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相戀,但不要天天相見

我們要天天相戀,但不要天天相見;要有共同生活經驗,但不要共同的房間……

  從同居到分居

  幾十年前的性解放從歐美蔓延至整個世紀,產生瞭整整一代隻願“同居”的雅皮男女。愛情當然是世間最最不可扼制的事物之一,為瞭示愛,還沒有正式結婚就已經急急地搬出去同住,許多人或許並沒有完整地看過張艾嘉執導並主演的那部舊片《新同居時代》,但對片名卻記憶猶新。

  湯先生與妻子是在國外留學時的校友,由於同是來自江南水鄉,又彼此情投意合,感情進展地極其順利。最初搬到一起本是為瞭節省租金和其他開支,如果不是兩人最後決定回國定居,恐怕永遠也不會有空去領取那份薄薄的婚姻執照。提到註冊結婚,湯先生笑著說:“那時侯登記結婚,再煞有介事地辦個婚宴,隻是為瞭讓雙方的父母放心,沒有別的理由。”

  回到國內,兩個人發現雜事業的選擇上或多或少總有些不同意見。漸漸,湯先生開辦瞭自己的公司,而妻子則進入一傢知名跨國公司,邁入朝九晚五的行列。

  “開始也沒想太多,我那時領著幾個技術人員做調研,常常工作到半夜,開始怕影響她休息就住在辦公室,後來幹脆在那邊租瞭間公寓就把東西搬過去。這個項目做瞭將近一年,我們周末見面的時候老覺得又回到戀愛那會兒,久違的浪漫感覺又回來瞭。

  項目結束的時候,我們同時發覺,兩個人的生活原來並不僅僅是一塊兒過日子,這樣的經營婚姻反而更好,因為兩個人的兩個世界不但不矛盾,還更豐富瞭……我們就這樣開始瞭正式‘分居’。”

  與湯先生相比,張先生和妻子是在婚前就已經開始計劃分居生活的先行者。許多生意上的朋友都知道張先生傢中的名妻是位一流的律師,卻不知道他們的幸福分居生活也是經過反復計劃而得。

  談到婚姻幸福,張先生和太太笑言兩人都是自私的人,看不得對方侵占自己的地盤。“我要在傢裡招待朋友談事情,她要整天地查資料,研究案子,彼此容忍得瞭一時,如何容忍一世?再說,與其擁有各自的空間和私人電話,不如幹脆一點,保留自己的傢好瞭。”

  坐在一邊的太太點頭贊同:“隔一段時間工作閑下來,或者我會住到他那兒,或者他會陪我住在這邊,我特別感激他,讓我能保有自己的空間,我的朋友都羨慕得不得瞭。”

  與公公婆婆同住在一套房裡的林先生,也是一個“分居”實踐者。想起因分居而挽救的幸福,他自己也有些不可置信,最後的結語是:“婚姻太脆弱,禁不起一絲一毫的震顫,哪怕是高雅音樂。”

  林先生的妻子愛靜,偏偏他對音樂發燒得厲害,還從不放過任何居傢的日子,常常讓幾間房裡充斥著排山倒海般的馬勒交響曲。“我也不是不為太太和老人著想,隻是太發燒,不得不讓他們受委屈。”

  聰明的林先生後來想出一個辦法,在同一個小區的另一隅安置下自己的“聽音室”,太太和老父老母也就不會有太多的意見瞭。現在,每周三太太到先生的小傢約會,享受屬於兩個人的快樂時光,而周末,林先生再回到大傢裡享受天倫之樂,一傢人多瞭體諒,也更懂得瞭珍惜。

  因為分開而更長久

  從親密的同居到理智地分居,許多實施分居計劃的夫妻發現瞭分開的種種好處,對婚姻關系有瞭更切身的體會。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如同中國古代詩人早已預見的,分居拉開瞭婚姻雙方的距離,減少瞭厭倦的可能性。小別之後的歡聚反而會使夫妻關系更加濃情似火,遠勝於兩人終日廝守一處,看著日子一天天地黯淡和平凡下去。

  “分久見人心”

  實行分而居之的婚姻模式,夫婦雙方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心理上,一方被另一方依附的可能都會降低。排除掉物質上的依賴因素,愛情之花反而可以顯得更純更美。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為什麼有那麼多紙婚離異人士?還不是因膩生厭。誰都很難做到真正遷就對方的習慣和作息時間,人為制造一些分離,既可完整地保留自己的空間,又是新一輪熱戀的另一個開始。

  分開,是形式還是嘗試?

  其實,分偶的定義不僅僅局限在居室的相對獨立,更反映瞭更深層次的婚姻關系內涵。心理問題專傢發現,主動實施分居的夫妻們正是因為思想獨立開明,彼此相互信任,不再需要用距離來粘合和拉近夫妻關系,才想出如此新式婚姻嘗嘗滋味。

  這些分偶們通常具有如下特征:

  思想獨立--不註重婚姻形式,隻追求婚姻質量和內涵,不希望在思想上依附對方。

  空間獨立--有各自的獨立住所,依自己的喜好設計和佈置,適當時候也會參考配偶的意見。

  經濟獨立--擁有各自的事業和可維持自己生活的獨立的銀行戶頭,但夫妻一般會在銀行設立聯名戶頭。

  社交獨立--擁有自己廣泛的社交圈和朋友,不會因婚姻而放棄。

  在人們日益註重人際交往的今天,註重生活內容和質量、適當維持距離也被列入婚姻的相處藝術。城市中的男人和女人正在試圖總結出這樣一種嶄新的婚姻關系。

  當然,嘗試以分居形式體驗婚姻生活的人們還不具有普遍性,而也僅限於嘗試,但他們卻就在這聚與散之間更理解瞭傢庭生活的意義,懂得婚姻相處的技巧,也獲得瞭與他人不同的體驗。它讓人想到許久之前臺灣歌手黃舒駿的一首老歌中描述的幸福理想??

  我們要天天相戀,但不要天天相見;

  要有共同生活經驗,但不要共同的房間;

  你可與別人約會,但不要讓我發現;

  我偶爾也會出軌,但保證心在你這邊……

  我們都喜新厭舊,我們都欲望太多。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