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鼻子欣賞女孩!

   對男人來說,世間最愜意的事莫過於欣賞女人。倪匡說過,女人身體最美的地方有三處:手臂內側、大腿內側和後頸,尤其是後頸,往往被頭發所掩,在發絲之間隱隱約約,平時不易見著,若是一個不小心露出,將可驚心動魄。我認為女人最美的動作是將頭發挽起再綁個馬尾,在這一瞬間手臂內側和後頸都在不意間顯現,加上上半身的線條,組構出令人為之目眩的畫面。女人自己在綁頭發時向來是面無表情,偶爾拉痛瞭頭發還會皺一下眉心,此景更是絕妙。我不知道女人們知不知道這樣平常的動作是如此動人,但這個動作是要在綁發者無心、觀賞者無意的情況下方顯其美。所以對男人來說,這是可遇不可求的佳景;對女人來講,倒也不必給男人太多的機會。

   我對人的長相記憶力很壞,對人的背影記憶力卻是很好,但對於女人,我喜歡用鼻子去記憶,如果鼻子還不夠,我會再記下腳步聲。記憶女人的最好方式,就是走過她身後,微微低頭,輕輕撫過她後頸間的空氣,如果一點味道也沒有,總不能貼在她身上猛嗅,隻好退而求其次,聞聞頭發的味道,當然頭發的氣味摻進瞭許多洗發精的成分,如果頭發也沒味,隻好繞個圈子看看她的臉蛋,但失望的機率也就大大增加。有些女人體有異香,遠遠就能聞到,這樣的女人很難讓人忘記,也很難與她共事,鼻子不斷被騷擾,腦子也就跟著胡思亂想起來。

   氣味應該是相當原始的性吸引,因為原始,我認為比之視覺的刺激更加藝術,尤其每天面對無數陌生的女人,說起話來,總不投緣,尷尷尬尬,甚至不歡而散。何不用原始的方式,低頭去聞一聞,隨即走人,不必面對美醜身材、學歷知識、星座興趣,隻有氣味,每個女人都是美女。

   似乎有些消極。有一本法國小說《香水》極端的描寫氣味的魔力,我看瞭之後老想,一個人如果能夠化為一瓶香水,倒也是不錯的歸宿。人死瞭燒成灰,隻是一堆灰,你的和我的沒有差別;如果不燒,會腐爛生蛆,自己想瞭就惡心;做成一瓶香水,親者聞之親、仇者聞之仇,再灑一點在自己的著作上,更是美妙。隻不過這個塞滿臟物的臭皮囊能夠化作什麼好味道,實在是令人懷疑。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