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他你想要什麼

花瓶空瞭,距離上一次他給Lily送花已有很長時間。心理學傢認為,男人是直線思維,女人是曲線思維。這麼長時間不買花,Lily突然覺得他們的關系有問題。

  再明顯不過的信號,Lily翻出洗衣機裡的襯衫,檢查領子上有沒有口紅印。她想要花,還要更多更多的愛。你應該給我買花瞭吧?她對著鏡子說,不行,簡直蠢透啦。說出來還有什麼意思?愛是自然的流露;她可不想乞求什麼。

  空著的花瓶應該是“求愛”一詞最好的形象註解。他靠在茶幾後面的沙發上看電視,他拿茶杯的手甚至從花瓶旁邊擦過,連續兩天一直是這樣,難道他不明白空著的花瓶意味著什麼?

  Lily往空花瓶裡註水,希望他能註意到這隻可憐的花瓶,進而探測她空洞的心情。如果他不小心將花瓶打翻在地也可以,隻要他能註意它!可是她失敗瞭,他還是那樣懶洋洋地越過這隻花瓶看他的棒球。這隻盛滿水的花瓶最終竟導致他們的分手。

  男人通過經商、運動和賽車體會瞬間的快感,女人透過鮮花、卡片和禮物享受無限的深情。男人是視覺動物,女人是感覺動物。對於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男人不像女人那麼敏感。主動求愛難以啟齒;而男人偏偏誤解你的暗示。一次傷害像一枚鋼針,不去和他溝通的你已經是頂滿鋼針的刺蝟。

  告訴他你想要什麼

  結婚周年紀念,容佩的丈夫Lan送給她一件貴重的首飾。她猜這件首飾肯定是一起逛店時她指給他看的那件。打開包裝盒,卻發現那條白金項鏈墜上鑲嵌的是藍寶石,而不是她喜歡的那塊綠翡翠。

  他怎麼會不在意我的心情呢?容佩懊惱極瞭,她明明告訴過他綠翡翠最合自己心意。她想到很多,失望被感覺無限放射。

  如何改變這種不斷下滑的狀態呢?容佩作出的選擇不是逃避,而是正視並加以應對。女人渴求浪漫,但當男人疏忽女人的求愛時,女人通常采取非言語交際的策略。非言語交際有兩種基本類型:手勢型和面部表情型。手勢語是一組具有象征意義的固定行為;提供瞭借助視覺可以理解的線索。比如說容佩隻是拿著那條項鏈看,卻並不戴在脖子上。但容佩覺得還是用言語交際和丈夫溝通更有效,鑒於以往的經驗,她擔心非言語交際會引起誤解;兩個人的思路始終會像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

  果真,容佩委婉地告訴Lan自己的真實想法後,兩人都覺得這種直接的溝通很有益。“我覺得藍寶石的價格更貴,以為你會喜歡。看來我必須征求你的意見,不能用我的感覺代替你的想法。”Lan馬上去換瞭項鏈,容佩因此體會到更多的關註和愛意。假如不挑明,事情隻能會越來越糟。

  告訴他浪漫的重要性

  敏子剛剛完成一個產品發佈會的設計,回到傢她筋疲力盡地站在房間中央。丈夫馬上接過她手裡的包。她疲倦而漫長地嘆瞭一口氣,這種動作語言是在要求丈夫擁抱她。據心理學傢分析:每個人每天平均需要被異性擁抱10次。可是丈夫卻誤以為她很累,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兒。

  她並沒有責怪丈夫為什麼不回應她的要求,她隻是輕聲問:“你願意抱我一下嗎?”丈夫立刻熱情地回應,緊緊地把她摟在懷中。事後,敏子向丈夫坦言向別人要求擁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樣做很難為情,好像是我在乞求你施舍一點關愛。如果你自動來擁抱我會讓我感覺很浪漫。我會覺得你是在愛我,而不是敷衍我。”

  丈夫怪她為什麼不早說這些話,他確實不知道女人的微妙心理。對許多女人來說,要求男人的擁抱是很矛盾的事情。擁抱會讓她感到男人的支持,但要求男人擁抱會讓她感覺丟面子。不過,如果男人忘記瞭,要求男人的擁抱總比錯失機會或者事後埋怨好得多。

  告訴他怎樣做更好

  幫助伴侶來愛自己最能使雙方收益。波麗感到很累的時候,她希望丈夫能幫自己做飯,或者去有情調的地方共進晚餐。丈夫沒有註意到她的疲倦,仍然對著電腦玩遊戲。波麗就會要求丈夫說“今晚我們去外面吃好不好?”或者“你能不能買點外賣的東西來吃?”或者幹脆說:“今晚你下廚好嗎?我想嘗嘗你做的菜。”

  丈夫欣然接受,他也想嘗試一種新感覺。波麗又告訴他該買花瞭,雖然自己下班時可以路過花店,但她想要丈夫買給自己的花,她會切實感到丈夫的關愛。另外她不想要幹花或者塑料花,她需要鮮花,她需要每隔幾天就被愛一次。

  試試看,溝通不會比上天難,何必繞彎?

Comments are closed.