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也是女人的一種成長

雖然分開的一方拼命地想令對方好受一些,但是如果被動的一方常常因為不願意接受分開這一事實,就會痛苦萬分以至於死不瞑目。

  萬青貌美而且又畢業於名牌大學,她令父母視之為掌上明珠。被一位男生追逐瞭一年多之後戀愛瞭。倆人甜甜蜜蜜瞭一年之後,父母給萬青辦瞭自費留學的手續,於是,似小兩口般恩愛的萬青與男友終歸要面對分離的場面。在機場抱著男友哭天抹淚的萬青,痛別男友和父母,踏上瞭陌生的旅途。

  在美國沒呆半年的萬青就收到瞭男友分手的信件。從來沒“栽”過的萬青哪能認這種輸法呢?三下五除二和學校匆匆告假後收拾瞭一下行李就回來瞭。

  見到男友難免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無論東講西講南講北講,男友都隻是那幾個字:對不起,你就當我是一個花心男人吧我已經移情別戀瞭。萬青心裡萬分痛苦。反反復復地爭取男友的感情,但是他依然無意與萬青繼續前緣。這時候,萬青心中剩下的隻有不服氣瞭。憑什麼我要任你追求,任你包?

  萬青的痛苦在於從頭至尾都沒有明白,和男友的戀愛是自己的一種選擇,而不是強買強賣。男追女或女追男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你有答應的權利,也有拒絕的權利。但在當時你沒有拒絕而是答應瞭,就表明你作為一個成年人是一種選擇,而不是被動牽引。你如果覺著是對方牽著你往前走而不能為自己做主的話,那也隻能怪自己該成人的時候卻把自己當成瞭小孩。無論是什麼原因,在戀愛期間雙方都有繼續和分開的權利。分開的藝術和操作是另外一回事。雖然分開的一方拼命地想令對方好受一些,但是如果被動的一方常常因為不願意接受分開這一事實,就會痛苦萬分以至於死不瞑目。

  放手其實代表的是一個人的自信程度。越能早放手的人越自信,越在那裡拖拖拉拉不肯放手的人,越是不自信的人。因為他要把自己的價值放在對方對自己的認可上,而不是自己對自己的認可上。因此,一個人越清晰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就越能收放自如或所謂拿得起來放得下。

  曾幾何時,我們竟然學習到要把自己的全部自信放在外界與他人的認可上。人傢對你笑的時候,你就覺著自己是好的,人傢對你皺眉的時候,你就覺著自己真是很差勁中間連個確認和喘息的機會都不願意給自己真是好可憐!這樣做對自己未免也太殘忍瞭吧?

  蔡敏莉在“薩提亞工作坊”活動中,做瞭一個動作讓在場的女生全都流淚瞭。她緊緊地抓住瞭一個胖男生的後衣角,讓對方往前跑,直至跑到蔡老師摔倒瞭之後又被拖著往前走。她就這樣被拖著,嘴裡還喊著:求求你瞭,別丟下我啊!求求你瞭,別丟下我啊!

  很多的兩性關系就是這樣的,一方已經沒感覺瞭,可是另一方就是抓住不放手,仿佛自己全部的幸福都在被抓著人的手裡。被抓住的人因為內疚或者負罪感而不敢把離去的步子邁得太狠。亦步亦趨地回頭觀望著,惟恐對方做出出格的事令自己不安一輩子。於是,兩個人都沒有真正的幸福可言。

  一個尚未建立自己的自信與獨立的人,是需要學習這門功課的。當你知道自己的感覺是什麼?需要是什麼?並尊重和試著去滿足自己的感覺與需要的時候,才能夠在屬於自己的地盤裡舞動。這樣,即使偶爾在外面挨瞭一拳也還能夠回到自己的地盤裡養傷,之後繼續舞動。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會連個立足之地都沒有,當挨瞭一拳的時候也隻有在原地蹦蹦,之後依然還要拽著打你的人不放手。

  男女之間沒有輸贏。追逐與被追逐是男女之間永遠都演不完的戲。明白自己是一個暫時的角色,也明白戲有散的時候,才能全力演好它。演戲的過程就是一個擁有與升華的過程。

  放手,是對自己的一種信任。當你相信自己無所恐懼、所向披靡的時候,你將能放手一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