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男人戀愛4寶典

  張繁喜歡研究。大二時就寫出瞭漂亮的論文。老師閱畢,驚呼水平絕不亞於研究生。

  在找女朋友的問題上,張繁也抱著一如既往的科學態度,一直潛心研究最佳方式。但不知是他學術不精,還是理論脫離實際,張繁至今仍是單身。

  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都成雙捉對瞭,有的甚至已經生兒育女瞭,張繁心裡失落得厲害。聽說同學裡更有人結瞭又離,離瞭又結–換老婆、老公就像換手機一樣地瀟灑靈便–這越發讓張繁備受刺激。

  張繁絕對不是獨身主義者,但卻總是解決不瞭女朋友的問題,他心裡真急瞭。那天,在看完三寶的音樂劇《金沙》後,硬拽著我聽他訴說找女朋友的艱辛和心得。

  一、“愛在心中口難開”是要不得的

  原來,張繁曾暗戀過某女子,但他因為沒有把握被對方接納,所以始終沒敢向她表白。張繁給她買過六次禮物,但一件也沒敢送出;張繁有過三十次和她獨處的機會,但一次暗示也沒有做。偶然,也似乎從她的眼神裡,掃描出一些水水的秋波,但每當他鼓起勇氣想有所行動,腦海裡就閃現出被拒絕的尷尬。最終,他還是眼睜睜地看著她嫁給瞭旁人。直到有一天他才從朋友那裡聽說,她婚後並不幸福,因為她心裡一直牽掛著他。

  張繁是個正人君子,無論心裡有多少愛和悔,也不會去幹奪人之美的茍且之事。他隻有轉回傢來,對著西墻抽瞭自己四十個嘴巴。

  於是,他有瞭交女朋友的第一個心得:“愛在心中口難開”是要不得的!

  但張繁還是給自己留瞭點面子,他在心得的下面補充瞭這麼一段:如果你一定要暗戀的話,最好是在春天,因為這是個充滿希望的季節。在這個季節裡,你的想法即使浪漫得有些非分,人們也不會無情地封殺你的懷春。

  二、女人不能追,越追越跑

  張繁也曾很男子氣地“主動出擊”追過女人,但他發現越是上趕地追,女人就越躲得遠。他漾滿笑意的臉,迎來的總是冷冰冰的眼。不管她是真心拒絕,還是在故作姿態,那眼神卻實實在在地讓人寒戰徹骨。於是,他有瞭交女朋友的第二個心得:女人不能追,越追越跑。

  張繁還註明道:在冬天特別是追不得女人的,要追也最好是選在夏季。因為夏是一年中最熱的季節,可以幫你抵禦那束真假難辨的冰冷。

  三、被人愛,並不一定是幸福

  張繁也曾“艷福不淺”地被女人追過。他本以為被別人愛著是一種幸福,誰知真攤到頭上,才發現那是一樁累人的窩心事。

  如果追你的女人也正是你所愛的女人,那倒也罷瞭。可惜追張繁的,都是他看不上眼的女人,這可就麻煩瞭。

  張繁是有涵養的人,知道做事是要給人傢留面子的。對女人更要給面子,對聲稱愛自己的女人,不僅要給面子,還得把面子給足。

  張繁是個聰明人,以為自己有足夠的智慧。於是,他就開始千方百計地設計又能拒絕她又不傷害她的方法。結果是費盡心機,仍落瞭個不歡而散的下場那份狼狽至今羞於啟齒。於是,他有瞭交女朋友的第三個心得:被人愛,並不一定是幸福。

  張繁希望將來再遇上這事,最好是在秋天。因為秋是個轉向淒涼的季節,在這個季節談分手似乎更容易些。

  四、“買”她的“終身托付”,代價是自己的人身自由

  其實,張繁也有一次差點就結婚瞭。在鬼使神差地相識後,張繁與某女關系發展順利,不久就到瞭談婚論嫁的階段。但有一日,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自由一點點在消失,女朋友像看賊一樣地監控著他的一舉一動。

  如果有其他女性打電話來,女朋友一定要仔細盤查一番。結果,鬧得再也沒有女性同事、同學和朋友敢給他打電話,就連他的女上司也不能幸免。

  如果他對街上的靚女多看兩眼,就會遭到女朋友的訓斥。最嚴重的一次是連訓瞭一周,嚇得他後來一見女性就閉眼。

  最無法忍受的是關於運動。張繁喜歡運動,過去籃球、羽毛球、足球都玩。但自從交瞭女朋友後,他就隻能踢足球瞭。

  女朋友不能反對張繁去運動,但一想到他要離開自己的視線單獨行動,心裡總有些放心不下。經過反復研究,她認為允許他踢足球是最安全的。因為踢足球時間雖長點,但用時是固定的,即使加上些補時,也就能超出個三、五分鐘。這樣,就能夠控制他在外面的時間。如果到點他不回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向他興師問罪。再者,足球目前在中國尚屬男人的遊戲,很少有女性往裡摻和,這又少瞭節外生枝的可能。

  但打籃球是被女朋友絕對禁止的。因為籃球是以實際比賽來計算時間的,一場比賽打下來要花多少時間是沒譜的。就是剩下最後30秒,也能又是暫停,又是罰球地折騰出小半個鐘頭來。這種時間的不確定性,為男人的自由行動提供瞭最好的掩護,所以是危險的。還有那衣著暴露的拉拉隊,明擺著是在誘惑男人。女朋友認為,肯把自己的男人放到籃球場上的女人,不是錯誤地對男人大意瞭,就是愚蠢地對自己的魅力有著過分盲目的自信。

  張繁也曾試圖抗爭過,但女朋友厲聲地告訴他,實施如此監控的理由,是因為自己已經終身托付於他,當然就有瞭這個權力。

  於是他有瞭交女朋友的第四個心得:原來,“買”她的“終身托付”,代價是自己的人身自由。省悟過來的張繁,終於被逼得做瞭一回男娜拉。

  事後,張繁後悔自己的省悟不是在冬季。如果是在冬季,室外刺骨的嚴寒,或許會幫他打消憤然出走的念頭,讓他好賴也成個傢。

  經過戀愛四季的張繁,有瞭不少交女朋友的心得,但卻讓他離成功更遠。現在,一提起找女朋友的事張繁就煩,而且是煩得誇張。他說真想改名叫張煩。

  不知哪位朋友,聽瞭張繁的故事後能給他支個招,幫他瞭瞭這事,也讓他保住張繁的名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