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男女的戀愛暴力傾向

  愛我就應該聽我的話。愛戰勝一切,所以打是親、罵是愛。

  愛不需要說對不起,所以戀人之間不需要必要的禮貌和客氣。

  愛是忠貞,所以對方偷看一眼其他的異性也是一種背叛。

  愛是公主和王子從此幸福地在一起,所以人們不能承受戀愛中的沖突和磨合並將其擴大升級。

  在這樣愛的話語的包圍下,有一群年輕人,在愛和暴力編織的網下,不能呼吸。

  清華BBS:身邊的戀愛暴力

  5月的水木清華網站,有一條題為《她扇瞭我一耳光,我回瞭她一耳光!》的帖子赫然榮登當日的十大熱門話題,大致內容如下:

  她是一個任性的女孩,而我也是一個性格比較倔強的人

  今天因為事情吵架,可能我說的話過於偏激,她猛地給我一耳光

  以前吵架時,她也經常扇我耳光,一般我都躲過去瞭,或者我輕輕地推她一下

  今天我實在受不瞭瞭,狠狠地回瞭她一耳光,然後她像瘋瞭似的在我身上亂抓

  我的手被抓破,流瞭很多的血!我推開她,她就過來咬住我的胳膊,狠狠地咬

  我痛得實在受不瞭瞭,推開她,真不知她會如此狠心!

  手上流著血,擼起袖子,胳膊被咬得血淋淋的!

  看到這樣的帖子,你會說什麼?你是否會搖搖頭,嘆口氣:“哎,現在的年輕人!”或者用眼角的餘光瞥瞭一下,輕描淡寫一句:“小兩口打架唄!”

  而“戀愛學者”會脫口而出:戀愛暴力。對此,世界衛生組織這樣定義:在戀愛關系中,一方針對另一方的任何蓄意的言語、身體、心理以及性的攻擊和傷害。通常,人們覺得隻有打到頭破血流才叫暴力,沒想到,在這個定義中,暴力的范圍急劇擴大。當然,打人和強奸不容置疑是暴力。可你想沒想過,辱罵戀人“笨”、“蠢豬”、“沒修養”、偷看戀人的手機來電、短信留言、QQ記錄、控制他/她跟朋友的交往、對方不想跟你做愛時你說“如果你不同意,就是不愛我”等……所有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行為其實都是暴力。

  1981年,美國學者Makepeace首次關註戀愛暴力,並發現1/5的人在戀愛過程中至少經歷瞭1次暴力。1989年,Sugarman和Hotaling的著名研究顯示,1/3至1/2的大學生以及1/10的高中生都認為自己經歷過戀愛暴力。這兩項研究都隻局限在身體暴力,另一研究(Ryan,1998)將其他三種暴力(尤其是言語的攻擊)都加進來,發生率高達95%,也就是說,幾乎每對戀人之間都存在過暴力,隻是程度、嚴重性和頻率不同而已。

  至今為止,西方關於戀愛暴力的研究多如過江之鯽,然而國內關於這方面的研究卻鳳毛麟角。報紙上時時可見相關的報道,BBS上處處充斥著這類話題的討論,但沒有人知道中國年輕人中發生戀愛暴力的比例是多少,我們隻能從清華BBS這樣身邊的故事來管中窺豹,尋找故事背後的真實。

  野蠻女友:影像還是真實?

  一網友評論上面的故事,“都是野蠻女友給鬧的”。2000年,“野蠻女友”的電影盡人皆知。自此,“野蠻”女性形象在傳媒所向披靡。黃品源一首5分鐘的MTV《小薇》就挨瞭不同的“小薇”50多個耳光,韓國電影大佬和師姐一路野蠻下去。這些文本塑造瞭嶄新的戀愛模式:男孩溫柔、寬容而又體貼,女孩漂亮、暴力而又善良。然而這類文本的泛濫,究竟是源於生活的原型,還是男性導演一廂情願的幻想?

  BBS上男孩的敘述,建構瞭一個受害者的故事:挑起事端是女孩,男孩過去不忍即躲,這次忍無可忍,采取回擊,然而回擊造成的後果就是女孩的反應過度,用男孩的原話說,“她像瘋瞭一樣”。可是,這個故事中遺漏瞭一點,女孩在事件中心情如何,是否也同樣覺得受到傷害?在描述對女孩的回擊時,男孩用瞭形容詞:“狠狠地”。可是在這整篇文中,“狠狠地”是被輕描淡寫地提及甚至被忽視的。故事中的男主角忽視瞭男女雙方在體能上的差別,也忽視瞭自己“狠狠地”扇耳光可能給對方造成的傷害,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這個故事挑戰瞭對親密關系中暴力的傳統解釋,親密關系中的暴力是由於父權社會的性別不平等造成的,男性是施虐者,女性是受害者,彼此兩分,不可調和。這個故事的特殊之處在於:首先,這是個相互間暴力的故事;其次,這個故事尤其強調女孩子的暴力行為,故事中男性和女性的形象也是大錯位,女孩不再是被動的受害者,而是個主動的行動者,男孩卻一改錚錚鐵骨、熱血男兒的形象,扮演瞭楚楚可憐的受害角色。

  大量研究發現,大多數(超過2/3)情侶間的暴力都是相互的,發生的普遍性很高,但嚴重程度卻低於傢庭暴力。由於戀愛擁有一下基本特征:愛情的浪漫、雙方比較獨立、少有經濟上的瓜葛、沒有孩子的羈絆、沒有法律上的保障和約束。於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戀愛本身賦予瞭女性特殊的權利,甚至有人稱之為“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所以女性的暴力行為在戀愛這個階段就顯得格外理所當然。

  從另一角度來看,男孩心中還有對女性“溫柔善良賢淑”理想形象的憧憬,所以對他而言,他認為女人是不應該有攻擊性的,如果女人有瞭攻擊行為,那麼不是病瞭就是瘋瞭。現實生活中的男孩喜歡電影中野蠻女友純屬葉公好龍,欣賞是圖個新鮮,卻無福消受。

  越親密,越暴力?

