,慌忙將東西塞好,送到她寢室。

  我再仔細一想,發現我自從說起喜歡紫色以後,凌冰一個星期至少要穿兩次紫衣服,我說過喜歡周傑侖,她唱的就全是周傑侖的歌……她在暗戀我!我有些不感相信,但這是事實。從此,每一次相遇我都覺得是她的刻意安排,我不敢隨便說什麼,我害怕碰到她。

  如果凌冰向我表白,我就可以拒絕,偏偏她不動聲色,叫我怎麼說?總不見得說,“我知道你暗戀我,但我們兩是不可能的”。我隻好拉表妹來冒充女朋友,可凌冰也沒什麼反應,依然早上練聲傍晚畫畫。我說喜歡藍色,她的服裝也逐漸由紫變藍,唱的歌也因為我變瞭口味,從周傑侖變成阿杜。

  我真想對她說:“你是一個好女孩,不值得為我這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花心思。別暗戀我,求你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