  前幾天的《北京青年報》登出這樣一則消息:一男子發現自己從網上結識的女友竟然是“小姐”,於是揮刀殺人。這則新聞看似不可思議,但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一陌生人是“小姐”,他自然無所謂,然而,一旦是親密女友,他就有權采取極端行為去“捍衛清白”嗎?

  很多比較研究發現,在普遍意義上,戀愛時間長的和時間短的戀人相比,有性行為和沒有性行為的戀人相比,同居的和不住在一起的戀人相比,都是前者更有暴力。於是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越是長久的、“一夫一妻”的、有親密行為的戀人,發生暴力的可能性就越高。簡言之,越像婚姻關系的戀人發生暴力的可能性越高。

  在這一點上,約會強暴表現得尤其明顯,1999年潘綏銘關於大學生性觀念和性行為的調查發現,位居強暴者前三位分別是朋友、戀人和同學,陌生人遠遠落在後面。這凸顯瞭一個問題:為什麼傷害你的人往往是你最親近的人?難道,親密賦予瞭傷害對方、用暴力針對對方的特權?

  曾經訪談過一名在戀愛中遭遇到暴力的女孩,她斜躺在校醫院的病床上,手綁繃帶,面帶傷痕,我進去的時候,她的表情非常冷漠。

  我問她,這是第一次嗎?

  她搖頭。

  那你以前有沒有向誰說起過?

  她的語氣突然激動起來:我隻和我一個最好的朋友說過,可還沒等我說什麼,她立刻回答,這麼個濫人,還不趕快和他分手。

  那你的感覺是什麼?

  她根本不理解我。她的態度讓我傷透瞭心,我再也不想跟誰說我的事情,反正別人也理解不瞭我。

  那你擔心什麼呢?

  我……我不願和他分手,說著,她的眼淚就流瞭下來。

  女孩之所以流淚,是因為她不僅感受瞭暴力帶來的傷害,而且內心依舊懷有對那個男友的愛。人是復雜的個體,從來都擁有復雜的情感,就好像女孩對我說:“我憤怒、無奈,但還愛他,又恨自己還在愛他。”這麼復雜的情感很難用簡單的理論去概括總結。在這種現實面前,愛與暴力相對立的思路如此蒼白無力,因為他們在說:有瞭暴力就不再有愛,有愛就不應該有暴力。最新的理論認為,在有暴力行為的情侶之間,愛和暴力是相互依存的,即便是特別具有暴力性的戀人,他們內心依舊或多或少還有對彼此的愛。愛,由於具有理想化對方、不確定性、排他性等的特征,甚至有可能成為暴力的幫兇。

  愛我就應該聽我的話。愛戰勝一切,所以打是親、罵是愛。

  愛不需要說對不起,所以戀人之間不需要必要的禮貌和客氣。

  愛是忠貞,所以對方偷看一眼其他的異性也是一種背叛。

  愛是公主和王子從此幸福地在一起,所以人們不能承受戀愛中的沖突和磨合並將其擴大升級。

  在這樣愛的話語的包圍下,有一群年輕人,在愛和暴力編織的網下,不能呼吸。

  愛的幸福樂園

  如果愛情那麼恐怖,為什麼年輕人都還趨之若鶩?原因很簡單,年輕人始終都在向往浪漫的愛情。那麼,為什麼甜蜜會發展成彼此間的傷害和暴力呢?

  社會學傢和心理學傢努力尋求造成危機的因素,例如生於單親傢庭、缺乏父母的愛和教育、在傢庭和社區中目睹暴力、幼年期經歷過體罰和性侵犯、早戀、學習成績不佳、酗酒、頻頻換工作等。

  他們還指出,以上因素中,如果一對情侶占據多條,遭遇戀愛暴力的幾率就高。然而,對這些因素的認定並不能解釋根本原因,所有因素和戀愛暴力之間並非是直線到達的因果關系。

  更有激進的研究者認為,即便尋找出這些因素,也於事無補,反而會造成對有此類經歷的年輕人的歧視。於是,他們更倡導要對正在戀愛的年輕人進行教育,學會營造健康的戀愛關系。

  社會學傢Johnson認為,在兩個人營造的愛情中,我、你和雙方之間的關系是三個重要的因素,健康的戀愛中,三個因素是獨立的,都是重點,是允許對方成長的。其中,不健康的關系有兩種,一種是雙方都放棄自我,以關系為重,於是,最後為瞭維持關系而泯滅彼此的個性;另一種最為危險,在三者之間,以我為重,強加於他人,關系的焦點在於命令和要求,這種關系最容易產生暴力。因此,隻有獨立平等的戀人,又懂得在三個因素中掌握平衡,才能置身愛的幸福樂園。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